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肥牛火锅(持续爆发万更,今日第三更!)
    ,!

    (求推荐票!)

    杨怀仁做不了饭,他自己也很苦恼,对于习惯了自己做东西吃的人来说,连续两三个月不能自己做东西吃,是一种折磨。

    随园的生意简直就是火爆,见过排队等着吃饭的人排出八条街吗?没见过来随园门口看看,如果你也穿越了的话。

    大胃王比赛的影响开始显现出来,想来另外十三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少。

    即便现在每日的牛肉面供应提高到一千碗,仍旧有许多慕名而来的人拿不到签子。

    以前限量供应是为了饥饿营销,可现在限量供应,更多的是因为没有那么多牛肉,虽然这个问题可能不远的将来就会得到解决,可眼下也只能继续限量。

    大胃王冠军天霸弟弟和季军烟牛哥哥成了随园的新招牌,用现代话说,就是形象代言人,两个人往随园门口一站,那气势,一点不比秦叔宝和尉迟敬德两位门神差。

    天霸弟弟很实在,赵煦御赐的那副字,他觉得这东西不能当饭吃,所以也不怎么在乎。

    随园掌柜的王明远就说不如把这幅字挂在随园大堂里吧,随园里本就有王爷的题字了,也有苏大学士的题字了,现在再加上官家的字,随园里不但更加气派,还有一股王霸之气。

    至于那百两黄金,天霸弟弟寻思着烟牛哥哥同样成绩不错,所以也想分给烟牛哥哥一半,烟牛哥哥当然也不会要,推辞了半天,后来就说你留着以后喜欢什么吃的不也手里有钱可以去买嘛。

    天霸弟弟的智慧这会儿就显现出来了,他的回答很直白,“不论小弟想吃什么,怀仁哥哥都会做给我吃的。”

    听听,明显就是个比谁都精的孩子,所以说,不要以为四肢发达头脑就简单,更不要以为吃货就没有高智商,四肢发达头脑不简单,这才叫德智体全面发展。

    本来想考察考察徒弟们最近的厨艺进步,可杨怀仁看到后厨里大家忙活的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实在不好意思让徒弟们再单独给他做吃的。

    可中午要吃什么呢?杨怀仁想起地窖里堆着不少三足的砂锅,立即便知道他现在馋什么了。

    随园的地窖以前藏了酒,现在那件事过去很久了,地窖也不再空着。随园春是不用储存的,因为每天走的量很大,基本从庄子运了多少了来,当天便能一抢而光。

    所以杨怀仁吩咐大家用硝石制冰的办法制作了许多冰块,把地窖变成了临时存放肉类、蔬菜和其他食材的冰库。

    杨怀仁去地窖里找了个小盆那么大的砂锅,然后胳膊底下夹着一条牛肉,又挑拣了些新鲜的白菜才回到了杨府。

    府上有常备的牛肉汤,平时都是徒弟们的早餐都是牛肉汤配炊饼用的,今天杨怀仁就当是火锅汤来用。

    说起火锅,那可是历史悠久,上至青铜器时代,古人们用鼎用水煮的方法烹制不同类型的食物直接食用,其实就是火锅的原型。

    东汉出土的粗铁质的“镬斗”,就是很接近现代铜火锅样式的烹制火锅的器具了,到唐朝,白居易的诗中第一次出现了火锅这个名词。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锅。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其中的红泥小火锅便说明当时的火锅是用红泥烧制而成的砂锅。

    南北朝时期由于石炭,也就是煤炭逐渐进入平常人的生活中,除了将石炭用于冶炼之外,人们也发现石炭比木柴热效率高,燃烧持久,便逐渐用于烹饪的用途。

    如今北宋的饭馆里,已经有类似铜皮火锅的店铺出现,对于火锅这种食物,如今的叫法是“古董羹”,取名于铜皮火锅煮开时发出的“咕咚咕咚”的声音。

    不过很奇怪的是,杨怀仁的所见所闻,和后世的记载里描述的古董羹的主要食材原料来看,这古董羹并不涮牛羊肉,而是以涮菜为主,肉类还是主要以鱼片和鸡鸭肉片为主。

    杨怀仁觉得这可能跟宋人的习惯有莫大的关系,牛肉本来就很少,吃得起的人也少,一般都是酱制,或者做成肉干来慢慢食用。

    羊肉在读书人中间是主流的肉食,他们习惯了用圣人们延续下来的炖制羊肉块的方法食用,羊肉本身只需要加入少许盐炖煮就是美味,所以在当下喜欢食用羊肉的人中,莫说是涮,就连炒的方法用的很少。

    猪肉则是多用于炒制的菜式,加上百姓更喜欢食用肥猪肉,除了富贵人家用猪肉炒菜之外,寻常百姓更喜欢把肥猪肉炼制出猪油,而把炼制剩下的干煸了似的猪肉剁碎了做成肉饼或者其他容易保存和制作的食物。

    杨怀仁决定今天让大家尝尝草原涮肥牛的美味。

    火锅好不好吃,除了所涮的食材原本的味道之外,最根本的就是锅底料的制作。这种在火锅行业内看似很神秘的东西,实际上并不难制作,只是各家各家的独特风味而已。

    最基本的做法是,葱姜,花椒,香叶,桂皮,大料,陈皮等香料先用牛油炒制,然后倒入少许白酒炝锅,接着加入牛肉清汤,再添加少许盐就可以了。

    当然,根据个人的口味,或者秋季进补的需要,还可以添加些香菇,冬笋,口蘑,枸杞等食材,或者一些开胃健脾等健体功效的中草药材,甚至是添加一些水果片,也会有让人惊喜的新口味。

    老汤的醇厚味道在这时候,比起新汤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刚一煮开,满屋子里弥漫的都是牛肉汤的香气。

    杨怀仁一只手不方便,但他还是亲自把冻成块的牛肉切成薄片,然后整齐的码放了四五盘,菘菜就是现在的白菜,洗净了切成大块,使用的时候放到锅里自然就会散开。

    准备好一个炭炉,最后在火锅里适当点了一勺辣椒红油,杨怀仁才吩咐仆子把自己特制的火锅端了出来。

    怀仁出品,必属精品,这可绝不是吹的。游师雄本就不是什么斯文人,吃起涮牛肉一点儿没有怕烫嘴,赵頵现在是看见红油就兴奋,那吃相就更不用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