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族长刁难
    ,!

    杨家族长心底里还有些看不起这些家族中的暴发户,所以傲慢的对杨母说道:“老六家的,看来你家是发财了,可搞这么大场面在父老乡亲面前显摆,面子是有了,可名声也坏了。

    咱们杨家向来尊崇节俭持家,你现在这么败家,这不是败坏杨家的风气吗?有这些钱干点啥不好?给家族里修祠堂盖学堂,哪一样不比搞这些虚的排场好?”

    杨母本来意气风发,被族长这么一指责,也觉得自己今天这排场搞的有些过火,不过她的目的是跟族长在祖坟地里多要一些,好把先夫的新坟修得更好一些,所以安静的听完了族长的言教,才开口说道:

    “老祖宗说的是,我们六房愿意出钱给家族修葺祠堂,也愿意出钱盖新学堂,希望族长能在祖坟地里给我们这一房多一亩墓地,重新建造官人的坟冢。”

    族长满意的点点头,“如此甚好,作为杨家子孙,为家族里出钱办事,那是本分之内的事情。

    只不过祖坟里的地,是按规矩来分配的,长房的自然要多分一些,偏房的自然会少一些。

    你家本来就是偏房子孙,而且家里只有一个小子,眼下这两分地就足够了。”

    杨母听了脸上有些难看,族长说的是道理和规矩,她作为偏房的媳妇也不敢顶撞,可想到先夫的坟地就那么大一点,内心里又觉得对不起他。

    杨怀仁心中明白,母亲的思想还禁锢在封建礼教里,她本就是农户人家出身,嫁给了杨家的一个偏房子孙,骨子里就自卑,虽然现在已经贵为三品诰命夫人,窘迫之下却忘记了这一点。

    杨怀仁可没有这些束缚,他的意识里,既然是同一族的亲人,本应该相互帮助,相互包容,母亲只不过多要些墓地给先夫重新修坟,竟然被族长拒绝了,而且族长口气中那种高高在上的意味,让他觉得讨厌。

    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交往之中就是相互给脸面,既然你不给我娘面子,我也就不用给你留面子了。

    杨怀仁走上前来,也不给族长施礼,背着手昂首挺胸的问道:“敢问族长,杨家家族中的坟地分配,若是按照长房偏房这样来分,是不是有失公允?

    大家都是杨家的子孙,只不过有先生和后生之分,先生的不一定就有本事,不一定就比后生的对家族贡献大,难道偏房的就天生比长房的卑贱?”

    族长老头儿见杨怀仁傲气的样子本就讨厌,加上他开口连祖父也不叫,直接喊族长,更是来气,听了他一番理论,耻笑道:“规矩是祖宗定下的,不光我们杨家,别人家也是一样的。

    不过咱们杨家也是十里八乡出名的知理的家族,若是哪家子孙考取了功名,在朝廷里有了官职,或者有了军功,或是对家族声誉有了大贡献,当然可以例外。

    不知怀仁孙儿可是中了状元啊,还是当了官啊?就算你有几个臭钱,也不过是卑贱的商贾罢了。”

    族长这么一嘲讽,他身后几位叔伯辈分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杨怀仁并不在意,在哥们面前装什么清高?他笑着拍起手来,“照族长这么说,我家这一房在祖坟地里要坟地,可就不止要一亩了,起码得要个十亩。”

    “你开什么玩笑?就凭你?你可知道,先祖上曾经出过一位七品的县令,他家修坟也不过分了一亩地而已,你一个秀才还想要十亩,你疯了吧?”

    “呵呵,到底谁疯了,现在还不好说呢!七品县令,就能在祖坟里分一亩的坟地,那我问你,若是一家出了两位三品品秩的子孙,又该怎么分配?”

    族长和后边的几位被这话惊得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杨家家族虽然在本地也是个大家族,可是放到整个大宋来看,也不过是个乡野的家族罢了。

    大宋一朝百余年来,族中出过三四位考取了功名当了官的子孙,最高的也不过族长先前提过的那位七品县令而已。

    三品的品秩是个什么概念?对于整个家族的人来说,全齐州都找不出一个三品的官来,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三品的大官。

    族长惊骇的舌头似的打了结一般说不出话来,他身后的一位口吃不清的问道:“三,三,三品?谁?”

    杨怀仁不紧不慢的向他们介绍了母亲,指着她身上的一身仪服说道:“你们都不认识吗?我母亲这一身,正是三品的诰命仪服。”

    杨母想起来她身上穿的可是三品诰命夫人的仪服,刚才被族长那么一问,竟然忘记自己如今的身份,这才庄严高傲的昂起头来,同时没忘记拉了拉身后的同样穿着诰命仪服的何之韵,让她也跟着到前边来,展示那一身高贵的衣服。

    杨怀仁接着说道:“这位是我的新媳妇,同样是诰命夫人,不过品秩低了一点,才五品,哥们嫌太低,刚才都没好意思显摆。”

    族长和身后的几个人刚才只以为她们穿的是京城里流行的富贵人家的衣服,现在听杨怀仁这么一说,才又重新仔细打量了一遍。

    仔细一看不要紧,就算这身衣服不认识,但那暗红色的衣服上绣的花纹却看清楚了,的确是五尾连凤纹。

    这能把凤凰绣在衣服上,也是有规矩的,民间出嫁的新娘子,可以戴凤冠,婚服上绣凤纹,不过按制只能是三尾的凤凰,而平时,普通百姓是不能这么穿戴的。

    绣在衣服上凤凰的尾巴羽毛数量,也显示的地位的高低,公侯家的诰命夫人所穿的仪服,是绣了五尾的连凤花纹,宫中妃嫔是七尾的,之后皇后和太后才是九尾的。

    杨家族长和众人就算没亲眼见过,起码也在书上读到过相关的知识,眼前一老一少两位夫人身穿这样的仪服,那就证明了她们诰命夫人的身份。

    但最关键的是,她们能被册封为诰命夫人,也是母以子贵或妻以夫贵,那就证明了另一位拥有三品品秩的人,就是杨怀仁了。

    族长的脸色和口气这么一来立即变软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