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二楼的神秘客人
    ,!

    杨怀仁忽然有了个好主意,他现在完全可以化身打烟先锋,借着这个机会拆散这一伙无赖混混,让老虎帮也就此解散。

    “你们平日里纠集在一起自称老虎帮,就是为了在西市里欺行霸市,以后这种事绝对不能再发生了,大家各做各的买卖,各凭本事赚钱,再有扎帮结伙骚扰百姓的事情发生,决不轻饶!”

    众人完全被杨怀仁凌厉的口吻和气场所折服,听着这话之后,也跪在地上连声称“喏”。

    再去看李癞子的时候,他早已经被天霸弟弟几个大嘴巴子扇得已经没有了人样,一张脸肿得鼓了起来,往肉案上一摆直接就能当猪头卖,杨怀仁不得不怀疑天霸弟弟今天用出了他的家传绝学面目全非掌。

    金师爷和一班捕快这时候才赶到了翠红院,一进门看见如此场面就全傻眼了,原本他们还以为侯爷只带了一个人来,怕是摆不平这些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的泼皮。

    而眼前的实际情况却是杨怀仁威风凛凛的站在中间,而他周围则跪了一地的人,刀子也都扔在地上,这就让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至于刚才发生的一切,任他们怎么联想怕是也想不出整个过程来,只是现在看向杨怀仁的眼神不仅仅是畏惧,还多了一些崇拜和发自内心的尊敬。

    “你们来的正好,带陶勇回衙门问话。”

    杨怀仁看着陶勇,陶勇也知道这话的意思,肯定是跟张老虎的死有关。

    他自知现在若是反抗,凭他的本事,就算没有把握打败杨怀仁带来的两位高手,但是他完全可以独自逃之夭夭,他之所以没有逃跑,只是怕他这样做了,说不定官府就会抓了他的手下弟兄们顶缸。

    “这位大人,今天的事情跟洒家手下的弟兄们无关,望大人不要为难他们。”

    杨怀仁微微颔首表示这个你不用担心,心里想的是陶勇也算是讲义气,再说本来就是来抓他这个目前最大的疑犯的,本来也打算为难这些杀羊的羊肉贩子们。

    “只要你老老实实回去跟本官交代清楚,本官自然不会为难他们。”

    陶勇站起身来,推开了走过来押他的两位捕快,昂头挺胸的说道:“不用你们抓,洒家自己自会跟你们回去。洒家没有做过的事,自是问心无愧。”

    捕快询问似的望着杨怀仁,杨怀仁点点头表示认可,然后他对跪在地上的众屠夫们说道:“你们都起来吧,以后安分守己也就罢了,若是再多生事端,聚众斗殴,以贼寇论处。”

    说罢他便领着天霸弟弟和小七走出了翠红楼,陶勇回头望了望他的兄弟们,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二楼露台上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有一桌客人,把今晚整个事情的过程都看在了眼里。

    桌上总共做了四个人,为首的一位是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他长得浓眉大眼,天庭饱满,从面相上看的话,这男人生得甚是气派,虽然只是一身寻常商贾的打扮,却掩饰不住这人高贵的气质。

    他左手边坐着的是一位花甲之年的长须老者,一身教书先生的打扮;右手边是一位四十来岁的粗壮汉子,看装扮似是个练武的武师;而对面坐着的则是一个只有十一二岁年纪的小男孩。

    这四个人出现在青楼里,特别还有一个孩子,总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小男孩好奇的问道:“父亲,这位姓杨的钦差看上去是个柔弱的年轻书生,可说起话来却好霸气啊。”

    为首的男子望着楼下杨怀仁走出大门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啜了手中一杯酒,对小男孩笑了笑,接着跟左右两边的两人说道:“不知王先生和朱师傅怎么看?”

    粗壮汉子粗声粗气地说道:“大官人,这姓杨的小小年纪竟然就被封了个开国侯爷,想来他能有什么功劳?只不过是赵家人面前一条阿谀奉承的狗罢了。”

    姓王的老头对对面姓朱的武师做了个嗔声的手势,“小声说话,咱们这次来到山、东的地界,是有别的事情要办,既然事情和我们无关,就不要惹了其他人注意才好。

    至于这个姓杨的钦差,别小看他样子很和气,看他方才随便几句话,就能把几十个持刀的大汉给镇住,就说明这人不可小觑。

    听他话里意思,他是官家派到京东两路来暗访的,只不过这姓杨的年轻气盛,见了有件杀人的案子,或许是想破了案子向上边邀功,才主动现了形。”

    首位的男子沉着脸小声说道:“难道是赵家人察觉了什么吗?咱们在水泊里的买卖漏了风了?”

    老者抚须想了一下,“应该没有。如果水泊里的买卖漏了什么风声,这位钦差应该在郓州或者郓城县里暗访,而不是在齐州城里忙着断案了。

    这样也好,这人就算有点本事,也不过是个年少的书生而已,咱们的买卖一向小心,明日立即教人送个信去让他们最近收敛一下,应该不会被人察觉。”

    ……

    齐州衙门后堂里灯火通明,谢长礼专门从库房了取了所有的大灯笼挂了起来,又烧了几个铜盆的火炭,让屋子里十分暖和。

    杨怀仁坐在上首的正位上,谢长礼恭恭敬敬的坐在下首,而金师爷在一旁摆开了笔墨纸砚准备记录这次夜间的提审。

    张吕氏也被从新请到了衙门里来作证,同样她那六位儿媳妇也同样陪着她。

    这次不算是正式的升堂,加上是夜晚,所以也没有百姓围观,形式上也简化了许多,衙役们也照旧站班,只是没有了平常喊班的程序。

    陶勇被带了出来,他脸上的那块大红的胎记在明亮的光线下更加显眼,凶神恶煞的面孔之下,却毫无惧意。

    他走进来先跟首位上坐着的杨怀仁抱拳行礼,然后又向对他怒目而视的张吕氏行了一礼,才泰然自若的跪了下去。

    杨怀仁首先开口问道,“陶勇,你可知今夜带你到衙门里来,所为何事?”

    陶勇不疾不徐的回答说:“洒家知道。一定是张家妈妈误会是洒家杀死了她的儿子张老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