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二娘认罪
    ,!

    张吕氏突然惊醒过来,拽着杨怀仁的胳膊急切地问道:“大人,你刚擦所说的话可是真的?老身的孙女还活在人世上?她现在在哪里?”

    杨怀仁扶着张吕氏坐下,“张妈妈,当年那个女孩儿确实还活在人世上,不过很抱歉,她不是你的孙女。

    刚才陶勇那些辩驳之词,其实是本官故意让他那么说的。香玲儿当年因为父亲抛弃妻女的事情,加上卖身青楼,所以对男人有种天生的敌意和不信任。

    当她遇到两个同时爱慕她的男子的时候,在陶勇和张恭庵之间,他选择了前者,正是看中了陶勇的厚道。

    胎记这种事,的确不能判断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是从香玲儿的性格判断,既然她身心都交给了陶勇,就不会再找第二个男人。而那个孩子,的确是陶勇的。

    本官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激怒梁二娘,她打了陶勇那一巴掌,并不是因为陶勇不承认杀死张恭庵的罪行,而是因为那些话伤害了她对她姐姐的感情。”

    张吕氏失望的慢慢松开杨怀仁的手臂,低着头又坐了回去。

    张姚氏却嗤笑道:“大人真会编故事,民女从姚家出阁,当年那是好多人都能做见证的,可大人偏偏说民女姓梁,真是奇怪。”

    “你不用再狡辩了,我查过你的籍贯了,昨夜便派人去你所谓的老家查过,那个村里确实有两户姓姚的人家,一家根本没有女儿,另一家两个女儿,可她们都嫁给了同村的人家。

    本官派去的人只不过稍加威吓,他们便交代了实情。十几年前,这个姓姚的樵夫进城去你当年做厨子的哪家酒楼里卖柴,你给了他五贯钱,让他谎称是你父亲,你才从姚家出阁嫁进了张家。

    倒是梁家在八里铺子还有一家亲戚,本官同样派人去查过了,这些年你偷偷给了他家不少接济,难道这些还不能证明你的身份吗?”

    张姚氏脸色立即就变了,眼神闪烁着想再找什么理由来推脱。

    杨怀仁盯着她说道:“本官之所以能知道这些,除了找到了当年张府那位老妈子之外,你身上的味道出卖了你。

    说来也巧,咱们其实是同行,本官能被官家封为开国县侯,也是因为本官的厨艺。本官的嗅觉和味觉比常人要好上一些。

    昨天我走过你身边的时候,便闻到了你身上有两种味道,第一种便是油烟味,问过了你家仆子,才知道你厨艺不错,你自己和张妈妈的饭食,都是你亲手做的。

    其实这个也说明白不了什么,像本官也是一样,家里有仆子做饭,但是仍然会自己下厨,这也许就是厨师的缺点,总认为自己做的东西才是好吃的。

    第二种,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檀香味。还记得张恭庵的书房里那个供奉的香玲儿画像下边香案上那个香炉吗?就是那里边的那种味道。

    本官一开始也没有特别在意,书房里燃些檀香,本事正常不过的事情,何况张老虎供奉着香玲儿的画像,天天都燃一些檀香就更稀松平常了。

    可到后来我从新回忆案情的时候,才越想越不对劲,你作为张恭庵现在的妻子,为什么要替他以前深爱的那个女人供奉香火?

    难道是你真的那么大度,还是你在刻意讨好张老虎?可这完全没有必要,如果有用的话。为什么其他的几个妾室没有这么做?

    最奇怪的是,今天中午本官去犯罪现场勘察之时,房间里竟然有浓烈的檀香味,说明昨夜那个香炉里是燃过香的。

    张恭庵是前天夜里亥时到子时之间被杀的,如果是之前点过檀香,早上就散的差不多了,唯一的解释就是檀香是他死后才被点上的,之后整个房间紧闭了门户,才没有让那个气味散去。

    也就是说,凶手杀了张恭庵,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祭拜了香玲儿之后,才冷静的离开了杀人现场。

    昨天一整天,我只在三个人身上闻到了这种特殊的檀香味,除了张恭庵的尸体上和你的身上,另一个人让我十分惊讶。

    我不敢相信我的推断,于是连夜让手下打探齐州城里出售这种檀香的店铺。齐州城虽然大,可这种檀香的味道太特殊了,只有一家店里出售。

    过这家店老板的账目之后,发现正是你经常去这家店里买这种檀香,而第三个身上有这种味道的人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那本账本上……”

    “你不要说了!我就是香玲儿的妹妹梁二娘,人是我一个人杀的,跟旁人无关!”

    梁二娘打断了杨怀仁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神情有些激动,“我恨死了张恭庵,杀了他就是为了替我姐姐报仇!”

    大堂上一片哗然,张吕氏更是怔怔地望着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她儿子不怎么管家里的事情,平日里都是张姚氏操持着张家内外事物,即便没有得到张恭庵的疼爱,却一直非常本分的侍奉着她,对张恭庵的另外几个妾室也以善相待,怎么都不像是一个能谋划了十几年的杀人恶魔。

    杨怀仁知道她这是怕他说出第三个人的名字,要一个人顶了所有的罪名了。不过这个人现在也不着急说出来,先听听她怎么个说辞再做打算。

    梁二娘害怕杨怀仁继续往下说,忙自己交代了她的犯罪过程。

    “我想杀了张恭庵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不光是我,你问问他另外的五个妾室,哪一个不想亲手杀了他?

    你们知道她们在张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守活寡根本都不算是一个女人最悲惨的,张恭庵从来没有把他的老婆当人看待,他就是个魔鬼!

    嫁到张家的目的,确实如大人所说,就是为了有一天能亲手杀了他,替我姐姐报仇!”

    梁二娘越说越激动,脸上那扭曲的笑容,让人见了感到恐惧!

    “老天有眼啊,我嫁进了张家,发现张老虎是虚的,他不是个男人,他永远都不会有孩子,哈哈!想到他每天都在被这种事心灵上受到折磨,我就非常满足。

    不过他还是娶了一个又一个女人,整日里往青楼里跑,为的就是掩饰这一点。

    大人确实聪明,不过有一点你还是说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