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特殊的凶器!
    ,!

    这时的翠红楼里,两帮人似是约好了似的,分别站在过道的两侧,那条过道仿佛是条难以跨越的楚河汉界一般。

    戴金花今天很倒霉,白天让后台大老板周大人在钦差面前丢了丑,回了翠红楼就被唐大官人扇了两个大嘴巴子。

    就算是这样,翠红楼依旧照常营业,戴金花只好捂着个肿脸出来迎客,今晚客人来的倒是很多,可惜没有几个是真来找姑娘的。

    二楼阁台上有零星的几个生面孔只不过要了些酒菜,一楼大堂里两帮子身上还散发着腥臭的屠户汉子们正在对峙。

    人多的一边有四五十个人,带头是个癞子头,这人便是齐州城里霸占着猪肉行市的老虎帮二当家李癞子了。

    而另一边也有二十来个人,领头的大汉身材魁梧,一身腱子肉一看便是个习武之人,只是这人大半张脸都被一块鲜红色的胎记所覆盖,乍看上去有些吓人,这一位便是江湖人称赤面阎罗的陶勇了。

    李癞子三十多岁的年纪,原本只不过是齐州城里一个无赖,因为会些武功,又有些做生意的头脑,才被张老虎重用,后来逐渐坐稳了老虎帮第二把交椅的位置。

    说是老虎帮二当家,其实在张老虎眼里也不过是个狗头师爷罢了,张老虎自从包养了翠红院的头牌喜鹊儿小姐便手头吃紧,那些祸祸西市里小商小贩的坏主意都是这个李癞子给他出的。

    李癞子也不是个甘心屈居人下之辈,以前有个张老虎压着,他还不敢造次,可现在不同了,老大被人杀了,他这个老二顺理成章就会变成新的老大。

    只不过李癞子自知他自己无论武功还是才智,比起江湖上小有名望的赤面阎罗来说,还是差距不小,即便他能当了老虎帮新帮主,将来在跟陶勇的争斗中,也会败下阵来。

    所以李癞子又动了坏心眼,张老虎死了,最大的嫌疑人是谁?这事不用说,齐州城里道上混的都知道是陶勇。

    而他不管真相如何,是不是陶勇杀了张老虎,他要的只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让帮中兄弟们认为是陶勇杀了张老虎就可以了。

    现在老虎帮人多,起码是陶勇手下的三四倍,趁着现在老虎帮还强势,只要挑拨起帮里兄弟们的复仇情绪,跟陶勇豁出命去大干一场,最好能把陶勇给打死或者赶出齐州城,那么将来他就可以安心的做他的新帮主了……

    杨怀仁有点怀疑是不是所有大宋的青楼都是一位设计师设计的,或者说千万家青楼都追赶了东京城里的时髦建设方法。

    但凡是杨怀仁见过的青楼,外观上看就没有什么区别,青楼里边的摆设和格局也是十分相似。

    走到门口,杨怀仁立即感觉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翠红院里的两帮人显然已经对峙了很久。

    李癞子指着陶勇的鼻子骂道:“红脸鬼,你最好识相一点,道上都知道是你杀了俺们家瓢把子,你是自己动手呢还是让本大爷来送你一程?”

    陶勇坐在一椅子上狠狠的盯着李癞子,朝地上啐了一口,大骂道:“放你女良的狗屁,你家瓢把子被人点了天灯,与洒家何干?

    你少往洒家身上泼脏水,洒家还说是你觊觎老大的位子,杀了张老虎呢!”

    “你血口喷人!”

    李癞子转身对身后的弟兄们说道:“弟兄们不要听这个红脸鬼的鬼话,他这是离间之计!他先杀了咱们的瓢把子,下一步就是把咱们老虎帮赶尽杀绝!”

    “哼哼!”

    陶勇忽然拍起手来,大笑着说道:“好一个赶尽杀绝,你摸着你们自己的良心问问,洒家不过一个杀羊卖羊肉的,何时对你赶尽杀绝?是你们老虎帮整日里想着怎么把洒家赶尽杀绝吧!

    李癞子,你那点小心思,还瞒不过我赤面阎罗,就凭你也想当老虎帮新帮主?不如你先去一边撒泡尿照照镜子!”

    李癞子的小心眼被他说破在众人面前,又被他嘲笑自己的癞子头,这让他感觉面上无光,立刻就炸毛了,回身拣了个茶碗摔碎在地上,大喊道:“兄弟们,一山不容二虎,今日不是他死就是咱们完蛋,亮片子跟他拼了!”

    说完他身后四五十个人“唰唰唰”取出腰间的家伙来,一水的杀猪分猪肉用的苇叶生铁屠刀。

    陶勇身后的弟兄们同样亮了家伙,他们手中的刀具非常特殊,是一柄刃长约一尺的尖刺形状的利刃,刃身是三角形的,一面为刃,另一面则是个楔形。

    刃身上一侧有一条明显的凹槽,这样的设计一看便是实用的某种刀具。

    杨怀仁看着他们手中这种特殊的利刃,联想到白日里给张老虎验尸之时他伤口的模样,立即便想明白了。

    这是宋代一种特殊的屠宰羊的时候所用的稻具,或许是因为这种刀具的制作难度较高,会制作这种刀具的工匠只在齐州一代有,所以才没有在整个大宋流行。

    这种巧妙的设计不但让杨怀仁十分佩服当时的能工巧匠的智慧,更让他脑海中生成了一幅用这种刀具屠宰活羊的画面。

    一只肥羊被绑住了四只蹄子,被一个屠夫按倒在地上,屠夫十分有经验,在活羊的第三和第四根肋骨之间找准了心脏的位置,然后快速的一刀下去,直插羊的心脏。

    刀具尖锐无比,十分顺畅的插入活羊体内,准确无误的插在羊心脏里,心脏内的血液因为血压的缘故顺着刀刃上的血槽快速的喷涌出来。

    屠夫可以接到羊血不至于浪费,而活羊在短暂的时间内因为快速失血而没有过多的痛苦便立即死去。

    这样的宰杀活羊的工具和方法,既保证了效率,又因为活羊在死亡的过程中没有挣扎导致肌肉分泌大量肌酸,而保留了羊肉最淳朴的鲜味。

    就是它了!杨怀仁内心有些激动,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原来陶勇和他手下人用来宰杀活羊的这种特殊的刀具,就是刺死了张老虎所用的凶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