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有种单挑
    ,!

    “吆,你还挺光棍,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小家伙们听出了杨怀仁话中意味,这天都烟了,这断了胳膊的人说有吃的,就说明这帮人不止眼前这三个,肯定是在不远处扎下了营地。

    眼下对面就三个人,他们看上去虽然人多,可毕竟都是些半大小子,虽然对面一个小孩、一个只有一只胳膊好用的书生,但另一个壮汉一人起码顶他们十个人,真交起手来,他们也赚不到什么便宜。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他们都饿了。

    杨怀仁早看透了这一点,他开始形容起他的营地里的好吃的东西来。

    “哥哥的营地里现在烤了鱼,还有野鸭在大锅里炖着,香喷喷的大炊饼已经蒸好了,咬上一口炊饼,然后吃口烤鱼,喝着野鸭汤,啧啧,这大冷天的,没有啥比这个最舒坦了。”

    孩子们听的入了神,也更加动了心。如果说刚才还是咽吐沫的话,现在就是肚皮的打鼓声此起彼伏了。

    持刀少年看来也动了心思,一双狡黠的眼珠子溜溜转了几圈,指着杨怀仁说道:“要不这么办,小爷我也不要你钱财了,你留下,让他们俩去给我们拿吃的回来换你,如何?

    我要一百个炊饼,十条烤鱼,五只炖野鸭……”

    “要酒不?”

    杨怀仁一脸戏谑的调侃道,“你以为你下馆子点菜呢,想吃就跟我回去,只要来的,我管饱,不想吃的哪凉快哪儿待着去!”

    持刀少年觉得丢了面子,自己头一回出来劫道,就被人家这么奚落,怎么肯罢休?

    “那就别怪小爷不客气了!兄弟们,给我上!”

    说罢舞起大刀冲了过来,跑了三步,发现身后的弟兄们没有动静,这才又停住脚步,很没有面子的小声呵斥道:“干啥呢?上啊!”

    孩子们这才勉强的苦着脸抄着手中长短不一的棍棒围了过来。

    陈天霸这时跳到杨怀仁身前大喝一声,似的猛虎下山一般,震耳欲聋之声连芦苇都吹倒了一片似的,孩子们乍一见如此威猛的人物,纷纷吓得手脚发抖,连退了几步,有几个手中棍棒都掉在了地上。

    持刀少年早看出这个高头大马的壮汉是个硬茬,只有制服了他,后边一个十岁小孩和一个断臂的书生,想要拿下根本就是探囊取物,所以直冲陈天霸的腰间一刀砍了过来。

    天已经烟了,好在月光把芦苇荡里照得清亮,陈天霸见一道寒光冲着他腰间砍来,下意识的伸出左手去挡。

    持刀少年也不是要伤人,只是想制服了眼前这个壮汉,可不料明明看见一刀砍在这汉子左臂上,刀刃却未伤害到这汉子的胳膊半分,像是砍在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上一般。

    更让他惊讶的是,巨大的反弹力从刀身传回到刀柄上,震得他虎口发麻,他尽力握住手中大刀,想抽回刀来再去攻这汉子下盘。

    可刀收到一半,竟被壮汉反手抓住刀身,只往后一拉,便连刀带人把他拉到了壮汉身前。

    眼看壮汉一只巨大的右手朝他抓了过来,少年松开刀,伏低身子躲过抓过来的手,双手握拳一招双龙出海打在了陈天霸小腹上。

    陈天霸也不躲闪,反而迎着他的双拳用肚子向前一顶,一下把少年弹了出去。

    杨怀仁自从看过了武举的擂台比武,对于两个人交手也有了自己的心得。

    天霸弟弟看来没有系统的学过什么武功,但是他具有绝对的力量和身体优势,而且别看他高大,却一点也不笨重。

    手臂能挡下那一刀,并不是因为他是钢筋铁骨,也不是因为少年的刀生了锈而砍不伤他,而是他的手臂上带了一双生铁护臂。

    他虽然不懂得招式,却懂得佩戴护具,既可以防护自己,又可以让自己的一双手臂变成铁拳。

    反观持刀少年这一边,从他的招式来看,肯定是学过武术的,而且功夫也不低,只是因为年纪小,江湖阅历少,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罢了。

    而且他身形矫健,行动迅捷,既然明白了凭借他自己的能力还打不赢陈天霸,但也可以凭借自己的灵活不被他抓住。

    陈天霸擒了他几次都被他灵活的躲开,忽然停了下来,叉着腰骂道:“小厮,你逃什么?”

    少年也回骂道:“壮厮,抓住小爷,小爷跟你姓!”

    杨怀仁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你俩没完了是不?要不你俩继续,我领着这帮小子们先去填饱肚子先。”

    被打劫的非要请打劫的劫匪吃饭,这事情说出来挺奇怪的,不过更怪更搞笑的是,那帮孩子们听了要开饭,竟两眼冒光,似是不管老大死活了,要跟着杨怀仁走了一般。

    “且慢!”

    “带头大哥”叫嚷道:“小爷好歹也是江湖儿女,没有白白叫你管饭的道理,不如这样,有种咱们单挑!

    小爷我从你们中间挑一个人单打独斗,我若赢了你便管饭,我若输了……你只管我几位弟兄们好了。”

    “靠,你挺仗义啊,不过你当我是傻啊?十几张嘴我都管了,还差你一张吗?真是活要面子死受罪,还单挑?我兄弟你都打不过,你还想跟我单挑?”

    少年转念一想,这断臂的书生说的有道理,不过面子,他是绝对不能丢的。

    看看他们三个人,壮汉他已经交过手了,他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了,剩下两个,这个书生看样子是个领头的,看上去瘦弱,而且还吊着一条断臂,但自始至终,他都谈笑风生,这样子也绝不像是装的。

    听他语气,壮汉是他弟弟,那么凭他的江湖经验判断,这个领头的可能是个深藏不漏的人物,不要以为他只剩下一条健康的胳膊就小看了他,选他的话,可能更占不到便宜。

    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小孩子模样的人了。虽然欺负一个小孩也胜之不武,但是眼下,这是他唯一的选择了。

    少年指着小七说道:“这位小哥一看就是个高手,不如咱们切磋切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