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这是一起仇杀!
    ,!

    犯罪的四要素,分别是犯罪条件,犯罪地点,犯罪时间和犯罪动机。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无来由的爱,也没有无来由的恨。

    一个人,残忍的杀死另一个人,原因无非有几点,或者是为了感情,或者为了仇恨,或者是为了财富,或者是为了满足一个不为人知的yu望。

    杨怀仁惊异的发现,除了一滩血泊之外,血泊周围的血点子并不是朝同一个方向喷溅的,有一些可以清楚的断定是垂直落下的!

    这又是什么原因?

    杨怀仁站起身来,退开几步,或许换个视角可以看清晰这些血迹产生的原因。

    他渐渐的围着那摊血泊绕着走了一圈,走着走着,忽然脑袋被什么砸了一下似的,然后就想明白了。

    这是一起仇杀案!

    凶手残忍的连续刺了死者许多刀之后,死者受伤倒地,但还没有立即死去。

    而凶手也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围着奄奄一息的死者,手上拿着还在滴着血的刀,走了一圈又一圈,他在欣赏他的作品,享受着张恭庵的生命渐渐逝去的那最后的一刻。

    所以地上有一圈血点子是垂直落下的,虽然被踩乱了许多,但是离远了看过去,还是能看出来有一个血点子围成的圆圈。

    凶手看着仇人慢慢的死去,他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他当时的心情有如何?他在想什么?

    想到那一幕,杨怀仁感觉脊背上一阵刺骨的冰凉。

    这明显不是冲动杀人,而是有预谋的一起仇杀,可是问题也随之而来,这个凶手非常聪明,刚下了一场大雪,很容易留下他来过的痕迹,所以他直接从正门进入了房间。

    如果凶手和死者是仇人,那么他们一定是认识的,屋子里并没有明显的打斗的痕迹,也没听张家人听到争吵的声音,那么凶手必然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发动了攻击。

    张恭庵也并不是等闲之辈,他身体强壮有力,也许只是因为吃醉了酒,才没有做出有效的反抗,甚至连叫喊一声都来不及,就被一刀刺中了要害,从而失去了反抗能力。

    那么凶手一定是个会武功的人!

    杨怀仁唤来小胡子师爷,把自己的判断详细的分析了一遍,让他写下来作为备忘录。

    接下来要做的,是让捕快也衙役们分散在张家和张家周边的地方,寻找有可能凶手扔掉的凶器。

    然后就是对张家所有人进行问询,特别是前院的张家家仆,看他们有谁从昨夜最后一次见到死者张恭庵之后的时间点开始,到今早发现他的尸体这段时间内,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过张家。

    很多时候,也许杀人凶手就在死者身边,那么张家所有人,除了张恭庵的母亲张吕氏之外,都有可能是疑犯。

    杨怀仁之所以首先排除了张吕氏,一是因为他相信虎毒不食子,二是因为张吕氏这个年纪,杀只鸡都费劲,怎么可能杀人?

    可巧合的是,昨天张吕氏给家里仆子丫鬟们放了旬假,除了贴身伺候张吕氏的一个老妈子,其他人都回家了。

    而他们也是今天早上才回到张府,发现张恭庵尸体的巳时,正是他们刚回到张府,都去了张吕氏的小院里给老人家请安。

    所以从昨夜到今天早上,张家除了死者和一众女眷,并没有其他人了,柯小川早上来讨债的时候没见到人,也是个巧合。

    也许凶手很了解张家仆子们放假的日子,才做出了在这一天动手杀人的计划。

    杨怀仁吩咐衙役们对张家的家仆一一进行问询,确定他们放假回家这段时间内的行踪,确定他们都没有在这一天时间里回过张家。

    犯罪现场并没有找到任何有指向性的线索,所以还要从死者的尸体上寻找新的线索,杨怀仁决定回衙门的殓房听听仵作验尸之后有什么新的发现。

    谢老儿被杨怀仁打发回去歇着了,他跟着就是一个累赘,一点帮也帮不上。

    天霸弟弟先回家报了个信,让杨母和何之韵安心,又请了连子庚他们几个内卫过来,或许凭借他们的职业嗅觉,会发现些什么。

    玄参是个郎中,杨怀仁觉得让他来验一验尸体,或许比仵作更加仔细,于是玄郎中给柯小川做了初步的治疗和包扎之后,开了几服补身子的药,又被唤到了衙门里来。

    齐州衙门的殓房在衙门北边,紧挨着齐州大牢。古代人迷信,衙门的殓房不是建在地面上的,而是挖个大坑,建在地下,然后在这上边还要建一座房子,房子里摆一块开了光的镇魂石碑,算是压住冤魂野鬼。

    杨怀仁领着自己内卫的几个属下和一众捕快进了殓房,没想到建在地下的殓房比地面上还冷,加上光线昏暗,处处都露着一股阴气。

    衙门的仵作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仵作这职业在这年代也是贱业,基本都是一家子代代传承下来的,寻常百姓不太会自愿加入到这个行业里来。

    但是干仵作这一行,其实是十分有油水的。衙门给的薪俸,其实不过二三百钱,也就刚够一个人吃饭穿衣,但其实衙门里的工作量是很少的,像齐州城里住了三十万人,一年到头凶杀案也没有多少。

    他们平时更多的,是干一些替人收尸的活。古人对死亡的认识,除了有明显的原因,比如疾病等原因死亡之外,其他的意外死亡,总会让衙门的仵作去鉴定一下死者死亡的原因。

    或者不是本地人死在了齐州,也由衙门安排仵作给他们收尸,然后送到寺庙的停尸房里等待他们的家人来领尸。

    无论干什么样的活,这种工作都是十分晦气的,所以习惯上仵作做了他该做的工作,死者的家属都会给些洗手钱,这种洗手钱多则上百文,少则几十文,所以要给仵作每月的实际收入,是平常做工的百姓的两倍甚至几倍之多。

    但是受限于他们的知识程度,当发生了命案的时候,他们的填写的尸格,也就是验尸报告,其实是十分粗糙的,比如张恭庵的尸格,就只说“胸腹中数刀,流血而亡”简单几个字,就算完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