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真正的凶手!(上)
    ,!

    谢老儿站起身来凑到杨怀仁身边悄悄的问道:“上使大人,这案子已经清清楚楚了,梁二娘和柯小巧为了给香玲儿报仇,联手杀死了张恭庵,不如早点结案吧。”

    杨怀仁笑着拱了拱手道:“谢大人,本官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她俩真不是凶手,而真正的凶手,也真的不是人。

    谢州尊不如听本使把故事讲完,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谢老儿疑惑的看着他,苦着脸又退了回去。

    杨怀仁的目光扫视了大堂内外被他吓得精神错乱的所有人一遍,才缓缓的说道:“本官绝对不是信口胡诌,这真正的凶手,虽然不是人,也不是鬼怪,所以大家不怕害怕。

    这要从昨天我从柯小巧身上嗅到了那种特殊的檀香味说起……

    昨日大堂之上,我很奇怪这一点,柯小巧身上为什么有这种味道呢?难道她昨夜去过张老虎的书房?

    一开始我觉得这十分不合理,也觉得可能是恰巧她也用了这种檀香来供奉先人,并没有往她身上想。

    昨天查探了一天,最后总结所有已知的线索,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人,那就是陶勇,当时看来,也只有他有动机也有能力做到杀死张老虎,而能够安然离开犯罪现场,而且,他并没有能证明他前夜亥时不在犯罪现场的证人。

    到后来在张府和张府周围搜索凶器的一个捕快幸运的发现了杀人凶器是一把屠羊刀的时候,贩卖羊肉的陶勇就更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可我拿过凶器来那一刻,我反而知道他肯定不是凶手了。所以才有了后来我故意说他是凶手,把他打入大牢,并让捕快们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为的就是引出陷害陶勇的背后之人,还有要搞清楚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接下来我夜访大牢,让陶勇配合我演一出戏,结果也证明了我的推断没有错。

    我发现梁二娘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在今天早上,得到了我的手下查探的消息,但昨天我为什么怀疑她呢?

    除了她身上那个檀香的味道让人不解之外,回想起来,昨天我一共见了她三次。

    白天的第一次就在大堂之上,第二次是在勘察犯罪现场的时候,在张家,第三次是晚上缉拿回陶勇之后,在衙门的后堂之中。

    三次她都在哭泣,看上去的确像是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但是她的哭泣和张吕氏那种纯粹的悲痛不同,又和张老虎另外五位妾室那种有些虚假的哭泣也不同。

    她是真伤心,可这伤心也太真了,我很难想象,她的丈夫从来没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而且还疯狂迷恋着另一个女人,她为什么会那么伤心,也许她哭的假一点,或许我还不会怀疑她。

    后来我渐渐明白了,她不是为了张老虎的死而伤心,而是为另一个人伤心,当她大仇得报,积攒在心中十几年的仇恨释放出来之后,她又回到了最初为她姐姐香玲儿的死而伤心的那种状态。

    那把从张家门前的水井里捞出来的屠羊刀,被一块灰色的麻布包裹,当我仔细观察那块麻布的时候,竟然发现那块麻布里有一些白色的粉末,我再闻了一下,确认了是面粉,而且有一股头油的味道。

    柯小巧是个贩卖馄饨的摊贩,用一块干净的头巾包裹头发,是为了卫生的需要,大家请看柯小巧现在头上这一块头巾,是块新的!

    这时候我才想起了昨天中午大堂之上,我在她身上闻到的那种檀香的味道,终于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了一起。

    两个看上去毫不相干的女人,为什么要联手杀人?她们之间一定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结合起香玲儿,陶勇和张老虎当年那段孽缘,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张姚氏和香玲儿肯定有莫大的关系,而柯小巧,很可能就是那个被抛弃的婴孩。

    于是我连夜派人查探香玲儿的身世,还有找出当年张吕氏身边那位老妈子。也许是我运气好,我的手下也真的非常能干,他们今天早上带回来的消息,都验证了我的推理。

    第一次验尸的时候,张老虎身上中了十八刀,从利器刺入他身体的角度可以判断出捅了他的人,应该有两个人用同一把凶器各刺了他九刀。

    这些都证明,这二人可能就是杀人凶手。可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合理的疑点,我苦苦想不明白。

    那把被确定是凶器的屠羊刀,是新的,但是它的刃尖是卷的。

    我很纳闷,既然张姚氏隐忍了那么久,才想出一个完美的计划,首先能让她和香玲儿的女儿能亲手杀死仇人张老虎报仇雪恨;

    其次又能通过这把有明显指向性的凶器把嫌疑嫁祸给另一个仇人陶勇;

    最后作为三号仇人的当年无情抛弃婴孩的张吕氏,也将因为承受不了老年丧子的悲痛而很快离世,可为什么不精心准备一把完美的屠羊刀呢?

    一开始我也想过张姚氏决定动手的原因,一是一切准备就绪,柯小巧也没有了牵绊,二是张老虎在外边包养的另一个青楼小姐有了身孕,她内心里无法容忍张老虎即将有孩子。

    所以她才决定这个时间动手,有可能是匆忙之间那把凶器曾经掉落在地上,导致卷了刃尖,可这种解释不能说服我自己,于是我派了我自家的一名精通外伤的名医连夜进行了第二次尸检。

    第二次的尸检有了推断和凶器做依据,这才发现了更大的问题。

    张老虎尸体上的伤口,非常的平滑,说明当时这把屠羊刀刺入他身体的时候,刀尖是锋利的。

    但是后来发现尸体上这些利器刺入的贯穿伤,有几处是穿透了他的身体的,而刀尖卷了刃,说明张老虎被刺的时候,是躺在地上的!

    当她们二人把这把屠羊刀刺入张老虎的胸腹部的时候,心中满怀这仇恨,还有为姐姐,为母亲报仇的快意,所以用了极大的力气用刀刺向了张老虎,甚至刺穿了他的身体!

    刀尖和青石地面碰撞,才造成了刀尖的卷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