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史上第一隐士
    ,!

    这天天气不错,齐州城里街道上人也多了起来,谢老儿现在对杨怀仁这位侯爷不单单是敬畏,甚至有了一种崇拜之情。

    大雪虽然还没有融化,但齐州城里大大小小的街道却都被清理了出来,街面上也因此热闹了许多。

    百姓们也对谢老儿这两天组织了衙门里的三班捕快,还有许多民壮民夫清扫了大街小巷表达了赞美之意,特别是谢老儿本人亲自拿了个雪铲再清理积雪,让人感慨这位父母官的作风发生了好的变化。

    只不过这老小子躺在衙门里不作为惯了,作秀的经验严重不足,虽然找准了杨怀仁新府邸出门去大明湖的必经之路,却没有搞清楚他出门的时辰。

    杨怀仁快到中午才出门,可是让谢老儿等待了很久,当杨怀仁看着鼻涕流的老长还笑呵呵眼睛挤成一条缝的谢大人手持雪铲在路口瑟瑟发抖的模样时,不知道是该乐呢还是该乐呢还是该乐呢?

    其实他做这些,杨怀仁看了也没用,虽然说看起来谢长礼以前的无为之治的做官准则并没有伤害被人,但实际上正是像他这种不作为的父母官太多了,才伤害了大宋。

    不过人家谢长礼毕竟六十多岁的人了,总不能给他讲这些大道理,杨怀仁看着他一脸“求求你表扬我”的可怜样子,还是走到他身边,趁没有百姓注意,开口称赞了他几句。

    谢老儿傻乐的工夫,杨怀仁已经走远了。齐州百姓只听说齐州来过一位钦差之后,官府办了不少好事,只那位钦差长什么样子,现在又去了哪里,早没有人在意了。

    杨怀仁要的就是这样,新宅子周围的邻居也大都是城里的富人,杨怀仁也不与他们来往,平时都是母亲出面,只说是多年在外经商的人赚足了养老钱返乡养老,街坊们倒也不怀疑。

    何之韵也是安守本分,很少上街,即便上街也戴了幕离,一再低调。再说冬天里的齐州城,泉水都藏在了冰面以下,实在不是欣赏湖光山色的好季节。

    像大明湖畔,这时候也没有几个游人,除了那些鱼贩子和采冰的工人们,剩下的就是些滑冰的孩童,还有些垂钓的老人。

    再回到昨日垂钓的地方,杨怀仁远远的便看见有人向他招手,正是昨天那个有趣的老汉,只不过今天他们也是来了三个人。除了老汉之外,还有个年近五十的儒雅的先生模样的官人和一个只有**岁的小女娃娃。

    若说老汉穿着朴素,相貌平易近人的话,那么他今天领来的这俩人可就和他风格大不相同了。

    老汉无论穿着还是言谈举止,都大大咧咧,可另一位中年男子就不同了,虽然也是普通的素色儒衫式样的袄子,气质上却给杨怀仁一种极尽儒雅的学究气派,消瘦的脸上一双鹰一般的眼睛也是严肃的让人感觉难以亲近,换句现代调侃的话说,就是面瘫。

    另一位小女孩脸面白净,样貌可爱,头上梳了个俏皮的三丫髻,身上则是一套红色的小棉袄外套,脚上踏着小棉靴,实在讨人喜欢。

    别看这小姑娘年纪小,却有一种婉约清丽的气质,让人不得不联想,这样的小女孩再过个五六年,又是一个出落的美丽清秀的美人儿。

    二丫没想到这次跟哥哥出来还能遇见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可能是家里就她一个小孩子久了,早小跑着冲过去和那个小女孩见面。

    杨怀仁看看人家这小丫头,再看看自己的妹妹,同样是小孩子,那风格简直天壤之别,二丫整天和老虎在一起玩耍,都快玩野了,长大了早晚要为这世界上增加一条女汉子。

    杨怀仁走上前来,先一步作揖行礼,老汉忙摆摆手说:“小哥不必客气,礼数多了让人恼得慌。”

    倒是那位学究模样的读书人客客气气的还了一礼,开口问道:“师长,这一位便是您提起的那位精于钓鱼又精于烤鱼的小哥吗?看面相也不过弱冠之年,真若如师长所说,学生真是佩服。”

    这中年人嘴里说佩服,脸色却不是十分相信。杨怀仁见这中年人喊老汉师长,莫名其妙被逗乐了,这老头官不小啊,都师长了,哥们虽然是个侯爷,可手底下就那一百来号内卫,顶多就是个连长,这可差了不少级别呢。

    老汉开口给两人介绍道:“这位小哥便是昨日教了老汉钓鱼又请老汉吃烤鱼的那位,这一位是先父的学生,老汉进城便暂住在他家里。”

    这介绍的话说得有些让三人尴尬,哪里有介绍人认识,却不通姓氏名字的道理?

    杨怀仁看他们样子也是普通人,也不好再把自己的姓名隐瞒下去,便先开口自我介绍,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在下齐州历城杨家庄人氏,姓杨名怀仁,字知义,最近刚回到齐州老家。”

    杨怀仁说完见两人都笑了,好似原本就知道他的姓名和身份一般,原来老汉尴尬是因为他不知该不该点透了这一点,并不是不知道他是谁。

    中年男子先揖一礼,“下官齐州明水人士,郓州教授李格非,字文叔,见过环县侯了。”

    李格非样子清瘦,这话说来却字字铿锵,以一个不入流的微末小官面见一位三品侯爷,并无卑躬之意,让见惯了齐州衙门里那些马屁官儿的杨怀仁倒是十分欣赏。

    老汉叹了口气,“文叔说话就是酸气,啥下官不下官的?今日这大明湖边上就是三个喜欢钓鱼的闲客,叫你一句话给弄的老汉都拘谨了。

    哦,对了,忘了介绍老汉自己了,老汉姓廉,名廉希宗,字武侯,咋样?老汉这名字还好听吧,不知道的还以为老汉也是个侯爷呢,哈哈!”

    廉希宗老头自嘲的笑话把杨怀仁逗乐了,他笑着笑着忽然想起这俩名字有点熟悉,廉希宗?李格非?

    难不成自己钓鱼认识的这位老汉就是北宋大奇人廉希宗?而另一位自称是他学生的,就是北宋大家李格非?那么那个小女孩,不就是李清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