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雪地奔行
    ,!

    哎呀我去,杨怀仁忍不住惊叹,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陈年旧事,张老虎、陶勇还有那个香玲儿之间,不就是典型的三角恋?

    这故事总结的说,就是两个小兄弟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然后互相伤害的故事。

    杨怀仁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张恭庵一个卖猪肉和陶勇一个卖羊肉的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却经常要大打出手了。

    两帮人如果说是为了抢地盘抢生意打架,根本就说不通,吃羊肉的和吃猪肉的消费者群体根本上就是不同的,没想到他们为了一个二十年前就自杀了女子,竟相互争斗了二十年。

    照张吕氏这么推断的话,那么这个陶勇确实有推脱不了的嫌疑了。

    从犯罪动机上来讲,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抢走了心爱的女子,自然会怀恨在心;而这个男人如果知道了这个女子和他已经有了孩子,而另一个男人却把这个孩子扔到了河里的时候,这种仇恨就足够他发誓进行一次残忍的杀人报复了。

    而从犯罪能力上来说,陶勇也具有天然的优势,首先他是张老虎的师兄,武功上可能就在张老虎之上,而且他对张老虎的武功底细十分了解,很可能有一招制胜的招数,才导致张老虎没有做出应该有的抵抗。

    其次,陶勇对张老虎一家可谓知根知底,比如张老虎住在书房而不是后宅某个妻妾的房里这样的信息,并不是普通人能够了解的。

    最后,能够知道张家仆役什么日子旬休,又能趁着雪夜杀人,然后安然离去不被人察觉,完全没留下任何指向性的线索,从目前的嫌疑人里找,也只有陶勇有这个本事了。

    只不过,这个陶勇要杀张老虎,可以当年就下手,为什么要等上二十年?

    他没有道理把这种仇恨积攒在心中二十年,让这个仇恨不断的折磨了自己二十年后才动手,难道是因为没有把握,这二十年来是在暗中修炼什么绝世的武功?

    这个也说不通,杨怀仁从别人嘴里侧面了解的陶勇这个人来说,他也是一个练武的粗人,做事也是鲁莽冲动,不像是一个心思缜密,能隐忍二十年这么久的人。

    而且陶勇虽然同样的好勇斗狠,但做生意却老实本分,从来都是童叟无欺,而且跟街坊邻里还有西市上的百姓秋毫无犯,并不是个恶霸。

    不过作为目前嫌疑最大的一个嫌犯,杨怀仁还是打算先把陶勇抓回来问话。

    杨怀仁安慰了一番激动的张吕氏,柯小巧主动提出来要送老人家回家,杨怀仁见天烟路滑,又派了玄参陪着她一起去,送完了张吕氏再送柯家姐弟到了家再回来。

    而他则派人先去衙门里召集捕快,然后领着天霸弟弟、小七、莲子三兄弟以及十几位内卫一同前去陶勇家拿人。

    杨怀仁刚走到大门口,小胡子师爷金镇正赶到大门前,金师爷气喘吁吁的大喊着:“不好了,大,大,大人不好了……”

    杨怀仁气得想扇他,“你姥姥的,骂谁呢,谁说本侯不好了?”

    金师爷这才掐着腰断断续续的说道:“小底知错,大人少怪。不,不是大人,不好了。

    是负责监视陶勇的捕快来报,说是,是陶,陶勇,他在翠红楼跟老虎帮的二当家的李癞子,两人各带了自己的手下数十人,各自带了家伙见面,看样子是要打起来了。”

    “哦?”

    杨怀仁心中疑惑,是不是老虎帮的老大张老虎被杀,他手下的李癞子也同样认为是陶勇下得毒手,所以领了一班小弟跟陶勇报仇?

    齐州城总的来说民风淳朴,多年来并未发生过恶性的刑事案件,像杀人案就已经是很大的案子了,如果陶勇和李癞子两帮人拿着真家伙动起手来,少说也要多添几条人命,如果不及时制止,可能就是十几甚至几十条人命的恶**件。

    谢长礼怕影响他安安稳稳领点退休金的打算,杨怀仁也担心他这才刚刚回了齐州老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要是传到东京城离去,怕是又要被一些无聊的人奏弹甚至是构陷,所以也同样着急。

    说起来翠红楼离杨府的距离也并不太远,杨府在大明湖西畔,翠红楼则是在大明湖风景秀丽的南岸,平时步行也只需要一刻钟的工夫而已。

    可眼下刚下了一场连绵数日的大雪,地上的积雪有一尺余厚,走起来要比平时多费好几倍的力气。

    加上雪停了之后气温骤降,雪层下边的部分已经凝结成冰,路面很滑,要是这样慢吞吞走过去,怕是人家早打完了。

    情急之下,小七自告奋勇道,“侯爷,我轻功好,我背你去!”

    杨怀仁无奈的看了看只有四尺来高的小七,心道就算你轻功再好,也不是会飞的啊,你自己飞檐走壁也许不在话下,可是背上我,别说飞了,跑都跑不动吧?

    陈天霸脑袋里灵光一闪,拍拍杨怀仁的胳膊,然后蹲下去指了指自己的后背,“哥哥,小弟步子大,我背你过去,盏茶的工夫就能到。”

    杨怀仁点点头,看着天霸弟弟两米的身高加上两条大长腿,这个主意还算靠谱。

    说罢天霸弟弟把杨怀仁背在肩上,二话不说就迈开大步,蹭蹭蹭地跑了出去。

    天霸弟弟步子很大,而且跑得很稳,杨怀仁在他背上并没有感觉到颠簸。最让人惊讶不已的是,天霸弟弟不光力气惊人的大,跑起来竟也像猎豹一样迅捷快速。

    杨怀仁在他背上觉得双耳带风,一座座沿街的房子,一颗颗银装素裹的树木,转眼便被抛在了脑后,他忍不住感叹,天霸弟弟若是晚生了千年,博尔特也只能感叹“既生特,何生霸”了。

    入夜的大明湖畔,点点灯火在雪地的映衬下显得分外明亮,阴云散去,一晃明月撒下冷冽的月光,让整个雪夜里飘着淡淡幽蓝的颜色,刺骨的空气中有种令人忍不住胆寒的肃杀之气。

    盏茶的工夫也没用了,翠红楼的招牌已经映入眼帘,几十盏大红的灯笼把一座三层的小楼笼罩在一片暧昧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