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怀仁升堂(今日五更,任务完成!)
    ,!

    杨怀仁这话一说,确实能惊骇得住人。他自然知道高太后给他的这个所谓的“便宜行事”之权,其实仅限于查找九天玄铁的事务。

    不过他在这里拿出来说他是奉旨巡检京东各州,纯粹就是屁股上绑个老虎尾巴唬人。

    不过他也不怕别人说什么,这年头,像谢长礼这样的地方官员,总不可能打个电话去给高太后确认一下,别说没有电话这东西,就算有,他这级别也不够格。

    反正连官家和高太后这样的人他都忽悠过了,杨怀仁觉得他的忽悠名单里多出一个齐州知州来,算是抬举他了,毕竟跟前边两位大咖比起来,谢长礼根本就不算是个事。

    谢长礼听了这话,是不敢有什么怀疑的,杨怀仁说的铿锵有力,手里还举着个玉牌子,他连看都不敢看,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下官该死,不知上使驾临,言语多有无礼,还望上使见谅。”

    在谢长礼心里,冒充钦差这种事,是不可能也不会有人做的,谁也不会嫌自己命长。何况面前这一位,确实是位三品的开国侯爷。

    谢老儿作为一州至尊,见了一个年轻人都服服帖帖跪拜了下去,齐州衙门里的衙役捕快们也不是傻子,肯定猜到了这年轻书生不是一般人了,也赶忙跪拜下去,连呼“小底无知,冲撞天使大人,还望恕罪。”

    杨怀仁想起当初在开封府忽悠推官救出宗泽那一幕来,眼下的事情更夸张。

    围观的百姓们见衙门里从知州大人到衙役捕快都跪了下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寻思着这个陌生的书生怎么大闹了公堂,还派人打了一众衙役,怎么他们不但不怪罪,还都给跪了呢?

    人群里一个游走于附近个州县做些行商买卖的商人稍微见过些世面,大概猜到了杨怀仁的身份,忽然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了一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出京暗访的钦差?”

    旁边听了这话的人也反应过来,这些百姓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忽然发现齐州城里来了一位微服私访的钦差,何曾见过这等大人物?于是不由自主的也跪拜了下去。

    柯小川无力的伏在地上喘着粗气,抬眼看到杨怀仁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前几日在梁山泊大野坡自己打劫的这一位断了胳膊的书生,竟然是位朝廷的钦差,而且今天,他竟然不记前嫌,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柯小川的姐姐转醒过来,感到后脊梁上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可她现在顾不得自己身体的伤痛了,听见百姓们议论说眼前这个书生是个钦差,似乎看到了拯救他弟弟性命的稻草,忙扑倒在杨怀仁脚下,哭泣着求钦差大人给他弟弟伸冤。

    杨怀仁没想到侯爷的身份不好使,自己忽悠的话语反而起了这么大的作用。

    转念想起《水浒》里烟旋风李逵被派去泰安城协助燕青打擂,完事为了逃避官府缉拿,兀自跑去寿张县抢了县衙自己升衙问案的趣事。

    他心道,李逵那粗汉都能充个县官审理案件,没有理由我杨怀仁这么一个文化人不能升堂问案啊。

    于是杨怀仁也来了过一回官瘾问一回案的小冲动。

    他把柯小川的姐姐虚扶起来,然后清了清喉咙,朗声对百姓们说道:“本使奉旨巡检京东各地,路过齐州顺便回家探亲,不料想遇到了这么一件案子。

    谢长礼谢知州断案有误,本使今日便亲自升堂查问此案,诸位相亲请起吧。”

    说罢拨开跪在他面前的谢老儿,准备走上堂去。那几个躺在地上的衙役这时还没有起来,却挤着眼睛露出点眼珠来偷看堂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怀仁看在眼里,朝他腿上踹了一脚骂道:“别他姥姥的装死了,你眯着眼睛用旁光瞅了半天了,该起来站班了。”

    躺在地上的衙役见被人家戳破了自己的死尸戏,估计也心情是万分激动,或许想着,原来哥们不仅仅是个“死”跑龙套的,还有台词呢?

    看来这位钦差大人真是慧眼识珠,哥们将来一定攀上演艺生涯的新高峰,绝不辜负钦差大人的一番栽培。

    众衙役于是又重新整理了衣衫,站成两列分列在大堂左右两侧,手中水火棍胸前斜立摆好,就等着钦差大人升堂。

    杨怀仁十分新鲜,自己走到了大堂暖阁之上,做到了那把太师椅上,挪了几下屁股,坐舒服了才抓起面前几案上的惊堂木来仔细瞅个究竟。

    天霸弟弟更是开心的不行,以前是个吃不饱饭的叫花子,如今跟着杨怀仁不但能吃饱饭了,今天动手打了官差,竟然啥事没有,乐得他也跟在杨怀仁后边走上了暖阁,看看旁边还有一把给师爷坐的位置,便坐了下去。

    杨怀仁一抬腿,才想起来那个小胡子师爷还在几案下边藏着,他使劲踢了他一脚骂道:“你他姥姥的属乌龟的吗?赶紧给老子出来!”

    小胡子师爷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跟谢老儿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看看堂上他们的座位都被占了,又不敢开口埋怨惹了钦差大人不高兴,只好耷拉着脑袋站在了杨怀仁身后。

    “啪”的一声,杨怀仁把惊堂木打在了几案上,堂下众人都低下头去,站好了队伍的衙役们却抬头看了过来,好像等待着什么。

    杨怀仁第一回坐在这个位置上,也不知道怎么升堂,便转过头去看谢老儿。

    谢老儿凑到他耳边悄悄说道:“上使大人,该喊升堂了。”

    “哦,哦,知道了。”杨怀仁又敲了一次惊堂木,才学影视剧里青天大老爷的模样拖着长音喊道:“升——堂——”

    怪就怪在他模仿的太投入了,这一声“升堂”竟然表现出了有远渐近和似有回声的音效出来,喊完了连他自己都想笑了。

    衙役们这才把手里水火棍有节奏的敲打了起来,两个字的台词也倒念的很像那么回事,他们嘴巴张得跟男低音似的唱到:“威——武——”

    等他们的这个超长的长音结束,杨怀仁才对下面跪着的众人问道:“堂下所跪何人?有何冤情,速速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