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杨怀仁为妻求诰
    ,!

    杨怀仁的确想有个霸气点的字,可是韩大学士起的这两个也太霸气了,杨怀仁觉得就算他脑袋不小,可也顶不起这么霸气的名字。

    面对杨怀仁的拒绝,韩维有点不高兴了,老头能给一个年轻后生取字,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多少人想求还求不来呢,他竟然不满意,气得韩维袖子一甩,“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游师雄见状,忙给杨怀仁打圆场,他先踹了杨怀仁屁股一脚,佯装生气地骂道:“你个臭小子,当了侯爷就了不起了是吧,你再了不起,韩大学士也是你爷爷辈的!”

    这话杨怀仁是没法否认,韩维都快八十的人了,喊爷爷他也不亏,他只好赶紧给老头解释,“韩相公,并不是您老给小子取得字不好,而是太好了,寓意太深刻了,小子怕担当不起啊。

    当年家父给小子取名,这个怀仁便是取自‘智者必怀仁’,一是寄望小子长大了能成为像您一样的智者,心怀仁义,胸怀天下。

    小子不才,智者是不指望了,小聪明还算有点,不过这怀仁二字,小子大言不惭的说一句,小子还算没辜负了。

    方才是小子惹您老人家生气了,明日小子便亲自上门赔罪,给您送上我家随园自蒸的美酒一车,你看如何?”

    韩维好酒,是众所周知的,再说人年纪大了,脾气更像是小孩子,固执又变化多端。

    杨怀仁这马屁拍得也到位,韩维想想那随园春的美酒,忽然便来了灵感。

    “嗯,不错,你名中的怀仁二字,的确是取自唐太宗的名句‘勇夫安知义,智者必怀仁’,既然如此,不如就字‘知义’如何?

    希望你将来不但要怀仁,同时也要知义,而且是明白什么是大义。”

    杨怀仁觉得‘知义’这个字取的不错,不但有深意,而且能和名遥相呼应,前后搭配。

    范纯仁小声念道:“知义,怀仁……嗯,不错,不错。”

    吕大防也附和道:“甚好,甚好。”

    杨怀仁这下高兴了,哥们肾好的事情都传到吕大相公耳朵里了啊,看来哥的雄风是传遍了东京城大街小巷啊,哈哈。

    杨怀仁被赐封侯爵的原因,因为牵涉到外交,所以不方面公开,总不能告诉吐蕃,西夏和契丹,是杨怀仁暗地里给他们使了坏,所以这次封赏的过程都在大宋高层管理的小圈子里进行。

    至于对外的说法,那就是他发明了新式军粮压缩饼干了,顶多再加一样缉盗有功,虽然说起来有些勉强,不过杨怀仁可不在乎。

    他从来没有古人那么迂腐的爱惜名声,我就是恩宠过盛了,我骄傲,谁还能把我怎么地?不服来找我单挑,哥们放老虎咬死你。

    杨怀仁被封了侯爷,又有了食邑和赏地,可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趁着别人还在咂摸他的新名字的含义,他偷偷望向了高太后。

    意思很明显,我杨怀仁都有环县侯的爵位了,我娘和我老婆是不是也该提一提诰命夫人了?

    母亲的诰命他倒不怕没有,照规矩侯爷的母亲是自然会被加封诰命的,环县侯是县侯的爵位,按品秩是三品侯爵,那么杨母就应该是三品诰命。

    只是何之韵的诰命,就说不准了,特别是他和何之韵刚刚成亲,两个人都还非常年轻,有些早先封赏的侯爷,成亲十年了老婆还没得到诰命呢。

    高太后脸上有一丝不容易被人察觉的冷笑,那眼神盯得杨怀仁脊背发凉,赶紧收回了目光,他意识到他太放肆了。

    平常胡闹是一码事,喜欢赚小便宜是一码事,而无论是为大宋,还是为高太后她私人立了什么功劳,又是另一码事。

    你可以让她觉得你有些小歪才,小邪气,但是不能凭借为她办了点事,就在她面前放肆,这是一个对权力极度迷恋的人所不能容忍的。

    像高太后这样的在位者,就更不会因为杨怀仁找到了一枚九天玄铁的功劳,就允许他肆意的邀功。在她的意志里,我给你什么你就拿什么,我才是掌控一切的人。

    杨怀仁心里就是再不服气,也不能越过了这条线,这就是地位的差距造成的鸿沟。

    不过不能越线,不代表杨怀仁不能心里问候她八辈祖宗。

    臭老太婆死老太婆,说好的将来一起赏呢?何之韵是怎么回事,旁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她再怎么说,也是你侄女,就算不看哥们的功劳,也得看你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吧?

    你姥姥的,敢跟我耍心眼,撂眼子,老子两块钱软妹币就忽悠死你,你不是把哥们攥在手心里随便使唤嘛,等你哪天归了西,哥们一定去你坟头上种菜!

    不光种菜,还用老子亲自产的三十七度的天然有机肥施肥,恶心不死你个老太婆!

    也不知道是高太后打的什么算盘,或许是杨怀仁这剧毒无比的毒誓起了作用,高太后忽然换了一副慈祥的笑眼,和声和气的说道:

    “既然杨怀仁现在封了侯爵,韩大学士又给他取了字,那么本宫就照规矩,赐封环县侯的母亲杨刘氏为三品诰命夫人,新妇杨何氏为五品诰命夫人,以示优渥。”

    既然杨怀仁都被赐封侯爵了,至于他母亲和媳妇的诰命,虽然在诸位大臣听起来他得到的恩宠有些过于隆厚了,不过这种诰命其实也是早早晚晚的事情,高太后也不过是提前给了而已,这就是个面子事,并无实际职权,所以也就没有人反对。

    杨怀仁可就纳闷了,这老太婆的性格阴晴不定的太可怕了,以后还是少见为妙,每见一回都得弄得心惊肉跳的,这得少活多少分钟啊。

    议完了事情众臣告退,走的时候杨怀仁被两位大宰相给拽住了,偷偷在他耳朵边说了句,“一车随园春对吧?老夫也要,先多谢环县侯慷慨了,哈哈。”

    杨怀仁对老人家防御力为零,只得答应明天就去送,韩维更过分,直接要两车。

    杨怀仁咬牙切齿的看着几个老头走远的背影,恶狠狠的骂道,“这就是当世大儒们干的事?强盗!强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