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新的希望
    ,!

    人生的希望,就是当你张开眼睛时,看见的第一束阳光,闭上眼睛时,出现在眼前的一副美景。

    案子就这么了结了,公务上的事情,杨怀仁可以不用管,谢长礼和金师爷干这种事情在行,照谢长礼的意思,既然不是命案,连上报的流程都可以省了,只需要在齐州衙门里留档即可。

    张吕氏本来因为丧子之痛伤心欲绝,可她心里也清楚她的儿子走到这一步,也怨不得别人,更何况他的死,只能怪他自己。

    杨怀仁虽然觉得这个老妇人的所作所为有些可恨,但是她作为一个母亲,遇到那样的事情,确实也很难接受,所以她也是可怜的。

    一个母亲,知道了自己的儿子不是被人谋杀而死,也多少有些安慰,到现在她也许看开了,对于梁二娘和柯小巧,她也不愿意再去怨恨,只是对于继续活在人世间,她似乎也没有了希望。

    杨怀仁看着一个老人生无可恋的样子,确实也有些不忍,他安慰道:“张妈妈,人死不能复生,不管张恭庵生前做过些什么,他现在已经去世了,希望将来他转世能做个好人。

    但是你的生活还有希望,翠红院的喜鹊儿小姐肚子里,还有张恭庵的亲生骨肉。”

    张吕氏死水一般的眼睛里忽然又有了些许光芒,她忽然站起身来,紧紧抓住杨怀仁的手,“大人说的是,老身还有个未出世的孙儿,那是我张家唯一的血脉。”

    “嗯,不错。”

    杨怀仁给她一个温暖的笑容,“本官能做的不多,不如让本官跟翠红院的东主说一声,让他行个方便,不要在喜鹊儿小姐的赎身之资上为难你。

    至于张恭庵其他的几位妾室,她们这几年在张家也受尽了人世间的苦难,不如你就网开一面,让她们各自回家吧。”

    “老身多谢大人,大人说的是,那几个娘子还是处子之身,与其留在张家守寡,不如让她们去重新开启她们新的生活。

    老身就算变卖家产,也要把喜鹊儿小姐和她腹中张家的孙儿赎回来,庵儿在齐州城里的名声不好,喜鹊儿小姐的身份,也不适合留在城里了。

    我们之后会离开齐州,去乡下买个小院,置几亩地,去过安静朴实的生活,这样也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

    “如此甚好,若是有什么难处,可以来找我。”

    张吕氏和张恭庵的几个妾室又一次拜谢了杨怀仁,然后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大堂。

    按照规矩,梁二娘和柯小巧被判了流刑,会先关在齐州大牢里,然后衙门里会派人押送她们去环县服苦役。

    陶勇和柯小川就是怕柯小巧受苦,同时用一种请求的眼神看着杨怀仁,希望他能网开一面。

    这一点杨怀仁早想到了,于是对谢长礼说道:“本使此次来齐州,除了奉旨办差之外,其实也是回乡来祭祖的,之后便会去别处巡访。

    梁二娘和柯小巧二人,不如就由本侯的侍卫看押在我的府上,等本侯回京,顺路送她们去环县服役便是了。”

    谢长礼正求之不得,他这老头的做人原则一直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既然钦差发话了,他也乐得给杨怀仁这个面子。

    不管是不是她们亲手杀死了张老虎,结果是她们的仇人已经死了。

    梁二娘本以为大仇得报以后,她应该是十分轻松的,十分开心的,可是她内心里却没有感受到这一点。

    复仇的快意很快就烟消云散了,留在心中的,只有为逝去的青春和生命的感慨。

    她心中清楚,是杨怀仁看在柯小川的面子上,没有让她真的流放千里去服苦役,流放到环县的这个判决,从他环县侯的爵位名头上,就知道这是一种照顾了。

    杨怀仁其实不知道应该对她说什么好,只是虚扶了她一把,同样给她一个温暖的微笑,“人的心很奇怪的,背负仇恨的时候,就很累很累,我以前也认识一位,差点被仇恨逼疯了的女人。

    不过后来她释然了,现在应该活的潇洒快乐。你也是一样的,世上还有很多东西是美好的,值得你拥有的,与其在仇恨中疲惫的活一辈子,不如心怀希望,轻松的走过人生。”

    梁二娘琢磨着杨怀仁的话,脸上也没有表情,躬身行了一礼,一个字也没有说。

    杨怀仁也不知道她能听进去多少,不过起码她的眼神里,没有那种怨恨了。

    柯小川扶起了他姐姐,一齐到杨怀仁面前致谢。陶勇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跟柯小巧父女相认,可他一个粗人,不知道话该怎么说出口,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杨怀仁悄声对姐弟二人说道:“你们不用担心,环县虽然在西北边陲之地,不过那边我有一个牧场,将来我会给那边的人打个招呼,你和你姨娘去了之后,就去牧场里帮忙养养牛,做做饭,不会让你们受苦的。

    不过小川他要遵守诺言留在我身边,我还有事情需要他帮忙。”

    柯小川虽然对姐姐有些不舍,但是他性格里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既然他姐姐有杨怀仁的安排,他也就答应留了下来。

    很多事情,柯小巧是受了梁二娘的影响,才去做的,她心中的仇恨其实要少了很多,对于陶勇,或许并没有那么的怨恨,特别是经历了这多么事情以后。

    杨怀仁也想帮陶勇一把,于是又悄声对柯小巧说道:“你母亲当年和陶勇是真心相爱,也正因此才有了你,很多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的。

    陶勇当年没有为你母亲报仇,是有他的苦衷的,事情走到这一步,命运对你来说是不公平的,同样对他也是不公平的。

    他这些年没有娶妻,一直孤身一人,也说明了香玲儿在他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人生在世,亲人是值得我们去珍惜的,血脉这种东西,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柯小巧微微瞧了旁边急的一头大汗的陶勇,低头嗫喏,“我懂大人的意思了,其实我心里,并不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