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莲花玉佩
    ,!

    这一日清早,杨府几十辆大小马车载着杨怀仁一家和随身的仆子丫鬟,另外还有价值二十万贯钱的金银珠宝出城。

    杨怀仁其实没打算带这么多钱返乡的,但是他拗不过母亲,说是要给乡下的父老乡亲带些礼物。

    带礼物带些东京城的地方特产或者新鲜玩意就好了,就算要带钱防身,一两万贯的钱就够用了,实在没有必要带这么多。

    杨母就说要给杨父的重新修坟,以前家里条件不好,下葬的时候当时弄的不够排场,现在有了钱,必须重新修修,风风光光大搞一番。

    这一点杨怀仁倒没有意见,不过这么老多钱,恐怕要修成金字塔了。

    其实杨怀仁太明白母亲的意思了,回乡祭祖是借口,重点是要摆阔,要铺张浪费,要不然显现不出她儿子这位侯爷的身份地位来。

    喝豆浆可以喝一碗倒一碗,抽烟卷可以抽一根烧一根,可没听说过埋葬一个先人,要修两座坟的道理,那另一个空坟是要把谁吓唬得谁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由着她吧,反正杨怀仁觉得现在钱多得没处花,母亲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吧。

    金菊堂的一百来号人全部高头大马的跟在队伍后边,算是免费的保镖,所以杨怀仁也不怕有山贼路霸啥的瞎惦记,这帮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主。

    对于杨怀仁来说是回乡,对于臭蛋毛球来说同样是回老家,现在这俩家伙整天吃得太好,个头窜得也快,几个月的工夫就长成了大老虎了,即便如此,看样子还没有发育完全,早晚是巨型猛兽的体型。

    以前还能让他们藏马车车厢里,现在可挤不下了,为了带着他们一起回老家,杨怀仁特地吩咐人给它们打造了两套特殊的马车。

    为了保持低调,杨怀仁并没有直接从东门出城,而是选择了从南门出城,然后再转头向东,为的就是不要搞出太大的动静来。

    不过来给他送行的人还是来了不少,赵頵领着十几位酒楼连锁的掌柜的都来了,还给杨怀仁准备了一份大礼,多是些绸缎绢帛啥的,叫带回去分给亲戚们,不要失了侯爷的体面。

    赵頵有点羡慕杨怀仁可以离京出去玩,别看他是王爷,可正是因为他这个特殊的身份,反而不能随意出京。

    他也想过化妆成个护卫或者马夫什么的,偷偷跟着杨怀仁出去好好游玩一番的,后来还是舍不得老婆孩子,才没有那么做。

    有几位在齐州和附近州县有生意的掌柜的都说写了书信去那些分店,只要环县侯有任何需要,出钱出力都不是问题。

    烟牛哥哥也领着几位师兄弟来送行,宗泽中了举,被分配到了雄州去做县尉,不久也将启程赴任,虽然只是个八品的小官,但也算踏入仕途了。

    卢进义打算回冀州继续做他的富家翁,李烟牛想起兄弟们马上就天各一方,忍不住伤心流泪。

    杨怀仁本想高歌一曲《送别》的,看烟牛哥哥伤心的样子,还是唱《祝你一路顺风》比较励志。

    杨怀仁安慰烟牛哥哥说自己出门不过二三月的光阴,宗泽和卢进义去的地方也不远,来日再相聚也不是多么难的事情。

    可烟牛哥哥还是很伤心,堂堂七尺汉子,就那么伤心的哭了。

    古代的交通和通讯不方便,很多时候,一句再见,有时候就再也见不到了,要不然那么多诗人和文豪不会总对着月亮把酒问青天,来思念故友。

    然后几个人就连干三碗美酒,说了些来日再相聚的豪言壮语,这才让走路东倒西歪摇摇晃晃的杨怀仁上路。

    队伍走了四五里,便又停下来了,又有人来送行,杨怀仁醉眼朦胧的看见那衣服的颜色,便知道是谁了。

    怕何之韵误会,杨怀仁领了天霸弟弟和小七一起过来才敢跟兰若心说话。

    她不在城门口送别,偏偏选了出城四五里的一处亭子,杨怀仁便猜到了她肯定有什么话要交代。

    见杨怀仁身后跟着一高一矮两个人一起走过来,兰若心真的欲言又止了。

    杨怀仁其实比她还尴尬,先开口说道:“有啥话就说吧,咱俩又不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用不着十里相送。”

    “梁山伯与祝英台是谁?”

    杨怀仁没有时间跟她仔细讲一遍化蝶的故事,只好说这俩人是住一个屋的一对好朋友,离别的时候谁也舍不得谁,才十里长亭相送。

    兰若心就算再怎么高冷,也是个女儿家,面对离别,也难免愁肠百转,心里有许多话,又不知如何说出口,只是望向杨怀仁的眼神里,有些丝丝的哀怨。

    相处了这么久,经历过这么多事,杨怀仁怎么会不明白兰若心对他的情意?可他俩现在所处的位置,毕竟不是一路人。

    兰若心既然决心将来要成为一个有江湖地位的大帮派帮主,那么就注定了她不可能因为儿女情长便放弃了最初的理想。

    杨怀仁不但不迷恋权力,反而极力远离权力,更是性格使然。何况他已经成亲了,他很爱他的妻子,他更没有三妻四妾那种愿望,他只喜欢简单恬静的生活状态。

    所以不同的思想状态下,注定了两个人不可能有结果,能做朋友,就挺好。

    兰若心从腰间抽出一块玉佩送到杨怀仁手里,“你出远门,如果有什么急事,可以拿这块玉佩找当地丐帮的人帮忙。”

    杨怀仁看着这块雕刻着莲花的玉佩,不知道该收下还是该还回去。再说他有一块菊花玉佩就很吊了,一百多号身手不错的内卫还跟在队伍后边保护他,也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

    “这个就不用了吧?”

    杨怀仁指了指身后的陈天霸,“你看他,就和体型往我身后一站,哪个不长眼的敢惹本侯爷?就算汪老虎活过来,我也不怕啊。”

    小七不服气,自己站出来说道:“别看小底个子矮,论武功,小底可绝对不比兰二当家的差,哼……”

    杨怀仁“呵呵”傻笑,“是啊,你放心吧,被人绑架的事情,绝对不会在我身上发生第三次。”

    兰若心好心被拒绝,眼眶立即就红了,本着脸骂道:“你爱要不要,不要你扔了便是。”

    说罢便闪身跑了。杨怀仁无奈的摇摇头,女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