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狐假虎威
    ,!

    (这一周流量变少,是不是因为大家对悬疑推理剧情不喜欢啊?如果是的话,呼啦圈会尽量压缩这个破案的情节,达到引出人物的需要之外,继续下边的故事。)

    这黄绢一摆出来,周大地和谢长礼等齐州当地官员立即便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立即便跪了下去。

    戴金花刚才还嚣张跋扈,见了她的大靠山,号称齐州城里品秩最高的周大观察使走进来的时候,更是准备威风八面地上前告状。

    当见到往日里在她面前都高高在上的周大人老老实实跪下去的时候,她再扭头看看那个还在慢慢啜着茶水的少年书生,傻了。

    名头这东西,还真不如一张黄绢管用,杨怀仁其实心里想笑。

    黄绢正是那道官家给他的圣旨,只不过上边就一个“准”字和一个大印。

    有这两点就足够他臭屁了,至于黄绢上写的什么,他们不会也不敢过问,所以杨怀仁也没有必要展示给他们看,只要能把逼装出来就可以了。

    “下官兴德军指挥使司观察使周大地拜见上使大人。”

    杨怀仁继续喝着茶,好似无动于衷。过了一会,才慢吞吞地问道:“你便是周观察使?”

    周大地心中有些慌乱,好好的怎么突然在齐州冒出个开国县侯来?而且他还手持圣旨,从谢长礼那里听说这未及弱冠的少年竟然还是个奉旨来京东诸州暗访的钦差,难免畏惧自己平时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被他看破了。

    “正是下官,下官未知上使莅临齐州,有失远迎,还望上使见罪。”

    “有失远迎?”

    杨怀仁笑道:“那就不必了,本使奉旨暗访,本就无心打扰诸位。只是回了老家才知道发生了件离奇的命案,这才现身亲自查办。

    只不过这一查不要紧,周大人在齐州好威风啊,翠红院的一个妇人都胆敢在本使面前仗着周大人的威风污言秽语,不知周大人在翠红楼里下了多少本钱啊?”

    戴金花这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的书生模样的人是什么身份,想起刚才她的飞扬跋扈来,心里后怕不已,浑身瘫软跪伏在了地上。

    周大地气恼的看着她,恨不得冲上去打她几个大耳瓜子。

    宋律里虽然没有明确规定官员不可以经商,但是在这个年代,商人逐利的名声并不好,加上社会地位低下,更被读书人所看不起。

    当了官之后的读书人也不会去自降身价去经商。只不过钱财这东西,谁都喜欢,而且一个当官的,即便朝廷的俸禄已经十分优厚,但一家老小要锦衣玉食,这开销也不小。

    所以一般当官的读书人想多些财路,积攒些家底的话,会从自己的亲戚里或者信任的家仆里找个代理人,以他们的名头来做点什么生意,赚钱以补充家用。

    青楼这一行买卖,无论在大宋哪个州县,都是最赚钱的买卖,可当官的都爱惜自己名声,不会明目张胆的去涉及这一行。

    所以周大地便用了双重代理人的办法,委托了他的娘舅唐大官人,再委托了乐户戴金花去开了翠红院,实际上真正的幕后老板,还是周大地。

    戴金花这妇人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也总拿唐大官人是周观察使大人的娘舅撑体面说事,所以周大地是幕后东家的事情其实齐州城里人尽皆知,只不过没有人敢惹一个朝廷大官,谁也不会说到明面上罢了。

    “上使明察,下官在翠红楼里并无粉盒份子,只是下官的娘舅出钱给一个朋友开了这家翠红院,和下官并无半点关系。

    这翠红院的主人狐假虎威胡作非为,下官实在不知啊,下官回去后一定会让娘舅对这些无聊之人加以惩戒。”

    杨怀仁其实也没打算招惹这个周大地,只不过借他的嘴巴说些软话,好吓唬吓唬戴金花和田郎中,既然目的达到了,也不愿再跟这些人多费口舌啰嗦。

    而杨怀仁对于当官不好在经商做生意的事情,也没有寻常读书人的固执看法,至于谁是翠红院的老板,他也丝毫不在乎。

    “本使一定会查探清楚的,如果真如周大人所说,必不会在官家面前提起此事,不过也希望周大人回去好好约束自家亲戚和下人,不要在齐州城里闹事。”

    周大地已经是吓得满头虚汗,“下官知道了。下官马上去城里最大的太白楼准备一下,今晚宴请上使大人,为大人接风洗尘……”

    “不必了,本使本就是暗访,越少人知道越好,京东路各州各县的官员若都知道本使已经到了齐州,那还暗访个屁啊?

    本使还要审案,你们都回去吧,记得小心说话,若走漏了本使的消息,本使一定会拿诸位是问。”

    周大地和几位其他官员这才站起身来,弓着身子拖着酸麻的双腿缓缓退了出去。

    杨怀仁又转向戴金花,“说说吧,张老虎欠你多少银两,那个喜鹊儿小姐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戴金花如今全身发抖,嘴唇发颤,也不敢嚣张了,老老实实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张老虎即便家中有六位妻妾,却一直就是翠红院的常客,一年多以前,张老虎看上了翠红院的头牌姑娘喜鹊儿小姐。

    这喜鹊儿小姐本是临县一个庄户人家出身的丫头,十五岁的时候便生得十分美丽,后来父母双亡,卖身葬父母才被戴金花买进了翠红院。

    经过戴金花一番调教,喜鹊儿很快便在齐州城里一炮而红,坐稳了翠红院头牌姑娘的位置。

    张老虎十分喜欢她,便要为她赎身。戴金花好不容易遇上一个能给他下金蛋的母鸡,怎么肯轻易让他赎了去?于是开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高价,一万贯。

    张老虎虽然是齐州当地的霸强,也只不过是个靠着老虎帮欺行霸市的一个杀猪卖猪肉的肉贩子,哪里有一万贯的钱财?

    但他又不肯让心爱的喜鹊儿小姐再抛头露面,可又不敢招惹翠红院的后台周大人,便提出来每月拿出一百贯钱来包养她。

    张老虎也正是因为在翠红院花高价保养了这个外室,才搞的他手头不宽裕,于是在其他地方,便巧取豪夺或白吃白喝,变了铁公鸡一般一毛不拔,不肯出一文钱。

    也正是因为这样,西市上大大小小店铺商贩,都让他得最了一个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