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难吃的蒸鱼
    天霸弟弟这句不过脑子的话说完,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了。

    何之韵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天霸弟弟,差点喷出火来活活把天霸弟弟烧死,杨怀仁赶忙轻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冷静一下,大事要紧。

    “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其实我有个办法,不妨试一试,你们配合我就好了。”

    店小二这时走了过来,左手抓起肩上的一块布巾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右手提起水壶来从新给众人添水,他堆着笑脸问道:“几位客官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啊?”

    杨怀仁含笑答道:“哦,我们一家从淄州过来,到东京城去投亲,天色已晚,路过贵宝地,要留宿一晚,敢问小二哥看还有客房?”

    小二哥环视了一圈,早看到了何之韵怀里一直抱着的那个木箱,“客房是有,不过只剩下一间了,不知客官能不能将就一晚。”

    “一间就够了,都是庄户人,没那么多讲究。”

    “乡野小店,让客官见笑了,吃食也不多,不过梁山泊里的鱼儿这时候也还肥美,不如蒸条大鱼如何?”

    “如此甚好,”杨怀仁指了指旁边的桌子,“麻烦小二哥像旁的桌一样,随意来几样小菜,再来两壶酒。”

    说罢杨怀仁笑着跟身边的何之韵伸出了手,何之韵却眼神警惕地望着店小二。

    店小二会意,抬头眼睛瞟着房梁,扭过了脸去表示自己不看你掏钱。

    何之韵这才转身用身体护着那个木箱,偷偷摸摸似的打开了箱子,从里边取了一颗小珍珠出来。

    店小二显然是佯装扭脸,眼睛的余光却早看到了何之韵的动作,从微微打开的小木箱里,看到了满箱子的珍珠宝石静静的躺在里边闪闪发光。

    这一切杨怀仁都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把那颗珍珠递了过去,“小二哥,我们出门走得急,没有带现钱,你看我们用这颗珠子顶了这留宿一夜的花销如何?”

    店小二回过头来伸手接了过去,看到那颗珍珠的时候,眼睛里也跟着放贼光。

    这颗珍珠虽然不大,但若是放到城里的珠宝行里,价值最少也要值个一贯钱,而这六人要了一间客房留宿一晚,加上晚饭和明日早饭等花销,也不过二三百。

    想到这里,他瞬时嘴巴裂的更开了,点头哈腰地说着“客官稍待,马上就好”,喜滋滋地退开了去。

    小二走到柜上,把那颗珍珠拿给掌柜的大胡子汉子看,大胡子拿起来仔细瞅了瞅,确认是颗上好的东海珍珠,没有放到柜上的钱柜里,而是塞到了自己的怀里。

    “这帮人什么来历?”

    小二撇嘴一笑,“说是淄州来的一伙庄户人家,要去东京城投亲,呵呵,听口音确实像是淄州那地方的人,可是这几个肯定不是庄户,哪个庄户人家能有这么宝贝的珠子?”

    大胡子掌柜点了点头,“看样子是个富户人家出来的,那箱子里肯定也都是这样值钱的宝贝吧?”

    “恩,一箱子都是,这出来行走,改扮身份不露富最正常不过,就是这家人傻了点,抱着个装珠宝的箱子,谁看不出来?咱们今天是不是……”

    店小二从下边伸出手,做了个手刀的形状,大胡子掌柜摇了摇头,“不行,不能在咱家店里动手,一会儿你上完了菜,去给水泊里的鹞子送个信,让他们明天早上去半道上候着就行了。”

    “嗯,那就让他们多活一晚。”

    ……

    先上桌的是几个小菜,一盘羊肉片,一盘茴香豆和一盘晾干的那种小柳条儿咸鱼,还有两壶酒。

    杨怀仁示意大家先尝一尝,几个人这才开动。羊肉是事先用大锅煮的,盐巴放的都不多,而且火候也煮老了,吃进去一嘴膻臭味,而且嚼不烂,让杨怀仁难以下咽。

    另外两盘小菜也同样达不到一般客店和酒馆的水准,而那两壶酒,放到鼻子底下闻一闻都闻不见酒味。

    这种乡野地方的客栈,看来也没有个像样的厨子,几样小菜都是事先准备好的,说是粗制滥造一点儿也不为过。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杨怀仁反而脸上笑的更自信了,一切都跟他先前预料的一样,他的计划也可以顺利施行。

    这几盘菜大家也都是尝了一下,便不再动筷子了。大胡子掌柜的在柜台里瞥见了他们的动静,脸上也带着笑,心道这帮有钱人吃不惯这种粗食,正验证了对他们身份的猜测。

    又过了一会儿,店小二才端了一个大木盘上来,木盘里是一条热气腾腾四五斤重的大草鱼。

    这鱼是好鱼,水泊里有大量的淡水鱼资源,像梁山泊这样的大水体虽然冬天里也结冰,不过不会封冻,靠近陆地的地方会冻一片,但湖中大部分是不封冻的。

    梁山上的贼寇虽然不让梁山泊周边的普通渔民打鱼,自己却有专门负责撒网打鱼的人,除了供给山上人食用外,也在二十里铺贩售给这些客栈。

    可惜一个糟糕的厨子把这么好的鱼给做瞎了,杨怀仁尝了一口,便不再吃了,这蒸鱼只不过是把一条大草鱼去鳞去内脏,然后抹了盐巴撒一些葱姜碎给上锅蒸了出来。

    冬季里嫩菜少,葱姜也不是新鲜的,这样一来去腥的效果就差了不少,这鱼蒸出来也就还带着些许腥味,而且由于没进行细致的加工,表面上看是蒸熟了,实际里边鱼骨上还带着鲜血。

    天霸弟弟他们几个也是吃了一口便苦着脸不再下筷,他们跟着杨怀仁吃了几天好饭食,这样的饭食是再也不能入口了,而且鱼没蒸透,吃了肚子里要生虫子的。

    杨怀仁重新唤了店小二过来,店小二看着桌上的蒸鱼和几样小菜,基本都没怎么动过,便开口问道:“怎么,这几样菜不可口吗?唉,这也没办法,像二十里铺这样的荒野地方,像样的厨子也没愿意来的,几位客官,实在抱歉了。”

    杨怀仁笑呵呵的说道:“无妨无妨,小二哥,不知贵店的厨房能不能借我一用,我自己亲自下厨做几道菜可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