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夜审陶勇
    ,!

    杨怀仁见陶勇如此说辞,也早想到他不可能一问之下立即就承认他杀了人。

    只是陶勇从被抓到现在被审问,一直没有半分心虚的表现,而且方才用“误会”二字,似乎在表达此事好像完全和他没有关系一样,让杨怀仁也有些怀疑,最起码他不像是直接动手杀人的那个人。

    毕竟犯罪动机和实际犯罪是两码事,目前来看,陶勇正是那个满足了犯罪动机和犯罪条件而嫌疑最大的人,但杨怀仁不会因此就糊涂到直接认定了他就是凶手。

    要证明一个人有罪,必须有充分确凿的人证物证来证明他的犯罪行为,不然就算是有人主动承认,也不能因此就判定了他的罪行。

    “陶勇,本官问你,昨夜亥时到子时你在哪里?”

    陶勇想也不想便答道:“那么晚了,洒家自然在家睡觉。”

    “可有人证?”

    “呃……洒家光棍一条,哪里来的人证?”

    “那就是不能证明那个时辰你不在杀人现场了?”

    “哼哼,不能。不过大人也不能证明洒家在杀人现场吧?”

    两个人针锋相对,不论杨怀仁怎么问,陶勇都对答如流,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在作案时间上没有办法抓住他的把柄,杨怀仁又想起凶器的事情他总不能抵赖了吧,接着问道:“你摘下你杀羊用的屠刀来,呈上来给本官查验。”

    陶勇顿了一下,不过还是解下了他腰间的长刃交到了一个捕快手里。

    杨怀仁把长刃从皮逃里取出来,在灯烛下自己查验了一番,果然刀刃的一面平滑一面是个血槽,和张老虎尸体上的伤口基本吻合。

    “陶勇,你随身携带的屠羊刀和死者张老虎身上的刀伤伤口是一致的,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张吕氏一听立即愤怒的要上前跟陶勇拼命,却被身旁的捕快拦住了,她又一次好嚎哭起来,跪在地上叫喊着,“老身就知道是这个红脸的恶鬼杀了庵儿,求大人为民妇做主啊……”

    陶勇双眉紧蹙,表情严肃,义正言辞的说道:“大人明察,就算大人判定了杀死张老虎的人用的凶器是与洒家相同的屠羊刀,也不能说就是洒家杀了人!

    这齐州城里又不是洒家一家屠宰羊卖羊肉,算上齐州周边的各县各镇,有这样的的刀具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啊!”

    “有这样的刀具的人确实是不少,但跟张老虎有不共戴天之仇,又有足够的能力将他杀死然后安然离去的人,恐怕齐州城里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这……”

    陶勇继续面不改色的辩驳道,“大人,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也许是有人知道洒家跟张老虎之间的仇怨,故意用了屠羊刀杀人,目的就是陷害洒家呢?”

    杨怀仁感叹陶勇的确不愧是个见过世面的江湖中人,在这样的场面下,寻常小百姓早就吓得双腿发软了,而他竟然并没有任何慌乱,仍旧思维清晰,口齿清楚的表达了他的意思,让杨怀仁也无法找到他话中的疑点。

    他在江湖上人称赤面阎罗,就是因为他胆大心细,也许就算他见了真阎罗,也不会慌了手脚吧。

    正在杨怀仁对陶勇束手无策之时,一个捕快跑了进来,大喊着“找到了!找到了!”

    “可是找到凶器了?”

    这捕快身上好像冻了一层冰碴子似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道:“回禀大人,正,正,正是!”

    说罢从背上取下一个包袱来,解开包袱之后,一柄被一块血布兜起来的屠羊刀露了出来。

    杨怀仁心中大喜,“从哪里找到的?”

    捕快答道:“回禀大人,按照大人的吩咐,我们两班捕快分别在张府和张府周围的街道里搜寻了一下午,当时并没有发现任何类似的利器。

    入夜以后,兄弟们正要散了回来复命的时候,小底口干舌燥,本想去张家门前的一口水井里打口水解渴。

    大人也知道,这大雪下了好几天了,齐州城里的河水和湖水都结了冰,可井里的水由于深在地下四五丈的地底,除了上层表面结了一层薄冰之外,下边的水并不是封冻的,而且咱们城里的井水都是活泉水,也不算很凉。

    这几天因为天寒,加上路滑不好走动,大家也就都懒得出门打水,都是从院子里或者房檐上刮一层雪回屋里烧水饮用,所以井水的薄冰之上覆盖了一层雪层并没有被怎么破坏过。

    白天的时候我们往井里看的时候,看到一层雪完好无损就以为凶器不会是丢落在井里的,可当小底一只桶子扔下去,敲碎了那层薄冰之后,忽然隐约看见井底竟然有反射的寒光。

    小底赶忙找来兄弟,把小底绑在一根绳索上放到井下边。小底到了井下,发现那道寒光果然是一柄利器,想来谁会把一把利刃无缘无故扔到井里呢?

    当时就想,肯定是凶手杀人之后随手把凶器丢在了井底,所以小底冒着寒冷跳到井水里把这把利刃取了上来,也顾不得浑身寒冷,一路跑来禀告大人!”

    “嗯嗯,不错,你确实受累了,看赏!”

    杨怀仁看着谢长礼说道:“给这位捕快兄弟赏两贯钱如何?”

    谢长礼知道这是让他出钱呢,在钦差面前也不敢反对,只好附和道:“对,上使说的太对了,该赏,你明日便去本府账房那里支两贯钱赏钱。”

    捕快心里乐开了花,两贯钱可相当于他三个月的收入了,算是没有白费他受冻受累了一整天。

    他把那把从井里捞上来的屠羊刀送到了杨怀仁面前的桌案上,然后喜滋滋地躲到一旁的一个火盆旁边取暖去了。

    杨怀仁拿起这把还带着些冰凌的屠羊刀和陶勇的那把刀对比了一下,果然是同样形制的一把屠羊刀。

    可再仔细观察之下,他又发现了些怪异之处。陶勇的那一把,应为平时经常宰杀羊羔,看上去旧了一些,刀刃上有明显的经常打磨过的痕迹,所以也保持着不错的锋利和尖锐度。

    而新送来的这把井中找到的屠羊刀,明显是一把没有用过的新刀,刀刃上没有任何用磨石打磨过而留下的细微的划痕,但是刃尖的部分却打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