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看相
    ,!

    廉希宗听了杨怀仁的回答目瞪口呆,他父亲当年曾经给他们兄弟几个讲起过这另种气体的名称,这些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当时他们兄弟几个理解不了父亲话中这种名词的来历和意思,却知道父亲的这些理论一定不是信口胡说,也正是因此,他们觉得父亲对世界的认知是高于他们的。

    廉希宗无法相信今天从杨怀仁嘴里听到了这两个名词,都说他的父亲的知识是神仙传授的,难道杨怀仁也是这位神仙的门徒?

    廉复当年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廉希宗也不知道父亲到底去了哪里,是死了,还是升仙了,还是被以为仙人带离了人间隐居到仙界去了呢?他很想知道。

    而眼前的杨怀仁,或许是唯一能接触到这个真相的人了,他忙问道:“不知仁哥儿从何处知道的这个理论?”

    杨怀仁看他表情阴晴不定,似是心中有所怀疑,又似是不明真相,约摸着看来廉希宗作为廉复之子,也未必知道他父亲的真实身份和来历,那么自己的事情,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吓坏了他。

    杨怀仁便把他当初讲给母亲听的那个珍珑棋局的故事给他讲了一遍,只不过着重提了一下他从神仙那里得来的知识,大多是厨艺方面的罢了。

    廉希宗听罢,脑袋里立即清明了,心道:“是了,就是这样,父亲当年也是像他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可能同样遇上了一位老神仙,才让父亲学到了那些高深的知识。”

    廉希宗觉得在杨怀仁面前无须再隐瞒什么,便把他的父亲廉复当年讲给他们的故事说了出来,竟是和杨怀仁所编撰的故事有八成相似。

    杨怀仁这下明白了,廉复这位老前辈为了隐藏自己的来历,对自己的儿女讲述了一个故事,说了他一段离奇的遇仙经历,才让他从一个平凡的小秀才成为了一位知识渊博高深的大隐士。

    他虽然把自己超前的知识变换方式教给了自己的子女,却没有透露他的来历。正像杨怀仁做的一样,可以编个故事欺骗身边最亲的人,也没有办法说出自己魂穿这种他们更接受不了的事实,而是用一个他们更愿意相信的谎言,来善意的让亲人接受。

    那么问题来了,杨怀仁现在要作何选择?是像廉复一样做一个默默的隐士,还是努力去实现心中那个伟大的理想?

    其实现在做选择已经晚了,从他来到大宋第二天买下及第楼的那一刻起,或许老天对他的命运已经做出了选择,他现在想抽身,已是不可能了。

    何况更高的眼光,更大的能力,就代表了他有更大的责任,而且他考虑的已经不是他的所作所为会不会改变历史的问题,或许这个时空和未来他存在的时空本就没有必然的联系,只不过是镜子里边和镜子外边,一对相似的时空罢了。

    杨怀仁的性格就是这样,面对什么事情,都有一种盲目的乐观。也许这就是没心没肺之人更快乐的原因所在吧。

    既然廉希宗把他看做了廉复当年一样,受了神仙指点的人,那么就让他们这么认为好了,没有必要解释,因为要解释的话,又要废脑子去编另一个故事。

    廉希宗实在是个有趣的人,当他知道杨怀仁所谓的经历之后,心中竟想着若是杨怀仁和他父亲当年的经历有些相像,那么这位从人世间选一个秀才传授天书的神仙,是不是同一位神仙呢?

    如果是同一位的话,按辈分算起来,那杨怀仁岂不是他父亲的师弟?那他不就是自己的师叔了吗?

    廉希宗看着杨怀仁这张俊秀的脸,根据他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易学知识,从面相上看,杨怀仁按说是个短命之人。

    但世间的事情都是很奇妙的,大悲大喜,大吉大凶,并不是截然相反南辕北辙的,而是十分相似,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

    所以大凶之相的人,或许同样是个大富大贵之相的人,联想起杨怀仁小小年纪就有了现在的身份地位,确实容易验证这种观点。

    “若是如此,侯爷便应是老汉的师叔了。”

    廉希宗恭恭敬敬的说了这么句话,然后便要跪下去。

    杨怀仁见状忙扶住了他,一张脸比苦瓜还苦,“老伯,这是哪里话?小子怎么敢自认是您的师叔?这可折煞小子了。”

    廉希宗说道:“侯爷和先父同拜仙人为师,论起来自然是师兄弟关系,那么老汉喊侯爷一声师叔也是情理之中。”

    杨怀仁可吓坏了,忙解释道:“不合情理,令尊和小子拜的不是一个仙人,令尊的师父教授的是世间万物之理,是大道理,小子拜的是一位仙厨,教的是油盐酱醋的小道理,分属不同的门派,谈不上师兄弟的,呵呵。”

    大冷天的杨怀仁急出了一头汗,这要让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喊自己师叔,而且人家还是一位大隐士之子,是无论如何也使不得的。

    廉希宗想来也杨怀仁说得也有道理,虽然先父和他分属不同门派,但两人可都是被神仙选中的人,那就肯定不是一般人,即便不能以师叔待之,内心中也是对杨怀仁充满了敬意。

    李格非在一旁听不见他二人在小声说着什么,但是看两人表情和动作都十分怪异,又不好走过来偷听人家讲话,只好远远的问了句,“师长和侯爷不是相约来大明湖钓鱼的嘛,怎么聊起来了?”

    杨怀仁和廉希宗这才想起他们冷落了李格非,心中有些歉意,相视一笑,便走回到李格非面前,廉希宗扯了个无伤大雅的谎话,故意岔开话题不想让李格非发问,“没想到侯爷也是个会看相的人呢,我二人只不过对此闲扯了几句。”

    李格非看了看杨怀仁,实在是太年轻了,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个精于易学之人。

    杨怀仁也只好顺着廉希宗的话去假扮一个神棍,忽然想起一件事,便打趣道:“看相也是瞎看,不过我能通过面相猜到令媛的名讳,李先生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