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被泥土锁住的美味
    泥巴蛋现在已经被烤成了一个大泥块,杨怀仁举起手里酒壶先向老汉敬了一杯。

    老汉笑着也举起了手里酒壶,“今日老汉我就多谢你的款待了,请!”

    老汉方才专注于杨怀仁制作烤鱼的手法,竟没有注意手里这壶酒的浓郁香味,这一打开酒壶,一股扑鼻的酒香让他未饮先醉。

    他先慢慢的向上扬起酒壶底,倒了一点儿酒到了嘴里,砸吧了几下嘴巴,眼前一亮,忍不住称赞道:“小子这是从哪里买的好酒?这味道,老汉敢说如果是天下第二,再也没有别的酒能是天下第一了。”

    杨怀仁心道,看来自家这随园春是时候扩大生产规模了,随园春价格虽然高,但也只在东京城里能买到,虽说也有些外地的客商来进货,却也是往江南富庶之地贩售,齐州城里看来是还没有酒家销售。

    杨怀仁若是说他从京城带来的,容易露了自己身份,于是推说道,“这是一个朋友从京城带回来一种美酒,据说在京城也才刚刚流行,所以在齐州还买不到。”

    老汉听了直叹气,“可惜可惜,这么好的酒只有这一小壶,喝完了不知道老汉有生之年还能否喝到如此的琼浆玉液了。”

    老汉说这话偷偷瞄了杨怀仁一眼,杨怀仁猜到了老汉的意思,心里偷笑道,这老头是想问我家里还有没有这美酒,却又不好意思厚着脸皮直接开口,竟把“有生之年”这样的词语都说出来了,真是有趣。

    “小子家里还有几坛,不如老伯给个地址,小子明日遍吩咐人给老伯送两坛过去。”

    “哎呦,这可如何使得?”

    老汉客气道,“今日小哥教了老汉钓鱼,又请老汉吃酒吃烤鱼,若是再白拿了你两坛好酒,这让老汉的脸面往哪里放啊?

    不如这样,老汉出钱买你两坛酒,明日还是这个时辰,咱们还在这里见面,不知这美酒要多少钱一坛呢?”

    杨怀仁这就为难了,看老汉这一身打扮,也不像是个富家翁的模样,虽然说是跟杨怀仁撞衫了,可杨怀仁这一身棉褂可是从西域商人那里买的高昌棉填的袄里,和老汉身上那身普通橦花棉的棉袄价格相差何之十倍。

    两坛随园春美酒,在东京城里的价格是十贯钱,对杨怀仁来说十贯钱现在真是跟毛毛雨一样,自家的买卖加上餐饮连锁的分红,日入几千贯和玩儿一样。

    可对于一个普通百姓就不一样了,便是手艺熟练的能工巧匠,这十贯钱也是小半年的收入了,杨怀仁真要说出这两坛酒的价格来,怕是要吓着这位老伯。

    “老伯,这酒虽好,其实值不了几个钱,只不过眼下齐州城里还没有卖的,所以显得珍贵罢了。

    再说了,咱爷俩能在这大明湖边一起钓鱼,也是缘分,谈钱伤感情了不是?这钱我是不可能要的。”

    老汉抚须大笑,“好,好,好!你这人情算是我老汉欠下了。”

    两人聊得高兴,天霸弟弟可没有兴趣,他连随园春都不怎么感兴趣,只对那个热乎乎冒着喷香的蒸汽的泥疙瘩里边的烤鱼十分感兴趣。

    他好几次都想抓起那块包了烤鱼的泥疙瘩掰开,可实在是太烫手了,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杨怀仁看他着急的样子,又好笑又好气,递了着急的餐刀给他,“你直接下手多烫得慌啊,拿刀戳个窟窿,让热气冒一冒不凉的快嘛!”

    天霸弟弟呵呵笑着接了厨刀过去,找了泥疙瘩上一条冒气的缝隙戳了进去,然后左右晃了晃,便戳出了一个窟窿出来。

    烤鱼的鲜香随着蒸汽冒了出来,让三人闻到了便觉得胃口大开。等热气冒了差不多的时候,天霸弟弟才把包了烤鱼的泥疙瘩搬到他抱来的那块大冰块上,留着口水一层一层慢慢扒开。

    里边的荷叶已经烤干,黏连着外边的泥巴层被剥落之后,露出了四条犹在滋滋冒着鱼油的烤鱼来。

    新鲜钓上来被处理好的鱼被包裹在荷叶和湖泥之中,在火堆里焙熟,鱼的表皮像是经过火烤一样也已经表面金黄,只不过没有直接和火接触,反而受热均匀,只是被焙干,却没有任何烤糊的地方。

    而鱼肉里却保留了原来的大量水分,又保留了一种蒸熟的鲜嫩,正是这样才有了外酥里嫩的上乘口感。

    这样的烤制方法,不但锁住了鲜鱼原有的鲜味没有流失,而且在外边的泥巴和荷叶的清香也渗入到鱼肉里,又增添了许多荷香。

    眼下没有筷子,杨怀仁早就用剩余的几根比较直的木柴用小刀削去了外皮,做成了简易的筷子分发了给老汉和陈天霸。

    冬天的鲜鱼没有夏秋里的鱼儿那样的软滑,紧实的鱼肉却富有韧性,经过了这种特殊的烤制之后,除了外酥里嫩之外,竟有了一种弹牙的口感。

    杨怀仁尝了一口,觉得跟他当年小时候父亲做的烤鱼味道差不多,记忆里父亲的面容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天霸弟弟吃了一口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只恨眼前没有二十大碗米饭能让他就着吃饱。

    老汉夹了一筷子,端详了一下才放入口中,那味道让他感觉似乎重回十八岁的好时光,身子都轻飘飘的,似是要飞了起来一般。

    他闭起眼睛享受着这看似普通,却十分难得的美味,满脸都是满足不已的表情,脑袋不断点着,身体也有节奏的晃动起来,嘴巴里不停的“嗯嗯嗯”的说着好吃,又像是变成了个不倒翁。

    老汉觉得神清气爽,吃上一口鱼,再喝上小酒壶里的一口美酒,身体从胃里开始到整个身体,都开始觉得暖和起来。

    一条鱼吃完,一壶酒饮尽,老汉觉得自己四体通泰,那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只可惜刚才只钓了四条鱼,没过够了瘾,冰块上已经只剩下四副干净的鱼骨。

    百步之外,不论是采冰的工人,还是另一边钓鱼的鱼贩子们,都似乎闻到了一种从来都没有闻过的鱼香之味,连树丛里也飞出了一群燕雀,不顾忌人的飞来落到那块冰块上,啄食着剩余在鱼骨缝隙里的美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