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弄他!
    ,!

    眼看一起持械斗殴即将发生,翠红楼门前忽然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两帮人转过头来齐刷刷地向门口的方向望了过来,杨怀仁从天霸弟弟的背上跳下来,气定神闲地顺着那条“楚河汉界”走到两帮人中间。

    “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杨怀仁也心情紧张,他左右两边加起来有七八十号人手持利器,他夹在中间这个和事佬也不好做。

    李癞子见是个富家子模样的书生,只当是个爱管闲事的愣子,并不怎么在意,阴笑着说道:“小子,看你细皮嫩肉的,最好还是赶紧闪开,不要耽误爷爷收拾这个红脸鬼!”

    陶勇毕竟见过些世面,上下打量了一下杨怀仁,便觉得这人不是个寻常舒书生那么简单,再看跟着他来的另外两人,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一个相貌似是个小孩儿,却眼神犀利的矮个儿,心中觉得有异,便偷偷给手下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不要冒然动手。

    杨怀仁对着来自笑了笑,“我若是不闪开呢?”

    李癞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那明年的今日,你便陪着红脸鬼一起过死忌吧!兄弟们,不用理他,跟着洒家给帮主报仇!”

    他本想一脚把挡在他面前的杨怀仁踹开,却如何也想不到,右脚刚抬起来,还没有踹出去,自己个整个身体便向后猛然倒去,跌落在一张桌子上,桌上茶碗食碟摔落了一地。

    李癞子捂着剧痛难忍的小腹,强撑着睁开眼,却没看见是谁攻击了他,只见那个书生面前多了一个小孩,抱着胳膊撇着嘴轻轻一笑。

    在场的所有人大都没看清楚李癞子到底是怎么突然向后倒去的,只有陶勇惊异的看着杨怀仁和他面前的小七,心道果然没有看错,这刚来的三人都不是一般人。

    就说那个孩子模样的人,方才瞬间从一丈以外的地方跳跃过来,快速的一拳打在李癞子的小腹上,便一招把李癞子打倒在地,而陶勇明显的感到,这个孩子并没有用出全力。

    天霸弟弟好不气恼,这时也走到杨怀仁身前,指着李癞子骂道:“我家哥哥好生相劝,你不听也便罢了,怎的还要动手?”

    李癞子在自家兄弟面前丢了这么个大丑,只道是有人偷袭了他。他强忍着腹痛站起身来破口大骂道:“洒家就是要动手怎么了?就凭你们几个也想阻拦?

    你可看清楚了,你们就三个人,洒家身后可是有五十多位弟兄!”

    “我去,人多欺负人少是吧?”

    杨怀仁瞅了瞅天霸弟弟和小七,二人立即会意,分别开口问道:“弄他?(弄死他?)”

    “弄死他?”是小七说的,这哥们在内卫里呆的时间长了,原来就就是干些暗杀的勾当,如今跟了杨怀仁做贴身保镖,还没有从随便取人性命的习惯里改过来。

    杨怀仁琢磨着这李癞子也着实可恨,今天这事多半是这家伙挑起来的,自己方才已经个他脸了,他不但不接着,反而他姥姥的不要脸,那就别怪哥们翻脸了!

    所以他按住小七的肩膀,对天霸弟弟说道:“弄他!”

    对于这种人,弄他最合适了,最好弄的他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弄死他反而便宜了他。

    天霸弟弟得令,张开双臂冲了上来,直接无视看傻了的老虎帮一众小弟,一只手抓着李癞子的衣领便把他提溜起来,接着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口中骂道:“人多欺负人少是吧?!”

    就这么打一巴掌问一句,不出四五个大嘴巴子,李癞子一口黄牙都给打松了,霎时间他耳朵里锣鼓喧天,眼睛里春花烂漫,嘴巴里五味杂陈,脑袋瓜子里七荤八素好不热闹。

    他想挣扎,可不论他怎么伸手去抓,却因为四肢短小,怎么也够不到天霸弟弟半分,双脚乱踢,像是个蹬腿的蛤蟆似的好笑。

    老虎帮的众小弟见二当家的受此大辱,起先还在发愣,顿了一小会儿才反应过来,重新又掏出了苇叶杀猪刀。

    杨怀仁见状,怕天霸弟弟只顾着自己扇大嘴巴子扇的开心,恐不小心受了这些人暗算,于是忙掏出兄中那卷黄绢,高高举起来大声喝道:“本官乃是奉旨的钦差,官家圣旨在此,见此黄绢如圣上亲临,凡在此黄绢前持械者,以欺君论处,夷三族!”

    在场的多是些市井粗人,哪里识的他手中的黄绢就是圣旨?可杨怀仁后边那句视同欺君和夷三族的话倒是真唬住了这些人。

    不论是杀猪卖猪肉还是杀羊卖羊肉的,还有像戴金花这样的不用杀人照样卖人肉的,可都是有家有口的,想想一家人被拖到菜市口开刀问斩,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戴金花早就知道杨怀仁身份,如今再见到这卷黄绢,吓得老老实实跪伏了下去,翠红楼的小姐们本还在窗户后边打开一条缝隙看热闹,这下也都紧闭了门户选择回避。

    陶勇晓得其中利害,忙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人放下手中刀具,带头屈膝跪了下去。

    杨怀仁再转向依旧手持杀猪刀愣在原地的老虎帮的小弟们,冷冷的扫视了他们一眼。

    空气变得越来越冰冷,翠红楼里灯火明亮,时间却是也受不了这冰冷的气氛,似是冻住了一般。

    此时的杨怀仁气场太强大了,那凌厉的眼神比刀子还尖锐,穿透了每一个被他注视的人的灵魂。

    “哐啷!”

    一声刀具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打破了死一样的沉寂。

    老虎帮这边的人群里不知是谁因为吓得浑身发抖,手中的杀猪刀竟把握不住,失手掉在了地上。

    这汉子表情恐惧,随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脑袋埋在自己双手里失声说道:“小底只不过个猪肉贩子,此事跟小底无关,小底上有老下有小,求大人不要降罪!”

    众屠户见状,忙也学了他样子,手中杀猪刀忽然像是仇人一样随手扔的远远的,然后跪伏在地表示今夜之事全是李癞子一人煽动,跟他们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