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筛选疑犯
    ,!

    当杨怀仁站在旁边听了几个人和死去的张老虎之间有什么仇怨和纠纷之后,他越来越明白这张老虎是个什么货色了。

    “俺是城外南槐树村养猪的豚户刘二狗,代表俺们村里所有的豚户来问张家讨要大肥猪钱,前三个月张老虎一共从俺们村里提了八头大肥猪,总共欠着俺们十八贯零三百七十钱。”

    书吏记录下了他的姓名籍贯和地址,然后问道:“你说的他欠你卖猪钱,可以凭证?”

    刘二狗掏出一摞草纸来,每张草纸上都画了个猪头,下边写了个数字,然后在那个数字上有个红色的手印。

    想来这应该就是张老虎从人家那里提了猪,给人家留的取钱的凭证,由于读的书少,所以就用了画猪头,按手印的方式。

    这种方式在古代不太识字的小商贩之间也很常见,书吏经常下乡去收缴赋税,也认识这位养猪的刘二狗,所以并不怀疑这些欠单的有效性,让他拿着欠单去后边领钱。

    刘二狗见能领到猪钱,开开心心的去领了钱,往外走的时候还跟几个相识的吹嘘起来。

    “平日里跟张老虎要猪钱,那叫一个费劲,多半要拖上一年半载,而且每次都要少给不少,没想到现在他死了,卖猪钱一个子儿都不少的痛痛快快要回来了,早知道俺刘二狗早把这天杀的恶霸给宰了。”

    一位老者忙制止了他继续吹嘘,“咦,可以不敢乱说。听说今天来了个京城的大官正在勘查这个命案呢,小心被他们抓了你去打板子。”

    刘二狗笑呵呵的说道:“木事,反正人又不是俺杀的,嘿嘿……”

    杨怀仁撇嘴一笑,像刘二狗这样的,应该就是要筛选掉的,从他的言谈举止来看,他怎么都不像是个因为张老虎欠了他卖猪钱就能痛下杀手的人。

    当然,事情没有那么绝对的,杨怀仁后世曾经看新闻看到个奇葩的案例,两个邻居,就因为楼道里共同的水电费搞不清楚,几块钱的事,导致了因怨恨杀人。

    所以说养猪的刘二狗为了张老虎短了他几十文卖猪的钱,长期怀恨在心,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只不过对比起凶手作案时没有留下任何指向性的线索这种缜密,还有过度杀戮这种仇恨极大的犯罪表现形式来看,这个刘二狗是凶手的可能性的确不大,所以杨怀仁只会把他列为低等程度的怀疑对象而已。

    接下来的几位,也大都是类似的情况,张老虎仗着自己会点武功,纠集了许多当地的地痞无赖做帮凶,在齐州城里可以说是作恶多端。

    而且做可气的是,张老虎专门欺负弱小,对于有钱有势的人家,他从来也不怎么招惹,偏偏就欺负穷苦百姓。

    像柯小川的姐姐柯小巧,在西市摆个馄饨摊子赚些辛苦钱,就是典型的被张老虎欺负的对象,他去白吃白喝也不是一天半天了,西市上哪一个摆摊卖早点或者小食的小贩没被他欺负过?

    小贩们没钱没势,也只有任由他白吃白喝白拿,敢怒不敢言。也曾经有人报了官,希望官府能出面惩戒张老虎一下。

    可惜谢老儿这种糊涂父母官,一听是这种小事,从来都是不管不顾,打发了这些告状的人了事,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他都装作耳聋眼瞎,在自己齐州衙门的高墙之内躲清静。

    知州都不管,他手下边那些小官小吏就更不会得罪一方恶霸管这种闲事。

    也正因为这样,张老虎更加肆无忌惮的在西市上横行霸道。

    杨怀仁听了一会儿,来讨债的人大都是这些人讨要些几百几十文钱的欠款,而且大都也没有凭据,但是他们之间都能互相作保,书吏们也大都知道他们所言非虚,所以也满足了他们要回自己的辛苦钱的要求。

    这样低等程度嫌疑的人太多了,在杨怀仁看来,这些人不像是能预谋很久,然后做出杀人这种事的人。

    而另一部分,属于被张老虎以及他的手下打伤过的,来讨要医药费。

    这种人可能对张老虎平时的做法有些不满,曾经做出过反抗,或者就是那些曾经报官的人,受到了张老虎的记恨,才被他打击报复。

    要说仇恨,这种人应该比欠钱的人要多出不少,这一部分人应该列入中等程度的嫌疑人行列,杨怀仁会要求捕快们尽快对这些人的背景进行一番调查,看看除了表面上事情,他们和张老虎之间有没有什么未知的更大的仇怨。

    而像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种高等程度的仇恨,这将近三百人里还真是没有,看来张老虎也不是傻子,他摸清楚了州官的想法,所以大恶不做,小恶不断,被百姓们恨的牙痒痒,却又找不出能真正做出杀人之事的理由来。

    杨怀仁看着书吏们记录了那么多人,却实在找不出一位能有杀人可能的嫌疑人出来。

    正无计可施之时,他偶然听见人群里有几个人的争吵之声。

    “喂喂,田郎中,咱们都是来要账,是不是要分个先来后到?你刚才明明在洒家后边的,怎么我上个茅厕的工夫,你就溜到洒家前边去了?”

    一个三十出头的大胡子胖子拽着一个瘦干的五十来岁的大夫模样的人非常不满的说道。

    姓田的郎中毫不客气甩开了胖子拉他衣服的手,斜着眼看着他说道:“孙木匠,这就是你不讲理了,谁让你去茅厕了?

    再说张老虎才欠你几个钱?不就推倒了你家院墙吗?不过二三百文钱的事,你知道他欠了我家医馆多少钱诊金药钱吗?二十贯!”

    孙木匠还要争辩,他身后一个四十来岁,却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妇人对田郎中抛着媚眼嗔骂道:“吆吆吆,田郎中这话里的意思,是说张老虎那个死鬼欠了哪家的银子多,就应该排到前头喽?

    照这么说我戴金花应该排到你田郎中前头去,张老虎那个死鬼在咱家翠红院包了咱家的头牌小姐喜鹊儿都快一整年了,可有半年的宿凤之资还没给呢,你算算这是多少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