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另一个帮凶
    ,!

    “哦?本官哪里说得不对?”杨怀仁疑惑地问道。

    梁二娘脸上本来诡异又阴郁的笑容不见了,又换了一副愤恨的表情,她咬牙切齿地说道:“张老虎娶了这些长得像我姐姐的女人,并不是为了思念她,把我们当我姐姐的替代品!

    当年他追求我姐姐香玲儿,没有得到回应,他便认为这都是女人的错,从此便恨上了所有的女人!特别是跟我姐姐样貌长的相似的女人!

    他把这些女人娶回来,并不是单纯为了占有她们,而是为了报复女人,为了虐待她们!

    我孝顺婆婆,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除了掩饰我的真正目的之外,更是为了让张吕氏保护我不受他迫害!你问问这些女人,她们以前都过的什么日子?!”

    她突然凶狠的拽过一个离她最近的张老虎的妾室,猛得用力扯破了那个女人的衣袖,露出了一条伤痕累累的胳膊来。

    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痕里,有新伤也有有旧伤,有皮鞭抽过的抽打伤,也有棍棒击打造成的淤伤。

    那个女子在众人面前被撕破了衣袖露出了胳膊,又羞恼又恐惧,想抽回来,却又被梁二娘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臂不松手,只能紧闭双眼独自发抖。

    梁二娘情绪更加冲动了,直到让所有人都看清了那根没有了原样的伤臂,才慢慢松开。

    “张恭庵每天夜里都要喝个大醉,然后就去后宅里打骂这几个女人出气,从她们进了张家门,哪一天不是过的战战兢兢?

    每天夜里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现在还时常出现在我们的耳边。

    每次她们被毒打之后,甚至三五天下不了床,而张吕氏这个当娘的,也只不过是安慰几句而已,她又何曾真心疼爱过她这些儿媳?”

    杨怀仁不敢想象,只好叹气。想起昨天大堂之上这几个女人围抱着张吕氏哭泣的样子,他这才明白她们不是因为死了丈夫而悲伤,而是在替自己那些悲惨的日子悲伤。

    也许内心里她们更庆幸张老虎死了,那些泪水,更是替她们自己摆脱了地狱般的生活而庆祝。

    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可现在连儿子都死了,如今白发人送烟发人,张吕氏心里也对这几个儿媳有愧疚,唯独对梁二娘恨极了,她竟猛然冲过来掐住了梁二娘的脖子,口中大骂道:“你这个jian人,老身今天跟你拼了!”

    梁二娘也不反抗,只是咬着牙死死盯着眼前的老妇,眼神里全是快意,仿佛正享受着张吕氏的疯狂。

    几个衙役急忙冲出来掰开了张吕氏掐住梁二娘脖子的双手,把她拉在一旁,她却仍然挣扎着要冲回来,嘴里不停的骂着“jian人!jian人!”

    梁二娘咳嗽了几声,忽而仰天狂笑起来,“我是jian人,你又是什么?!你当年连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都能下得去手,你不比你那个魔鬼的儿子好到哪里去!”

    陶勇在一旁看呆了,他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了这样。其实他现在关心的,已经不是谁杀了张老虎,又是怎么杀的,他关心的是,杨怀仁昨天夜里告诉他,他和香玲儿的孩子,很可能当年并没有死。

    可听了杨怀仁前边的推理,他又开始担心起来,难道梁二娘杀死了张老虎,那个孩子就是她的帮凶?

    那个第三个身上有那种特殊的檀香味道,被杨怀仁发现的人,又是谁?

    梁二娘似有心事,她渐渐平静下来,“前天半夜,我路过张老虎的书房,发现他又喝醉了,躺倒在地上睡过去了。

    我觉得时机到了,于是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屠羊利刃,偷偷的走进书房,在他身上乱捅一气,直到鲜血流满了一地,确定他不可能活下来的时候,我才停手。

    看着他的尸体,我突然有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爽快,我终于替我的姐姐报了仇,终于替这些无辜的姐妹们报了仇。

    然后我便给姐姐的画像上了三炷香,然后掩好了房门,悄悄的离开,确实像杨大人说的,为了用这把屠羊刀陷害另一个仇人陶勇,我故意把杀人凶器抛进了张家门前不远处的一口水井里。

    只是因为前天夜里下着雪,那把刀扔进了水井里,竟然没有被立即发现,也幸亏那个搜寻凶器的捕快口渴难耐之下要打水喝,才最终发现了它。

    事情就是这样,张老虎是我亲手杀的,不过我一点儿也不后悔,杨大人,你判我的罪吧。”

    “呵呵,”杨怀仁笑道:“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你说的只是真相的一半,因为你还有另一个帮手。”

    说罢杨怀仁看向了大堂外边的和本案有关的一干人等。

    突然从人群里走出一个人来,缓步走进了大堂,慢慢的跪在了地上,平静的说道:“另一个人,就是我。”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怎么可能是她?!

    陶勇牙齿打着颤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结结巴巴的问道:“是,是,是你?你就是我的女儿?”

    柯小川也跟着冲了进来,疯了似的大声叫着,“姐姐,你是怎么了?你怎么可能是她杀人的帮凶?”

    梁二娘无奈的闭上眼睛,深深叹了一口气,“你为什么要走出来?让姨娘一个人来背负这罪名就好了,唉……”

    柯小巧给她一个温暖的微笑,“姨娘,事情是我们两人做的,既然已经败露了,就让我们两个一起在黄泉路上做个伴吧。”

    杨怀仁先安抚了下情绪激动的柯小川,然后说道:“这件事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可命运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

    十八年前的一个夜晚,张吕氏贴身的老妈子奉命把香玲儿的女儿扔到小清河里淹死。

    可老妇人在河边犹豫了很久,看着襁褓中哭泣的孩子,终于没有下了狠心,她重新回到城里,找了一户心地善良的好人家,把孩子扔在了他们家门口。

    这户人家的主人刚刚成亲,还没有孩子,见这孩子可怜,便收养了她。这户人家,就是在西市上以买馄饨为生的柯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