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不敢住的大宅
    ,!

    杨怀仁平白无故的就这么送出去好几车随园春,正在那心疼,游师雄和赵頵便过来好心安慰他一下。 ?

    “小子,你偷着乐吧,今天无论怎么说你都没亏,当了侯爷,又赚了好大一片土地,不才几车酒嘛,有什么好心疼的?

    对了,别忘了给老夫送两车去……”

    游师雄说完迈着大步扬长而去,杨怀仁感觉一口血要喷出来。

    赵頵拍拍他的肩膀,“看见没,这帮老家伙每一个好惹的,还是咱哥俩关系铁,你看,我就不会做出跟你要酒这种事来。”

    杨怀仁感动的点点头,“老赵,还是你够哥们啊,这帮老头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小辈。”

    “所以啊,”赵頵笑得很狗腿,“看在咱俩这么好的份上,你是不是把你家红油给我送一罐子?”

    杨怀仁找块豆腐撞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靠!你更狠!红油没有,级粗大的大红肠有一根,你要不?”

    “要,白给我就敢要!”

    “呃……你赢了。”

    杨怀仁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当节操都可以随意摔出去碎了一地的时候,你就无敌了。

    “哥,不是我不给你,是真没有多少了,到明年我种得多了,肯定让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成吗?”

    赵頵虽然不甘心,不过杨怀仁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死皮赖脸耍无赖。

    “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以你项上人头保证。”

    “这……”

    “别这个那个了,咱俩谁跟谁啊,我的脑袋就是你的脑袋,你的脑袋就是我的脑袋,就别跟我客气了。”

    杨怀仁打断了他,“还有件事,这封了侯爵,是不是朝廷附送个宅子?你也知道,我家地方小,人又多,快住不下了。”

    “你想到的倒挺美,东京城里寸土寸金,朝廷哪来的闲钱给你置办侯府?”

    “我不管,我没地方住,就去你家王府住去,天天半夜趴你家窗户。”

    “别……”

    赵頵有点怕杨怀仁说到做到,“也不是没有一个大宅子,就怕你不敢住。”

    “开玩笑!”

    杨怀仁笑道,“知道我杨大胆的大名不?什么宅子我不敢住?就算是有牛鬼蛇神,哥们也不怕的。你说,是谁的宅子?”

    “你还记得之前被贬配邕州的南阳郡王吗?”

    杨怀仁点点头,太记得了,别人不知道,我心里可很清楚,这是我亲老丈人啊,他被贬去了邕州,还是我祸祸的。

    赵頵接着说道:“他原来的那座大宅,自从他被抄家之后就一直空置着,本来这宅子是我们赵家的私产,应该归宗人府管的,可是母后不知为何划给了司礼监。

    从那以后那地方就成了个神秘的地方,谁靠近谁倒霉。”

    杨怀仁忽然就明白了,这宅子他还真不敢住了。

    司礼监大太监便是叶公公,那么南阳郡王府现在干什么用的,就很容易猜到了。

    那座大宅子占地一百多亩,比赵頵的王府还大上一圈,有现代两个标准足球场差不多大小。

    地理位置来看就更好了,正座落在宫墙东边,离皇宫只有半里地的距离,或许现在已经成为了内卫的大本营,或许是个藏匿私兵和兵器的地方。

    如果杨怀仁所料不错的,这宅子不但不能住,而且不能靠近,甚至连提都不能提。

    高太后这是开始布局了,看来赵煦十六岁生日前后,会有一场大风暴。

    宅子是不敢想了,辞别了赵頵,杨怀仁忧心忡忡的回到家。

    很快宫里书面赐封杨怀仁为环县侯的圣旨便到了,顺便也送来了三品县侯和诰命的礼服。

    随园和杨府上下一片欢腾,何之韵也赶紧派人出城去庄子里给杨母报喜。

    可她现杨怀仁好像并不怎么开心,拉着他到了后宅,才开口问道:“官人,这是怎么了?官人被赐封县侯,不应该是件值得庆祝的好事吗?”

    对何之韵,杨怀仁是没有秘密的,当然,他是怎么来到大宋的这一件除外。

    他把今天生的事情给她慢慢讲述了一遍,分析其中厉害,最后得出来的结论,就是东京城里,眼下是不能呆了。

    躲到杨家庄子里,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住在城外三十里地的地方,跟住在城里其实也没有多大区别。

    即便杨怀仁怎么去躲避这场风暴,也不可能完全就不被波及,他明里是个没有实权的侯爷,可暗地里他还是内卫的一位堂主。

    到风暴来临那一天,太皇太后总会给他些事情干的。

    而根据他的历史知识,这场风暴历史上并没有详细的记载,有明确记载的是,高太后的日子只剩下不到一年。

    史书上说她是得了疾病正常死亡的,但是看她现在健康的样子,谁会相信她还有不到一年的寿命?

    以此推断下去,那就是她在这次权力的争夺斗争中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成功,她也没有成为第二个武则天,她的死亡,是人为的!

    赵煦看着还是个小孩,但是生在帝王家,没有狠辣的性格,是完全不可能的。

    当未来赵煦当权之后,以前和高太后有关系的那些文武官员,包括两位宰相和几位大学士在内的朝中重臣,都无一幸免。

    历史上这个年代那么多如今的重臣和名人都在未来一年内某个时间段内同时去世,难道就都是正常病死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巧合?!

    既然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他们在同一年去世的原因,杨怀仁判断,这是事后得权的赵煦对这个未知事件的消息进行了封锁,才导致后世的历史书上没有记录这件事,却无缘无故的让那么多历史人物就这么突然之间退出了历史舞台。

    权力的游戏,不是他这种小鱼小虾可以控制的,甚至不能有任何的瓜葛。

    他现在的身份,明显是站在了错误的队伍里,虽然这也是他身不由己的事情,但是他绝不能留在京城被卷到这个漩涡里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想个不被高太后怀疑的理由,能让他正大光明的出京去,而且越远越好,可这个理由,杨怀仁又要怎么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