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牦牛战争(中)
    ,!

    妙就妙在所有的吐蕃东部部落的首领们都是这么想的,所以当他们知道了大宋有人要收购大量牦牛的时候,他们相互之间也竞争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是相互竞价,东京城里如今一斤牛肉涨到了五十文钱的高价,可他们不知道啊,在他们眼里,牦牛群他们有的是,多的部落有几万头,少的也有几千近万头的牦牛存圈量。

    牦牛的体型比北方草原上的牧牛身材瘦小一些,一头牦牛从出生到成熟差不多两到三年的时间,一头三四岁的成年毛头大概五六百斤,产肉率差不多接近五成。

    这些部落首领们算了算自己的小账,即使每头牦牛按照十贯宋钱的价格出售,他们也要赚差不多相当于养大了一头牦牛成本四五倍的利润。

    而这些牦牛如果到了杨怀仁手里,除去宰杀和运输成本,再刨去牦牛角牦牛皮等同样可以卖钱的附加产品,单单算产出的牛肉,大致相当于每斤四十文出头。

    杨怀仁对这个价格就算十分满意了,既摆脱了契丹人和西夏人在东京城里对牛肉市场的垄断,又买到了更便宜的牛肉,只要这个买卖做起来,以后不但不用再发愁牛肉的供应问题,而且可以自立门户,以更便宜的价格出售牛肉,让更多的大宋百姓吃上牛肉。

    杨怀仁和赵頵对这个消息非常兴奋开心,而王府那位名字叫做托尼贵的掌柜的见王爷高兴,有出了个更爆炸的主意。

    “一头牦牛十贯钱,这还是几天前的价格,现在咱们也不着急回应他们,只要带着真金白银到他们面前一摆,在金钱利益的诱惑下,这牦牛的价格还得再降。

    他们这帮土鳖养牦牛没有多少成本,自家的牧场和农奴,这些都不需要花钱的,小底给他们算了笔账,一头牦牛养三年大概就能卖钱,成本也就两贯钱。

    他们卖给咱们十贯钱,又不需要他们费力费钱的运送到东京城来,只要运进宋境就好,他们都乐坏了,开了十贯钱的价钱,就是当咱们人傻钱多是冤大头呢。”

    这托掌柜原是个西域商人,后来来大宋做买卖,遇人不淑被人坑光了钱财,困苦之下,是赵頵施舍了一些盘缠好让他回老家。

    托尼贵知恩图报,并没有回去,而是留在了王府,尽心尽力的给王爷管着向西的商队,这几年给王府赚了不少钱,后来不但没回老家,反而举家迁到了大宋来生活。

    杨怀仁算是听明白了,这老托在做买卖方面,那是个人精,这是逮着吐蕃东部部族这些首领们急于赚钱的心理了,下了决心要狠狠宰他们一回。

    “我说老托啊,你挺精啊,这就是想抻上他们一抻,让他们自动抢着降价对不对?”

    托尼贵嘿嘿一笑,“杨大官人才是真正的人精,小底这点小聪明都瞒不过您的双眼。

    而且您二九年纪就有如此生意头脑,小底佩服还来不及呢,哈哈。”

    “哈哈,什么小底不小底的,托掌柜年过三十,是小弟腆着脸喊你一声老哥才是。”

    “对啊”,赵頵接过话来说道,“托掌柜的是个经商的人才,办事本王一向十分放心,这几年本王的零花钱都是拜托掌柜所赐,早就跟他说不要跟本王这么客气,他老是不听……”

    “多谢王爷和杨大官人赏识,想当初我贫困潦倒之时,多亏了嘉王爷慷慨解囊,无私救助,才有我这条命活下来,感激不尽还来不及呢……”

    “唉,别来不及了,咱们自己人就别客气了,跟吐蕃人收牦牛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钱的事情你放心,哥们不差钱,这次你回去,先从我家柜上支取……二十万贯!”

    这数目从杨怀仁嘴里说出来,赵頵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他心里琢磨啊,杨怀仁这么贪财抠门的主,竟然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这是转了性子吗?

    杨怀仁想的却是,托掌柜的是个人才,而且对西域和西边几个国家都很熟,做买卖又有路子,将来用到他的地方还很多。

    杨怀仁的确是个贪财的人,但是他对于他欣赏的人,他更贪才。

    虽然托尼贵是赵頵的人,那么……其实就相当于是他杨怀仁的人,而且老托这人即使是个生意人,但他行事有分寸,而且感恩图报,知道对谁忠诚对谁算计,拉拢拉拢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这二十万贯钱,买牦牛当然是用不了的,我也知道,但是这钱给你不光是买牦牛的。

    这牦牛不论是个什么价位买进来,运送也是个麻烦,这钱给你是让你在于吐蕃接壤的秦凤路一带,找块适合开辟成牧场的土地替我买下来,然后作为临时的圈养牦牛的牧场。

    以后这个牧场要慢慢建设成可以繁育牦牛的牧场,我是开饭馆的,总是跟外人购买食材原料,并不是长久之计,自给自足才是长久的生财之道。

    不仅如此,将来咱么你的生意会越做越大,将来跟西边的那些国家和部族货物往来会越来越多,把这块地方建设成一个商品集散地,也是个长期计划和目标。”

    “杨兄弟目光长远,头脑灵活,将来定是个传奇人物。”

    三人正聊着,杨府又来了个人。

    自从杨怀仁回了东京城,游师雄自己在杨家庄子呆着也是闷得慌,没有这些小辈们让他欺负欺负,总觉得浑身痒痒不自在。

    压缩饼干在他日夜督促之下,也有了比较大的进步,他觉得是时候回城向官家禀报他这一段时间来的成果了。

    三人迎了游师雄进来,把刚才所聊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游师雄不知是不是犯了羊癫疯,抓住杨怀仁的双肩把他抖了起来。

    他嘴里颤颤巍巍嘟囔着:“杨家小子,你这是大功一件,奇功一件啊,我明日便把这两样奇功同时上奏给官家知晓,你小子这侯爷的爵位是王八翻了个,肯定跑不了了。”

    凑,骂谁是王八翻个呢?杨怀仁腹诽道,快把小爷放开,胳膊本来就断了一根,老头子你要是再摇,信不信我赖上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