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惊天的猜想
    ,!

    杨怀仁的烤鱼和他带来的两坛美酒果然名不虚传,让李格非这么挑剔的人也赞不绝口。

    二丫和李清照饭量小,不过两个小家伙还是共同干掉了一条大鱼,刚吃完,二丫便拉着小伙伴去旁边找另一帮在湖边玩耍的小孩子玩去了。

    杨怀仁陪着廉希宗和李格非喝了几杯酒,感觉身体也热乎了起来,随之话也多了起来,想起李格非的职事是郓州教授,便开口向他打听梁山的情况。

    可惜的是李格非是个文人,对这些事情不怎么关心,他知道的还不如杨怀仁多,从他这里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廉希宗似乎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告诉了杨怀仁。

    原来廉希宗如今也算是江湖中人,虽然没有开宗立派,却是江湖中有名的修行内气的行家。

    廉复开辟的荒山,如今已经是山田千余亩的村庄,叫做廉家坡。早年间有位江湖隐士来到这里拜访廉复,廉复用超前的医学知识治好了这位江湖隐士的怪病,作为报答,他留下了一本内功心法的秘籍送给了廉复。

    廉复对练武不感兴趣,便没当做一回事,将这部内功秘籍随手扔进了书箱之中。廉希宗和他父亲的爱好截然相反,那些奇怪的知识和高深的学问,廉希宗学不进去,无意间发现了这本内功秘籍,便自行按照秘籍中的图解修炼内功。

    当时他也只不过是当做强身健体罢了,没曾想竟真的练出了高深的内功来。如果不是廉复之后阻止他离家去闯荡江湖,或许廉希宗已经是一位名震江湖的大侠了。

    廉希宗说起这件往事来,并不对父亲当年的决定而懊恼,反而老来想起这件事来,对父亲的决定感到满心感激。

    因为他知道他并没有经过指点,只是凭借自身的天赋修炼了高深的内功罢了,而招式上来说,实在是平平无奇,况且他为人太正直,不善计谋,若真是闯了江湖,说不定他早已被人暗算,也活不到今天了。

    廉复虽然坚持隐居山林,却名声在外,许多对他心怀敬仰和志在修身的人士纷纷找上山去,跟他拜师学艺。

    也正因此,这些人受了廉复的影响,也都成了淡泊名利的隐士。廉希宗也在这些人之中收了些喜欢练武的徒弟,随便教些简单的功夫,不过也因此名声在外。

    多年以前,有位来自郓州的叫李光普的人,拿了沧州柴氏的举荐信要想廉希宗拜师学艺。

    沧州柴氏便是后周世宗柴荣的子孙了,到了这一代,柴氏家主叫柴致祖,是沧州当地家财万贯,良田万亩的一方豪族。

    凭着祖宗当年让位之功,柴氏在河东一带地位显赫,加上乐善好施,又喜欢结交江湖人士,在黄河南北都享有盛名。

    廉希宗见李光普是柴氏举荐来拜师学艺的人,便留他在廉家坡学武。不过这位李光普先前就有武功底子,廉希宗教授他的内功心法与他之前所学恰是冲突的。

    李光普在廉家坡学艺三年,外功虽有长进,但内功却并无精进,他见在廉希宗这里学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便告辞离去了。

    后来他去了哪里,廉希宗也不知道,只是后来听另一位徒弟说起过,这位李光普离开后回了郓州老家,没多久之后就上了梁山。

    廉希宗以为若是李光普落草为寇,这事情有些说不过去。因为李光普在郓州当地也是出身富甲一方的大家族,根本不缺钱财,又没听说过他犯下什么罪行被官府追捕,实在没有理由上梁山落草,所以只当这是道听途说的而已,并没有当真。

    这些事情杨怀仁大吃一惊,想起他派去梁上打探消息的内卫回报,梁山上现今那位大头领也是姓李,会不会就是这位李光普?

    且不论是不是同一个人,这李光普当年去廉家坡拜师学艺,靠的是沧州柴氏的举荐,这是不是说沧州柴氏也梁上上这伙山贼有什么关系呢?

    杨怀仁胡思乱想了一阵,觉得这件事有点可笑。现今的柴氏家主柴致祖的儿子,应该就是柴进了,算起来柴进如今也不过是个**岁的孩童。

    《宣和遗事》中记载,柴进确有其人,不但是后周皇族的后裔,也确实是后来梁山宋江起义三十六名头领中的一名。

    元末施耐庵创作白话章回体《水浒传》,便是从《宣和遗事》中记载的宋江起义的内容加以改编和演义而成。

    《水浒传》里柴进一定程度上是逼上梁山的,若不是殷天赐打了他叔父,也不至于被同往的李逵失手打死导致柴进被连累进了高唐州大牢。

    创作是这么说的,但史上的柴进真是被逼上梁山的吗?

    从现在杨怀仁得到的信息来判断,似乎梁山就是他柴家的啊,沧州柴氏大有可能就是现在梁山上这伙山贼的幕后之主。

    柴进的父亲现在如果就是梁山的主人,那他为何要聚集一帮贼寇在梁山上呢?

    难道……杨怀仁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一百多年前柴宗训让位给赵匡胤,也许是心甘情愿的,可他的后代是不是也心甘情愿呢?

    起码杨怀仁觉得这是不可能的。这些柴氏子孙,难免会想,大宋的江山,本该是大周的,也就是他们柴家的,当年让位赵氏,也是迫于无奈。

    太祖和太宗皇帝在位的时候,他们还不敢有什么想法。可百余年过去了,看看现在的赵氏皇族,都成了什么样子?

    屈辱的外交和羸弱的军力,早已让无数汉家男儿所不满,近年来的变法革新来回反复,百姓并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受其害,更是让朝堂上的党争愈演愈烈。

    大宋的统治或许已经是强弩之末,柴氏便是看到了这一点,近年来不断结交江湖人士,仗着祖宗名声和万贯家财资助黄河南北各色的帮派和山寨,早已经拉拢了许多人心。

    而梁山,或许就是他们开始暗中反宋的第一步,而柴氏将来的计划,又是什么呢?杨怀仁陷入了深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