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甜蜜的早点
    族长虽然是杨怀仁的爷爷辈,但也不好直接拂了杨怀仁这位侯爷的脸面,只说他会跟家族里的其他长辈商议一下这个提议,至于成不成,还要看大家的意思。

    杨怀仁也不求他一开口就能把事情弄成了,毕竟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成亲是她们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事情,总不能意气行事,更何况村里这些适龄的小娘子们,大都跟杨怀仁沾亲带故。

    随便找出一个来,不是杨怀仁家族里的堂妹,就是远方的表妹,看在亲戚份上,总不能让人家嫁给一个不良之人。

    不过即使这样,杨怀仁也非常满意了,杨家村只要有几个愿意的,那便是开了一个好头,将来旁的女子见这几个人出嫁之后生活的美满幸福,自然会主动找上门来。

    内卫这边也是同样的道理,只要有几个人能娶妻成家,其他人也会艳羡他们能有家庭,能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心疼,除了感激杨怀仁的恩德之外,自然会对这些女子百般疼爱。

    其实宴席之上,就有不少村里的小娘子对杨怀仁带来的这些护卫们产生了兴趣。

    内卫虽然做的是秘密的工作,但是他们的训练比起普通的军士来,不知要严格了多少倍,武功比普通士兵高自不用多说,只看他们吃饭的时候那挺直的腰板,还有那股不苟言笑的认真劲头,就很吸引人了。

    杨怀仁看在眼里,心里觉得他这个媒人还真挺靠谱,另一件事也让他觉得好笑,原来在大宋这时候,不光他这样的英俊书生比较有市场,内卫们这种酷酷的样子,也非常受青睐。

    热气腾腾的大杂煮是直接盛在大陶盆里端上来的,族长一番慷慨激昂的致辞里,也全是赞美杨怀仁一家人的话语,直到感谢完了祖宗的护佑,广场上近千人才共同举杯,庆祝杨家家族的这一场盛事。

    下面便是杨怀仁的言时间,他举杯站起身来,迎着冬日里的暖阳,同样郎朗陈辞。

    只不过杨怀仁并没有说官话,而是用了当地的方言,其实话里都是些俗套,不外乎感谢亲人和乡亲们多年以来对他家的照顾,以及表达了为了家族愿意做出自己一个侯爷应该有的贡献。

    熟悉的乡音传到大家耳朵里,那效果是完全不同的,让这些乡亲父老们感觉杨怀仁这位侯爷虽然如今地位高高在上,但话语里却听得亲切,让他们觉得杨怀仁还是他们的亲人,后辈,或者兄长,并没有因为有了爵位而产生距离。

    看着这一副场面,杨母衣锦还乡所有的夙愿都达成了,杨父的坟冢会得到风光的扩建,她在家族中也得到了一个妇人能得到的最高的赞美。

    她本来应该为此而骄傲,此时却流下了欣慰的泪水,何之韵想到她曲折的人生经历,到今天她越来越觉得她已经远离了江湖了,成了一个最普通的儿媳和妻子,现在这样平凡的生活,或许就是她梦想中最想要的一种。

    杨怀仁菜没有吃几口,便被族长拉着挨个桌子敬酒,村里自酿的酒度数不高,却有一种独特的芝麻香,连这水酒都带着家乡的味道,杨怀仁忍不住多饮了几杯。

    整个广场上近百张团桌,哪怕每张桌子只喝一杯,一圈走下来,杨怀仁也酩酊大醉了。

    ……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杨怀仁从陌生的床上爬起来,现身边不见了韵儿,他脑袋里晕晕地,披上件大氅推开窗户,一股冷厉的空气吹到他脸上,让他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睁眼仔细梭巡了一遍窗外的景色,才明白他这是在齐州城的新宅子里。

    窗外两个丫鬟见他醒了,一个嘴里边喊着“夫人,侯爷醒了”边跑了出去,另一个则去端来了热水。

    杨怀仁刚洗了把脸,何之韵已经回来了,身后的小丫鬟放下手里的粥碗和麻团儿说道:“侯爷醒来不见了夫人,可是着急了?

    碗里盛的是甜沫,这是夫人早起来亲自熬的,还有麻团,也是夫人来了齐州新学的,说是侯爷的家乡特色早点,要亲手做给侯爷尝尝呢。”

    甜沫是济南特色的名小吃,其实在宋代,这种以小米面子粥做底,然后加入蔬菜和干果的粥类饮品,叫“添末儿”。

    说起起源来也十分有趣,其实原本就是古人喝粥的时候,把做菜剩余的怕丢掉浪费的蔬菜和干果的碎末一股脑儿加进去,然后用盐或糖调味而创造出来的一种可咸可甜的特色饮食。

    而麻团则是另一种油炸的甜食了,中国各地都有相似的食物作为早点食用,只不过在齐州,由于食用油昂贵,这时的麻团还不是油炸的,而是将酵的米粉团先蒸熟之后,略微油煎,所以一面是焦黄,而另一面是奶白色的。

    何之韵嫁给杨怀仁之后,她在杨怀仁面前不再是一位闯荡江湖快意人生的江湖女侠客,而越来越像一个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对杨怀仁百般体贴,对婆婆也侍奉的极其妥当。

    虽然她头上顶的是杨家主妇的名头,但她骨子里却从来没有高高在上的那种脾性,对待仆子和丫鬟,也都像是家人一样对待,从来不曾薄待了他们,也正因为这样,丫鬟们把她当姐姐一样的尊敬,偶尔开些玩笑,也正常不过。

    何之韵羞得玉白的脸颊倏然红了一大片,像极了春天里烂漫开放的桃花,推着小丫鬟走出门去,才闭了门回到杨怀仁面前。

    杨怀仁最是喜欢何之韵这种自然的娇羞,和那种天生让人觉得亲切的风度,每一天醒来,看着她娇俏的脸庞,总感觉是新婚的第二天一样,总是不自觉的回忆起那点点梅花。

    何之韵被他暧昧的眼神盯得心里小鹿儿乱撞,忙说道:“妾身作为妻子,却总是要官人为妾身下厨,心中渐觉惭愧,于是早下了决心也要学一点厨艺,哪怕只是些早点,也让妾身心里觉得不那么羞愧。”

    杨怀仁顿时分不清是早点这两样甜食,还是从何之韵朱唇一张一翕之间的话语里带来的甜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