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梁山上的贼寇
    ,!

    人的一生总要面对很多选择,奉劝大家一句,这种时候一定要多走一走心,因为眼睛是会骗人的。

    当劫道的少年选中了小七作为他的单挑对手的时候,杨怀仁心中也“呵呵”了,看来方才那一番话的确起到了误导的作用。

    小七已经习惯了被别人当做是个弱小的孩子看待,不过心里还是会窝火的,特别是当对手认为断了一只手臂的杨怀仁都比他强的时候。

    真正的武人过招,其实三五招之内,就能判断出对战双方孰强孰弱了,特别是交手的两个人,一处招便能知道对手有没有真本事,像武侠电视剧里边演的那样,两个人动不动大战几百回合这种事,是不太可能在现实中出现的。

    小七只出了三招,当他准备出第四招的时候,少年大喝一声:“且慢!”

    “又怎么了?”

    杨怀仁笑道:“人是你选的,你现在想反悔了?”

    少年双手捂着胸口,这才知道这三人都不是善茬。这个小孩儿模样的人,看着弱小,实际上他出招的速度真是太快了,而且招招致命。

    他勉强抵挡了前两招,第三招确实看都没看见对方怎么出的,胸口便中了一拳,那种力量绝对不是一个十岁小孩的体内可以发出来的。

    他现在也逐渐认识到实战经验的重要性,今天他的确犯了很多错误。

    选择性的错误就不用提了,在烟暗里跟一个动作如此迅捷的高手比武,就更是错上加错,或许白日里,他起码可以接住这些招式,保证他不受伤。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认输,会丢了面子,可不认输,被人家打的鼻青脸肿,不是更丢面子?

    “小爷我输了,我愿赌服输,希望这位官人能念在我这些兄弟们年幼的份上,能管他们一顿饱饭,而至于我,你要怎么处置,悉听尊便。”

    杨怀仁很服气,这少年就是一块石头,嘴硬。不过他倒是很欣赏他的性格,讲义气,心的善良,这个年纪有这样的本事算是不错了,就是脾气倔的跟头驴一样。

    “你行了吧,走走走,大家一起去,我还管的起你们吃饭?你也别犟了,多大点事。”

    从这些孩子的脸上和穿着上,杨怀仁也猜到这些孩子们不过是湖边渔村里的穷苦人家的孩子,约摸着是吃不饱饭,才想了这么一个馊主意出来拦路抢劫。

    也幸亏是遇上他杨怀仁了,如果换了是别的什么人,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还什么梁山好汉,谁见过裤子上全是补丁,鞋子都穿不起的梁山好汉吗?

    时代就是这样,即便后世那么富裕的年代,富人多得数不过来,百姓看上去都步入了小康生活,实际上为了一日三餐发愁的穷苦人还是有,而且同样为数不少。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梁山泊附近的渔村里,看来也没有打鱼致富,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吃不饱饭拿着几根烂棒子出来打劫的孩子们了。

    少年休息了片刻,恢复了气息,这才站起来抱拳说道:“三位好汉,多谢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我虽然也不是什么好汉,但是我懂得愿赌服输,说话算数的道理,既然我输了,我便遵守约定,告辞了。”

    说罢转身就走。杨怀仁也很无奈,别看这少年年纪小,也是知情知义之人,就是这倔驴脾气实在让人头疼。

    杨怀呢留不住他,只好问道:“好汉留步,不知这位好汉尊姓大名?”

    少年头也不回,朗声说了一句,“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齐州人士柯小川!”

    “柯小川?齐州人士?弄半天还是哥们的老乡。”

    杨怀仁念叨着,“咋我认识的姓柯的都这么犟呢,江南七怪的老大柯镇恶就是这么个三鞭子也打不回头的犟橛子。”

    “柯镇恶是谁?”陈天霸好奇的问道。

    杨怀仁只好一路讲着柯大侠的倔强往事一路领着这些打劫他的孩子们回了营地。

    孩子们看来是真的饿坏了,见了饭食,一个个的都狼吞虎咽似的吃起来,还不停的夸赞食物好吃。

    待他们吃饱了之后,杨怀仁才从他们嘴里问出事情的前因后果来。

    果然不出杨怀仁的猜测,这些孩子都是附近穷渔村里的孩子,梁山泊虽然物产丰富,各种鱼类资源不少,但是由于大野坡地处偏僻,他们打了鱼要走好远的路程去集市和镇子上贩卖换钱。

    梁山泊周围的县镇里,鱼的价格并不高,那点卖鱼的钱,也换不了多少粮食,这些梁山泊周边的渔民也大都挣扎于温饱线上。

    后来有些渔民在梁山泊里打鱼,便遭到一伙不知道哪里来的水上强盗驱赶,并禁止他们在水泊里打鱼。

    一开始渔民们也不怎么在意,梁山泊大了,有几个成群结伙的水匪也正常不过,于是照样该怎么打鱼就怎么打鱼。

    可后来一件事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在驱赶没有起到效果之后,这些水匪们真的开始对渔民们下了狠手,凿船杀人这种事便发生了。

    多个渔村里都死了人之后,大家便都不敢再去水泊里打鱼了,只好在村子附近的水域打捞小鱼小虾勉强度日,日子也就一天比一天更加难以维系。

    村民们报了官,可官府却说梁山泊大了,派了捕快好几回去捉拿歹人,却连个人影也没抓着,时候长了,便也慢慢不放在心上了。

    村民无奈,只有让还有些劳动力的去周边的州县做些苦力的差事赚些饭钱,只留下老弱病残留在家里。

    这些孩子来自前边不远的一个叫做朱家村的小村子,村里就剩下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和他们这帮半大小子。

    后来他们遇到了去投梁山却被人家赶出来的柯小川,柯小川也只有十五岁的上下的年纪,懂一些武艺,听了他们的事情,这才知道梁山上现在是住着一伙杀人不眨眼的水匪。

    既然水上没法讨生活,柯小川便领着村里还大一些的男孩子们出来在大野坡的路边干起了拦路抢劫的勾当,也只是为了抢些贪近路走大野坡走的行商的钱财,好买些粮食充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