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说媒
    杨怀仁祭拜完了他在这个时代的先父,换下了粗布麻衣,换上了母亲给他准备的一身锦缎的箭领衫,套上了皮裘的大氅,跨在一匹枣红大马上,威风凛凛的进村。

    他身材中等,本也不算是多么高大威猛,但是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了这一身行头,把整个人高贵霸气的气质显现了出来。

    这些看在乡亲们眼里,又是一阵天花乱坠的猛夸,村里的姑姑和婶婶们,又动了旁的心思,自己的婆家或者娘家,总有一些正值妙龄的侄女外甥女什么的,若是能攀上杨怀仁这门亲家,将来在族长眼里都能被高看一眼。

    不断有人靠近杨母的乘坐的马车,隔着车厢高声向里边传递消息,大致的意思就是询问杨怀仁这个侯爷有没有纳妾的打算。

    杨母第一次被人这么追捧,自然是乐不可支,不过对于儿子纳妾不纳妾的问题,她还算开明,只推说只要儿子和新妇何之韵肯,那就没有问题。

    于是这帮姑姑和婶婶们又跑去围何之韵乘坐的马车,变着花式的各种推荐自己的亲戚,把那些女孩儿们说的天上有地上无,连何之韵这样的大美女听了都自惭形愧了。

    可是她毕竟是个媳妇儿,心里再怎么生气,也不好给这些长辈们脸色看,只好陪着笑脸把这烫手的山药丢给了杨怀仁。

    杨怀仁骑着高头大马前边正走的高兴,忽然听见身后叽叽喳喳冲过来一群中年妇女,扭过头去看时,何之韵的车帘也拉开了,两束犀利的目光射在他后背上,好似在他脊背上刻了一行大字:你纳一个我看看?

    杨怀仁只好苦着脸应付那些媒人们,心道长得帅又有钱也是很苦恼的,人家挤破了头要给你作妾这种事,本来应该高兴的,可是哥这么纯情专一,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纳妾呢?

    还是族长这位堂祖父给他解了围,赶跑了那些打了鸡血一样的女人们。

    杨怀仁刚要道谢,嘴巴张开了一半,却听族长老头说道:“唉,家族里这些女眷,越来越不像话了,怀仁孙儿今日衣锦还乡,去祠堂祭拜祖先才是正事。

    再说了,她们说的那些小娘子们,都太夸大其词了,等拜祭完祖宗灵位,堂祖父给你说个好的,那可是老朽的亲外孙女,那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我去,你真是我亲爷爷,她们不靠谱,你这唱的也全没在调上,你亲外孙女,那不就是我表妹嘛,这近亲结婚不允许的懂不懂?

    后来一琢磨这是古代,只有直系亲属不通婚的规定,却没有旁系亲属不通婚的规矩,甚至老人们,特别是家族意识很强的老顽固们,为了保持家族血统的纯正,更愿意撮合这种表亲关系的青年男女成亲。

    皮球是母亲踢给何之韵,何之韵又传给他的,可到他这里,他又要传给谁?看了看一边一直跟着他的天霸弟弟和小七,杨怀仁问道:“你俩谁想娶媳妇了?”

    天霸弟弟身材上可以说是傲视群雄,可年龄上实际也不过才十五岁,算起来也是情窦初开了,只不过这小子现在心里光想着吃,对于男女之事还不怎么上心。

    听杨怀仁要给他介绍媳妇,天霸弟弟傻乐着说道:“呵呵,多谢哥哥美意,小弟年纪还小,不如过年小弟十六岁的时候再说不迟。”

    靠,杨怀仁瞪了他一眼,心道以为你小子多么清高呢,看着是个老实孩子,原来心中早有打算,他连啥时候找对象都想好了,真是人不貌相,饭量不可用锅量啊。

    杨怀仁再转头去看小七,小七这种半夜喜欢睡房梁的人都被这目光吓得一哆嗦,忙开口推辞道:“我也还小……”

    杨怀仁气不打一处来,抢过话来骂道:“你小个屁啊,你比我年纪都大,也是时候找个媳妇了,总睡房梁干啥,你又不是属老鼠的。”

    没等小七答话,族长老头儿已经吓跑了,嘴里念叨着:“我外孙女才不给人家当童养媳……”

    小七一头黑线,杨怀仁和天霸弟弟却笑得前仰后合。玄参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队伍的后边敢到了前头来,笑眯眯的问道:“刚才你们聊什么呢?我听着好像是侯爷给要谁介绍媳妇?”

    “靠,你个老色鬼,刚才还在后边八丈远的地方呢,我们说别的话你也不曾听见,一说到介绍媳妇,你就顺风耳了是不?”

    “哪里哪里,”玄参辩驳道:“其实我过来是一片好心,侯爷刚拆了夹板,我过来看看你有什么不适没有。”

    “你这理由找的,啥时候这么油嘴滑舌了?”

    杨怀仁打趣完了,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玄参,“不过话说回来,咱们金菊堂里的内卫,除了几个从宫里出来的,其他还都是正常的男人,大家都二十多岁了,怎么都没有成亲呢?”

    一问之下,小七和玄参的脸色一齐黯然。小七解释道:“不敢欺瞒侯爷,那几个早年间做了太监的,被人笑话是‘无根之人’,其实我们这些人,虽然是男人,也同样是无根之人啊。”

    玄参接着说道:“是啊,我们原先都是无父无母别人贩子当牲口买卖的贱藉奴仆,很小的时候就被叶公公买回家中,然后训练成内卫的。

    小时候就为了吃口饱饭,所以拼命迎合叶公公,后来成了内卫,干着些秘密的勾当,为了不走漏消息,不暴露身份,是不可以成亲的。

    就因为这样,我们和那些太监们一样,不能成亲,也就不能有家,没有家,也就没有后代,和无根之人又有什么区别?”

    说完了这些心里话,两人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去兀自为自己悲惨的命运而默默忧伤。

    不过这倒提醒了杨怀仁,别人为了各自不同的目的而活着,这些内卫们,他们活着的目的,就是单纯为了能活着。

    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小了,内卫的组织庞大,力量巨大,就算这些规矩不人道,却也不是某一个人可以反抗的。

    如果他可以给这些内卫们建立家庭,让他们感受到人间的亲情和温暖,是不是就能让这些内卫们变成真正的自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