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投名状
    中年男子端起杯子,示意他先喝口水,装作如无其事的低声说道:“大家记住自己如今的身份,并融入进去,然后忘记自己原来的身份,一定要自然一点,僵硬的演技反而更容易被人识破。”

    柯小川涂得满脸黢黑,本来一张俊俏的脸也略显狰狞,他似乎有些不自在,轻动嘴唇问道:“掌柜的,啥时候动手?”

    杨怀仁看出来他有些心急了,放在桌上的左手四指并拢抬起来缓缓地轻摇了两下,示意他稍安勿躁。

    这一间客栈柯小川上次来过,正是梁山上贼寇开在山下的一处暗哨,其实倒不是间黑店,也没有人肉包子。

    二十里铺渐渐成为路过此地过往的客商习惯的歇脚地的时候,梁山便出钱在这里开了这间“四海客栈”。

    他们的目的也很简单,一是在这里打探过往客商的消息,为劫掠他们的财物做准备;二是作为山上和山下的联络点,并获取江湖上的各路消息;三是如果有江湖中的好汉来投梁山,这里便作为一个接待、试探和引荐的场所。

    六个人原本的上山计划,是按照上一次柯小川的方法,在四海客栈闹出点动静来,逼客栈的人出手和他打架。

    江湖中人讲究不打不相识,试过了武功路数,除了知道你能耐如何之外,也能大体猜出你的来历。

    之后便是试探你来到梁山的目的,若是有意上山,客栈便会引荐你一条上山的路径,往水泊里某一篇芦苇荡里射一支响箭,然后会有小船从水泊深处驶出来接你上山。

    客栈这里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初步试探,觉得你没有可疑,又有些本事便会引荐,但你能不能留在梁山,就要看你要如何纳一份响当当的投名状了。

    一个多月前柯小川就是靠惹事打架的办法,让他的武功得到了客栈掌柜的赏识,才介绍他上山的,只不过后来他交不出一份投名状,才又被赶下山来。

    在江湖和绿林道上,是十分讲究对门派和山寨的忠诚度的,改门换派的行为多少年来一直被江湖中人所不齿。

    想加入一个山贼组织,不是说你有本事想加入就可以的,比起本事来,任哪一位山寨大当家的也更在意这个人的忠诚。

    要表达这份忠诚,就要纳投名状。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你要上山落草,必须有充足的理由并当即下山杀个无辜的人算截断了自己的退路。

    比如《水浒传》里所描写的林冲雪夜上梁山的故事,林冲身犯死罪走投无路便是落草的理由,但过去的违法纪录只是他上山落草的理由,并不能表达林冲对山寨的忠诚和誓死投靠的决心。

    所以白衣秀才王伦只是因为敬佩林冲的本事而招待了他,却迟迟不肯发话让他入伙。

    在得知了他要入伙的念头之后,王伦要他去山下以梁山贼寇的身份去杀一个人,并取了人头来作投名状,才肯留他在山上。

    按照柯小川的办法,凭借在座的这几位的武功,确实很容易得到上山的许可和引荐,但是当初柯小川不忍随意杀人纳不出投名状,杨怀仁觉得现在他照样还是纳不出来。

    人的性格会变,但骨子里的人性是不会轻易变的,柯小川虽然有心闯荡江湖,可他受到父母的影响,生性就是善良的,教他杀一个无辜的人,他下不了手。

    杨怀仁这种烂好人就更不用提了,只要不是十恶不赦或者伤害了他的家人朋友的人,他都不会狠心下死手,像以前的魏岱严和倭人使节,他也只是断了他们的子孙根,也不曾要了他们性命,或许现代人的道德观念让他对生命充满了敬畏吧。

    何之韵虽然是山贼出身,其实说起来她以前当黑风寨二当家的时候,拦路抢劫的事情倒是干过不少,但是她有个习惯,万事给人留一面,打劫却不劫光,起码给人留一口饭钱。

    而害人性命之事,几年的山贼头头生涯之中,她是从未做过。她这样的本性,让他去杀一个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她也是做不出来的。

    天霸弟弟就更不用说了,论吃饭,他是御封的“大胃王”,论打架,就算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他天生的神力就是他最大的资本。

    杀人?他本就是个穷苦孩子出身,遇见杨怀仁之前都没怎么吃饱过,怎么会残害同样贫苦的人?

    玄参和小七作为内卫,按说是杀人的好手。不过他俩一直潜伏,倒也巧了,杀人的本事是有,可也从来没杀过人。

    要是按照柯小川上山的办法,山是能上去,可去了也是白搭,六个人没有一个像是能人心杀个过路之人然后割下人头纳投名状的人,更何况他们六个人,需要六颗人头?

    小川的方法行不通,何之韵又提出了另一个方法,那就是亮明她自己的伏牛山黑风寨二当家的身份,或许凭借她这个身份,梁上会接纳他们几人。

    杨怀仁还是摇了摇头,凭着同样是山贼的身份上山,或许能轻易上山,不过换来的很可能不是人家让你入伙,而是招待你一番,给几十两银子然后客气的打发你下山。

    即便真让他们几个留下,人家也会对他们处处忌惮提防,甚至是监视,杨怀仁上山打探关键消息和短期内从内部瓦解他们的计划,也无法施行了。

    玄参也有自己的主意,他觉得凭借他一双外伤圣手,想梁山这种时常打打杀杀的山贼们,正是需要他这样的人才,所以他上山留下,或许不需要纳投名状。

    杨怀仁还是觉得这方法也不好,你是外伤神医可以留下,可我们五个呢?何况一个郎中,也只能是在外围打探些消息,很难或者需要等待很久才会有机会接触到梁山上真正的有话语权的阶层。

    可现在还有一个来月就要过年了,年后或许赵煦就会下旨让杨怀仁回京,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天霸弟弟有些急了,随口说道:“掌柜的长的这么俊,不如去了改妆,换一身书生行头,说不定梁山上有什么女贼头,会愿意抓了掌柜的做压寨先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