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床头吵架
    ,!

    杨怀仁没练过武,可武侠看过不少,何之韵不能理解的东西,他却理解了。

    自古以来,不论修炼内外武功的方法,其实是五花八门,种类繁多的,只不过在漫长的历史沿革之中,有一些被发扬光大,有一些因为种种原因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在中原,是以佛道两门为主,时间久了,这两门的路数也就被中原武林认为是正统,其余的便被认为是邪功了。

    可杨怀仁不在乎,他本就是当广播体操一样练着玩的,只要能让他身体健康强壮,至于什么方法,他根本不在乎。

    何之韵也觉得杨怀仁只不过是练一下吐纳之法,先前她已经教了他一些最基本的道门的入门方法,现在根据这本书中所述的方法,指点他修习一下也并无大碍。

    按书中的方法,要早晚修习,每日不辍。廉希宗也说勤奋是修炼内功的关键一点。

    杨怀仁觉得他就是锻炼身体,没必要非得早晚练一个时辰,早晚十分钟,只要能坚持,也是勤奋,这理解绝对没毛病。

    转眼已是十一月底,这些日子杨怀仁依旧没事和廉希宗他们钓钓鱼,也时常准备一些美味给两位钓友带去,当然还有美酒,这三个人也成了最近大明湖畔有名的三大酒鬼。

    杨怀仁的内功练来练去也没有什么长进,不过精气神好了许多,这也许是身体开始健康强壮的前兆吧,有这样的效果,也让他非常满意了。

    同时进行的,是上梁山的准备,内卫们悄悄的一批一批派了出去,摸清了梁山周围的地形和上山的方法。

    这件事杨怀仁不敢和母亲说,却不能瞒着枕边之人。可跟何之韵一说起这件事,何之韵就不同意了,觉得杨怀仁这种书生去贼窝,无异于羊入虎口。

    杨怀仁就辩称,正是因为自己的书生形象,才不容易被梁山贼寇怀疑。

    他准备带着天霸弟弟、小七、柯小川和玄参等人,扮作富家纨绔公子和随从,推说是在老家失手打死了人,逃难路上遇到原本上过梁山却被赶走的柯小川,经他介绍才决定去梁山避难,到时候给山寨几位头领送上些财物,或许他们就不会起疑。

    何之韵觉得杨怀仁的办法不妥,但是嘴上说不妥,却说不出为什么不妥来。

    杨怀仁看着何之韵着急的样子,心中想笑,这计划里唯一不妥的地方,怕是没带上她这位山贼出身的江湖侠女吧?

    他十分理解何之韵的心情,不过这一趟是去贼窝,身边带着个女人,实有不便。

    杨怀仁这理由并不能说动何之韵,反倒给了何之韵把柄。论起江湖经验来,加上内卫那几个人算上,全家就何之韵最充足了,而且她亲身干过山贼,更了解这些贼寇的习惯和想法,这一点是其他人所不具备的。

    何之韵自从嫁入杨家,一直非常温顺,这一次听说杨怀仁要上梁山,是第一次违拗杨怀仁,任凭他如何劝慰,是无论如何也要跟着。

    “官人若执意要去梁山,任凭你说出个大天来,妾身也要跟在官人身边。”

    何之韵很坚定,脸色很严肃,不像是耍小性子。

    “韵儿,为夫这次去梁山,并不是游玩,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官人口中重要的事情,若是没有危险,妾身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可是这一次不同,梁山上是一群贼寇,这些人和以往官人遇到的那些恶人不同。

    这些人什么脾气性格,妾身最了解不过了,为了钱财,为了女人,甚至为了一口吃食,他们可以随手就杀人,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

    官人的谋划,在这里说起来挺好听,可是官人又怎么保证你送了钱财,他们就不会见财起意,杀人夺财呢?”

    “这……”

    杨怀仁也答不上来了,梁山上的人,他还真没有详细的报告,根据之前的猜测,第一批上梁山的人,或许就是沧州柴氏的人。

    可后来上山的人,除了江湖上的恶人,就是身犯重罪投奔梁山的,这些人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确实像何之韵说的那样,大有可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凶恶之人。

    柴致祖暗中派了姓李的这位寨主在梁山上招揽他们,肯定不是上山聚义,为了劫富济贫替天行道,花费了大量钱财供养梁山上这帮人,为的就是将来有一天利用他们制造社会混乱,而柴氏好借此混乱进行他下一步计划。

    既然决定了要上山,这其中利害肯定是早想过的,也会预料到会有危险。

    “韵儿,危险肯定是有的,但我身边不是有天霸弟弟和小七他们几个保护嘛,万一暴露了身份,即便打不过,我们也肯定能跑得了,这方面我会安排好,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放心?你让我怎么放心?”

    何之韵有些急了,语气也变得急躁起来,“我知道你怎么想的,这件事本和你没有关系,你非要管,你想法很好,为了大宋,为了百姓,可你想过我吗?

    你出门在外,我这个做妻子的怎么能不担心不挂念?我知道你决定的事情,我怎么说你都不会改变主意,那就让我跟在你身边,遇上事情,我也能帮你出出主意不是?”

    何之韵说着说着,水汪汪的眼睛里就噙着泪水了,杨怀仁心里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无法改变她的想法了,就算铁了心不带着她,她也会偷偷跟来。

    在感情上,女人往往比男人更热烈,也更坚定,她们认定了人,决定了的事情,会比男人更顽固。

    杨怀仁只好点头同意。其实有何之韵在,这趟梁山之行会更顺利,只是她曾经伏牛山烟风岭二当家的经历,也会让他们一行人上山的理由更有说服力。

    安排好了一切,三天之后杨怀仁借着巡视的理由告别了母亲,离开了齐州城。

    出城之后,众人才找了间废弃的城隍庙换了另一套衣衫,为了进一步伪装身份,何之韵对杨怀仁等人进行了一番易容改扮,这才奔郓城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