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家乡的味道
    杨怀仁说他只不过是钱财的搬运工,只不过是个善意的谎言,而他作为厨子,把自然界中的美味食材变成人们口中美味的食物,就是实实在在的大自然味道的搬运工了。

    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如果抓出来问,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或许他们的答案会有所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每一个人,都会迷恋家乡的味道。

    我们从出生后断奶那一天开始,便开始接受某一种带有地域特色的食物独特的风味,然后在我们逐步成长的过程中,逐渐习惯,并爱上了这种味道,这就是舌尖的记忆。

    背井离乡的人也许对这句话有最最深刻的感触,身在异地,最想念的,除了家乡的亲人,还有家乡的味道。

    或许家乡的食物是最普通不过,最不显眼的了,有时候是一道独具风格的小菜,有时候是某种本土化的特产,有时候甚至只是家乡的一碗饭,一个馒头,这些最淳朴的味道,都会带领我们进入往昔那些快乐的岁月。

    中国的南方和北方,由于气候的差别,主要的农作物、蔬菜和瓜果等有很大的差异,虽然这些因素造成了南北饮食习惯上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在乡村,有一样菜式的制作却是冥冥之中不谋而合。

    特别是在食物种类相对匮乏的冬季,在缺少新鲜蔬菜和瓜果的时候,人们为了在冬季吃到这些蔬果的味道,往往在夏季里采摘的蔬果进行晾干处理,晒制成蔬果干。

    还有宰杀猪羊后,当时会因为吃不完,为了不浪费食物,会把这些剩余的猪羊肉进行特别的腌制风干,让它们变成腊肉。

    到冬季里,特别是过年过节,或者家族聚会的时候,便把平日里保存下来的这种储存食物混合在一起,通过大锅煮的方式制作而成一种南方叫“盆菜”,北方叫“煮锅”或者“乱炖”的大锅杂煮菜。

    这样的大锅菜,看起来食物很平凡,烹制的手段也没有多么高明之处,有时候因为多种食物的混合,还会有一种乖乖的味道,但就是这样的大锅煮,便是我们记忆里那种家乡独有的味道了。

    杨家村的家宴也是如此的,家族中的女人们,这时候每一个人都是这场家宴的大厨。

    厨房便是在户外的空地上临时砌几个炉灶,点燃秋收后收集的秸秆,火上支起大锅或者大瓮,然后各家各户把自己家里储存下来的食物都丢到锅里,只需要加一些盐和简单的香料,加入水,盖上锅盖,只等煮熟就可以了。

    冬季的寒冷,特别是大雪之后,会变得更让人憷。可是整个杨家村却在寒冷里热闹起来,村子中中间的广场被清扫了出来,摆上了各家吃饭用的团桌,不同样式的桌椅虽然视觉感受上让人觉得不协调,但在杨怀仁眼里,这就是最让他感到亲切和和谐的景象。

    整个村子都在忙碌和喜庆的气氛之中,大人们忙得一头汗水,孩子们像是过年一样快乐的追逐打闹,老人们围着杨怀仁一家嘘寒问暖,好不吝惜他们没有牙齿的微笑,还有对杨怀仁这位“天降大才”的赞美。

    其实作为一个厨子,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准备食物的过程,如果不让他动手,他就会浑身不自在。

    比起被围在中间听那些虽然真诚但是有些俗套的溢美之词,杨怀仁恨不得亲自去露天的厨房里帮一把忙,看着食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慢慢成熟,然后散出诱人的香气来,那才是真正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

    他道明了原因,刚想起身,却又被族长抓住了,问起了这半年来他去京城之后的经历。

    族长这个人,即便最开始对杨母百般刁难,还有些市井小民的势利,但在杨怀仁眼里其实并不是一个坏人,只不过是因为他身在这个位置,天然有一种遵循守旧的固执。

    其实在他眼中,家族的荣耀和传承是高过一切的,如果杨怀仁不是侯爷,而只是一名富商的话,或许母亲要求的一亩坟地族长也不会给她。

    但是在大宋逐渐形成的民间风气里,杨怀仁贵为侯爷,或者考取功名出仕为官,那么就是另一种待遇了,原因就是为家族争了光。

    有句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虽然听起来不是那么符合情理,但是俗世之中,特别是像杨家家族这样的一个乡间的大家族,用这句话来形容就是非常贴切了。

    家族的强盛与否,家族名誉决定了这一切。出自家族的子孙在外边争了光,家族里每一个人脸上都光彩,像家族里出了个杨怀仁被封了三品开国县侯这种事,也许用不了几天就会在历城县,甚至整个齐州的老百姓之中传的人尽皆知。

    当地其他的家族会对杨家家族无限的羡慕,真个州里的百姓都会对杨家家族另眼相看,作为一个族长,他的地位将来也许比历城县县令都要高。

    这也不难理解,后世的某个原本不是很出名的小地方,或许因为出了一位名人,从此就能因此变得全国闻名。

    杨怀仁走不开,忽然想起给内卫的下属们说媒的事情,便试着把这件事说给了族长听。

    族长直道这些跟着杨怀仁一齐回来的兵士只是他侯府的护卫,起先觉得他们都是些莽夫,地位也不多么高,并没有同意杨怀仁的主意。

    杨怀仁也明白,现在人找女婿看重地位,就跟后世的丈母娘看女婿要求有房有车一样的道理。

    这些内卫大都是些无父无母无官无职的粗人,即便个个身怀绝技,在这年头也是不受待见的。

    杨怀仁便给族长从另一个方面给他解释村里的适龄女孩嫁给他们的好处。

    比如现在别看看他们只不过是护卫的身份,但他们要武功有武功要能力有能力,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这里边大多数人跟着他,将来或许都有会有一官半职,凭借军功入仕更是大有可能。

    而钱途嘛,就更不用说了,杨怀仁心里打算将来若是能把他们收编成自己的属下,薪俸是绝不会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