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我就要荒地(今天继续爆发一万!)
    ,!

    厉害了我的哥,杨怀仁心中大喜,哥就是跟吐蕃人买个牛肉,竟然阴差阳错搞乱了国际局势,鬼使神差的给摇摇欲坠的大宋硬是续了三十年命,我就问问,还有谁?!

    啥叫东边跺跺脚,西边震三震?哥以后出门可得注意了,哪天心血来潮上街打个酱油,万一也连锁反应给大倭国整沉没了可咋整?

    既然如此,那么哥待会儿便上街打酱油去!

    赵頵听了游师雄对周边胡人的一番分析,觉得这世上的事情,像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潜移默化的相互影响,确实会发生这种原本听起来匪夷所思,无异于痴人说梦的怪事。

    不过他忽然想起来这里边好像也有他嘉王的不少功劳。

    大胃王比赛的主意是杨怀仁出的,可整个比赛活动是他一手操办的,跟吐蕃人买牛肉是杨怀仁的点子,可联系吐蕃部族首领的事情,可是他手底下的托尼贵办的。

    他禁不住想,人家出主意的有功劳,我这出力气出人的,也该有些苦劳吧?

    “要是这么说起来,本王是不是也有一份功劳啊,嗯?游老将军上奏天听的折子里,有没有提到本王所做之事的只言片语?”

    游师雄“呵呵”一笑,心道大宋都是你家的,而且全大宋如今就你这么一位亲王,你要是跟官家要封赏,跟熊孩子哭闹着跟娘要吃奶要啥区别?

    何况你嘉王的地位已经是两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也没法加封了啊。

    杨怀仁可不管这些,直接推了得意忘形的赵頵一把,佯怒道:“你滚蛋,你跟我争个屁啊,你都王爷了,可我还是个五味子,小拇指头点小爵位,这名字起得也他姥姥的晦气,偏偏听起来像个壮阳药的名字,说出去我都嫌丢人。”

    赵頵不服气,一脸认真的争辩道:“本王咋就没有功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吧……”

    “你疲劳个屁,你话痨!”

    杨怀仁挤开喋喋不休的赵頵,又眼冒金光地跟游师雄问道:“要是我真的被封了侯爷,照规矩是不是有赏地啊?”

    游师雄斜着眼想了想,“照以往的惯例,咱们大宋赐封县侯侯爵的人,都是有食邑有俸禄有赏地的。老夫是武功侯,便在武功县有千余亩的好地的封赏。

    不过这个要看把县侯封到了哪里,要是江南富庶的地方,大概也就千亩来好地,中原这种地方,或许能有一千将近两千亩的中地,若是西北偏远的地方,三五千亩半荒地,甚至更多也是有可能的。”

    杨怀仁一听有门,“我不要好地,我就要半荒地,越多越好,我说游大爷啊,你家秦凤路那边,挨着吐蕃的州县,可有几千亩的荒地啊?

    不如您上书的时候给小子美言几句,把小子的赏地弄到秦凤路那边去,咱爷俩这关系,做做邻居,相互照应着多好啊,是不?”

    杨怀仁寻思啊,这要是真能当上个侯爷,把封地弄到秦凤路那边,买地的钱都省下了,而且在游师雄的地界上建设牧场,估计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给他找麻烦。

    游师雄可不知道他的小心思,笑骂道:“你小子以为你是天皇老子啊,还想到哪就到哪儿啦?官家赐给你啥地你收着就行了,啰啰嗦嗦一副贪婪商人嘴脸,真俗气!”

    被人家这么鄙视,杨怀仁一点儿也不介意,我就俗气了怎么了?人活着就是吃喝拉撒,都是干些俗气的事,你雅行了吧,你全家都鸭……

    想想这种事确实不是一个将军说了能算的,真正能拍板拿主意的还是赵煦和高太后,杨怀仁要想达到目的,就得找人去做这俩老板的思想工作。

    赵頵正在发杨怀仁的牢骚,抬头看见他忽然一脸奸笑地冲他瞅了过来,瘆得赵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你,你干吗?你这眼神瘆得人慌,你小子不是有惦记上我了吧?本王不要功劳了,也不要苦劳了,你别惦记我就成,行吗?”

    “哥,我的亲哥,你这是说的哪里话?”

    杨怀仁很狗腿地揽着赵頵的肩膀,“哥,咱俩啥关系啊是不,旁人不知道,你心里还没数吗?那叫一个情同手足、情深似海、情比金坚……”

    “呃……”

    赵頵一脸嫌弃地推开杨怀仁,“你有啥事快说,别恶心我,我一没有龙阳之好,二没有断袖之癖……”

    “哈哈,小弟早就知道哥哥是个纯爷们,怎么会有那种意思?我是想说,这开牧场的事情,是为了养牛产牛肉,对你家归雁楼也有好处不是?

    所以啊,要是小弟真被官家封了侯爵,这赏地若是在西边挨着吐蕃的地方,咱们不也省了不少买地钱吗?

    你看,小弟这次多大方,又出钱又出地,哥哥光等着拿好处就是了,是不?”

    赵頵一想原来这小子不要好地,偏偏要西北偏院地方的半荒地,就是为了原先计划里建设牧场的事,这才放下心来。

    这一次杨怀仁能既出钱又出地的这么大方确实不容易,不过赵頵总觉的这里边有事儿,这小子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绝不会这么白白便宜别人。

    杨怀仁接着说道:“不过哥哥是啥人啊?怎么会白白赚小弟的便宜?就算不出钱,也得出人出力不是?

    这建设牧场的事情,就交给托掌柜去操持,至于这要地的事情,不如哥哥进宫一趟,做做上边那两位的思想工作,如何?”

    “呃……”

    赵頵心道这是在这里挖好了坑等着我跳呢,你是没让我出钱出地,可是托掌柜是本王的人,怎么听你话里话外跟你家的掌柜似的呢?

    托掌柜啥能耐我最清楚不过了,跟西边做生意,东京城里再找不出这么能干的一个人了,几句话就让你划拉到你手底下去了?

    可没等赵頵反驳,杨怀仁抢话道:“小弟就知道哥哥同意了,今儿晌午小弟亲自下厨整几个小菜,咱们一起喝点,过午哥哥便跟游老将军一起入宫,就这么定了!”

    能让吃到杨怀仁亲自下厨做的菜,三人都很高兴,可赵頵看着杨怀仁逃走似得跑出去,才想起来一件事,不禁苦着脸骂道:“又叫这臭小子给忽悠了,他现在就一只手,怎么亲自下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