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牦牛战争(下)
    ,!

    (大家以为惊喜结束了吗?圈哥绝不按套路出牌,今天继续加更,惊喜继续!打滚求赞助求冠名!)

    激动的游师雄这才放开杨怀仁,“咦?手臂啥时候断的?”

    “说来话长啊,不如你先告诉我我又立了什么奇功吧,这功劳宫里边那两位能给我多少钱红包啊?”

    “说你傻你肯定不承认,这么大的功劳,你还钻钱眼里,难道被封个侯爷光宗耀祖不好吗?”

    杨怀仁撇了撇嘴,“侯爷能吃不?能卖钱不?虚名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哪有把白花花的银子攥在手里头实在?你还是告诉我我立了什么功劳吧。”

    赵頵人家生来就是王爷的命,对于名头什么的从来没什么感觉,老赵家是全大宋最富的人家了,眼下赵頵是高太后唯一在世的儿子,又是官家唯一的叔叔,他钱多的怎么折腾都花不完,是不会理解杨怀仁的话的。

    托尼贵一生都是个商人,倒是他很明白杨怀仁的心境,但是对于游师雄说的立了功,谁也没有想明白。

    游师雄难掩激动的心情,“小子,你一个鬼主意,可顶十万雄兵啊。今天老夫回城,先去枢密院把压缩饼干的事情写了个折子奏报了上去。

    结果收到一份几天早上刚刚从秦凤路送来的边报。你小子可是派人去吐蕃东边的几个部族收购牦牛了?”

    “是啊”,杨怀仁还是搞懂游老头为啥这么激动,“不就是购买一两万头牦牛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用的着边军送边报进京这么隆重?

    不会是你秦凤路的那些属下们以为我通蕃吧?这可是误会了,我就真是买牦牛用来产牛肉,谁他姥姥的冤枉我,我跟他没完!”

    游师雄一巴掌拍在骂骂咧咧的杨怀仁脑袋上,“你个臭小子,编排谁呢?老夫秦凤路的边军个个都是好样的,没你说的那么龌龊。

    要是真像你说的,你小子是走了狗屎运了,你买牦牛不要紧,可把吐蕃给祸害惨了。”

    游师雄说话大喘气,总是说一半留一半,说不明白让听的人云里雾里的,杨怀仁对这个老头子也没办法。

    “从吐蕃人手里买点牦牛怎么了?他们养了几十上百万头牦牛,买上一两万头的也不见少的,再说他们又不用牦牛耕地,怎么就祸祸他们了?

    我杨怀仁可是个好人……”

    游师雄又一巴掌打在他脑袋上,“好人个屁,也亏着你祸祸的不是宋人,不然老夫一定给你小子好看!

    吐蕃人是养了上百万头牦牛,他们也没多少地能种出粮食来,但是你买上万头的牦牛,还真不算少。

    咱们大宋跟吐蕃表面上交好,其实商贸上的往来也不算多,吐蕃那些部族里的人也没有多少现钱,都是拿牛羊跟咱们宋人换些布匹啊茶叶啊之类的生活用品。

    你小子一下子买一两万头牦牛,还是拿真金白银的买,那帮子部族首领就动了心了。

    据边报上说,几个部落为了争着卖牦牛给你,都打起来了,临近宋吐边境的那些部落基本都参与了进去。

    他们那边的风气你不懂,就是想现在这样,各个部落之间,平时井水不犯河水,其实谁也看不上谁,谁也不服谁。

    咱们看他们吐蕃人就一个样,其实他们部族多着呢,宗教信仰也不尽相同,大部落吞并小部落那是常事。

    东边这么一乱,西边的三大部族也坐不住了,照以往的经验看,和这些东部部落离的最近的乌斯藏部,早就想找机会把这些散落的小部族吞并了,至少也是让他们听从于乌斯藏首领的话行事。

    可能是也派了兵出来,准备借此机会收拢了这些小部落,可另外两个大部族见乌斯藏有这么个好机会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怎么肯坐等他乌斯藏一家独大?

    吐蕃现在看着是统一的,实际上是河谷地区的三大部族轮流坐庄,王权就是个幌子,也并没有多少话语权,都是三家部族的首领说了算。

    他们之间原本相互制衡,还算相安无事,可万一某一家有什么小动作,其他两家绝不会坐视不理。

    就这么三大部族里边也暗流涌动,眼看着一场争夺权力的斗争势在难免。

    老夫作为秦凤路行军总管,北边被西夏人压着,西边还要时刻提防吐蕃人有什么异动。

    前段时间西夏人联络了吐蕃诸部里边的与大宋接壤的几个部族,意欲联合给我大宋边军施压,明摆着就是效仿当初逼迫我大宋割米脂等四寨之往事。

    可如今叫你小子这么一折腾,吐蕃蛮子见钱眼开,自己打了起来,要真是连河谷地的三大部族也大打出手的话,那么吐蕃这边未来二三十年不用担心了。

    而西夏再次想逼着朝廷易地换和平的算盘自然也就落了空。契丹人和西夏人之间也是有秘密协议的,只要西夏人得逞,自然会再次向官家要跟契丹人一样的贡币,而契丹人的要求就会加倍。

    你现在听明白了吧?虽然这里边很复杂,说白了还是胡人之间相互的利益作怪,一旦利益链条的一段断了口子,整条利益链也就无法维持下去了。

    而你小子买牦牛这一招,不但让契丹人觉得吐蕃人和西夏人的点子靠不住,更让他们觉得吐蕃人这是明摆着跟他们抢着赚你的牛肉钱。”

    杨怀仁惊讶地深吸一口气,原来眼下的国际局势一点儿也不比后世平静啊,甚至一言不合就搞事情,那叫一个乱套。

    “这其实是他们吐蕃诸部的内部本来就憋着较劲,跟我买不买牦牛也没多大关系。”

    游师雄抚胸大笑,“说的也是,不过他们就是干柴火,叫你这么个小火星子一点,立即就着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道理你懂吧?”

    杨怀仁点点头,“我靠,可算听明白了,这是一头牦牛引发的血案啊。”

    他想想觉得可笑,当初因为自由通商的事情,比试鱼生把倭国名厨给打败了,倭国天皇或许就是因为少了这条财路,才让武士阶层抢了权力把天皇养在笼子里当傀儡。

    如今买点牛肉,竟又是阴差阳错给吐蕃整内战了,连西夏和契丹的联盟都鼓捣破裂了,北宋最后三十年的虚假太平,难道就是这么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