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钓鱼之道(中)
    ,!

    杨怀仁见这老头认真的样子,反而觉得非常逗笑,都说老小孩老小孩,看来果真是如此。

    他抓过鱼钩来重新又上了鱼饵,找准了水面上的方位,手腕猛地一抖,鱼竿一甩,鱼钩同样准确无误的射入了目标区域。

    老头儿时不时的扭头往杨怀仁这边偷瞥了几眼,好似是要跟杨怀仁比试谁先钓上鱼来一般,杨怀仁也早看到他狡黠的眼神,回了一个飞眼表示接受挑战。

    不出一刻钟的工夫,撞衫老翁那边的鱼浮开始上下晃动,他目光里闪过一丝喜悦,紧紧盯着水中上下跳跃的鱼浮,心里默默数着什么,等到鱼浮跳到第三下,也猛然收杆。

    可等鱼钩飞回了水面之上,老头子满脸的喜悦忽然变成了失望,鱼钩是收回来了,可上边并没有鱼,而且鱼饵也不见了。

    差不多同样的时刻,杨怀仁这边也收杆了,这次钓上来的是一条草鱼,杨怀仁这次也懒得显摆了,因为那条鱼身上光滑的鳞片在阳光里反射出的粼粼闪耀的光芒,已经宣示了他的胜利。

    老头还是很不服气,挺着身子闷哼了一声,又重新挂鱼饵。

    杨怀仁早看出他钓鱼的手法不太对,本想好心提点一下,可见这老头独自生闷气的样子,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

    倒不是杨怀仁小气,而是这个时候,他若是开口教这老头子正确的钓鱼之道,怕是这老头要误会这是胜利者的炫耀,不但不会感激,说不定还会开口大骂。

    找骂这种事,杨怀仁是不会干的,也只好看着他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舍了鱼饵却钓不着鱼儿。

    果然没有出乎杨怀仁的预料,当他第三条鱼儿钓上来的时候,老头的鱼篓里还是空空荡荡。

    老头的脸色变化的也快,刚来的时候生气,后来不屑,接着又开心,然后又是生气,到最后,变成了疑惑不解。

    他扔了手里鱼竿走了过来,背着手仔细观察杨怀仁的渔具,可能是在旁边瞅了好一会儿,看着杨怀仁这一会儿工夫已经钓上来三条了,他却颗粒无收,寻思着是不是这小子的渔具有什么独到之处。

    可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杨怀仁的渔具和他的比起来有什么不同来,可人家鱼篓里还在蹦跳着的三条近尺长的鱼儿却是实实在在的,这又是什么缘故?

    老头再看看水面,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又开心地咧起了嘴角,拍了拍杨怀仁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我说这位小哥,老汉一看你面相就知道你是个知书达理的人,我跟你商量件事,你看如何?”

    “哦?”

    杨怀仁看着他样子变来变去实在有趣的很,微笑着问道:“不知这位老伯要小子做什么事情呢?”

    老头也不客气,“你看咱俩换换位置如何啊?”

    杨怀仁差点笑喷出来,这老头是以为我这边的水面鱼儿多,他那边鱼儿少,所以我已经钓了三条他却一条也没钓上来了。

    可两个人坐着的距离最多也就十来步,这点距离就能产生有鱼和没有鱼的巨大差距了?这老头子可真有意思。

    既然他这么想,那就是心中依旧不服气了,他要换位置,那就换给他好了,杨怀仁早已看出了问题所在,可这时候还是不能直接说出来。

    因为这会儿说给他,他是不会改变他自己的判断的,不一定会听的进去,也一定会认为是杨怀仁不愿意换了这块好地方故意找了个理由敷衍他。

    所以杨怀仁点了点头,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给老头腾出了他心里的这块钓鱼宝地。

    老头神情自然的很,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意味,仍然笑呵呵的只顾着自己高兴,仿佛看到了不一会儿之后他的鱼篓里很快就会装满了欢蹦乱跳的鱼儿。

    就这样,两个人换了地方,又一次挂鱼饵,甩鱼竿,开始了另一轮的钓鱼比赛。

    结果可想而知,当杨怀仁在老头刚才那块“没有鱼”的地方钓上来第四条鱼儿的时候,老头坐在自己心目中的风水宝地上,依旧一无所获。

    老头子这回也不生气了,双手托着腮帮子开始深思,明明换了地方了,怎么还是钓不上来呢?为什么人家无论在什么地方,却又都有所收获呢?

    杨怀仁望了望天空,太阳已经高高升起,看时辰已经到了寻常人家准备午饭的时候,便也停了下来,不再下杆了,端坐好了,抱着双手笑嘻嘻看着老头到底想出来原因没有。

    老头儿的眉毛一会儿v字形,一会儿又变成了八字形,挤眉弄眼了盏茶的工夫,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等他抬头发现杨怀仁正笑意盈盈的望着他,他才站起身来,顺手撩起了屁股下边的小板凳,走到杨怀仁身边坐下,把心中的疑惑一股脑儿都倒了出来。

    杨怀仁这次觉得是时候告诉他一直掉不上鱼来的原因了,人家虽然是向他来请教,不过毕竟人家年长,自己年少,长幼尊卑的礼数还是要计较的。

    杨怀仁先起身恭恭敬敬的叉手施礼,然后才缓缓做下,口气温和的讲述起来。

    “老伯,你钓不到鱼,并不是因为你所在的地方没有鱼;我连着钓上来四条鱼,也并不是因为我的渔具就比你的好。

    原因说起来很简单,是你钓鱼的方法不太对,鱼饵也不好,加上一些运气成分作怪,所以才毫无斩获。”

    老头子眼睛提溜转了好几圈,好似在琢磨着话里的意思,杨怀仁接着说道:“都说钓鱼是个考验耐心的事情,其实除了耐心,技巧更加重要。

    你甩杆的动作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想必以前您也是钓过鱼的,肯定也钓到过鱼儿,只不过从您的手法来看,小子说句您不爱听的,您钓鱼全凭运气,技巧的部分你还没领略到那点诀窍。

    就说这看鱼浮吧,您就不会看。您第一次下杆的时候,等了鱼浮跳动了三次才收杆,您一定以为鱼儿精明,前两次都是试探,到第三次才是真正咬结实了鱼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