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食物之美
    ,!

    一个厨子做菜的手法,往往决定了他做出来的菜的味道。

    且不论杨怀仁的刀工如何,单论杨怀仁这道糖醋松鼠鱼的做法,就让客栈的三流厨子惊呆了。

    他虽然不算是正统的厨子,可也是在郓城县的一家中等档次的酒楼里做过几年帮厨,就算许多菜式他不会做,也见过大厨的手艺。

    可杨怀仁的手艺,太让人惊讶了,他想象不出一条鱼,竟然在他手里做出了这种样子,不用尝,只看外形,闻闻后厨里那残留的香味,就足以让人食欲大开了。

    糖醋松鼠鱼端上靠近后门的那张桌子的时候,原本人人不待见的桌子,反而成了这间客栈里的焦点。

    升腾的香气像是反射着的耀眼光芒,吸引了客栈里所有人的目光。

    这些来往的客商,其中不乏行走大宋南北多年之辈,可这道菜,却真是没有人见过,如果不是杨怀仁端着木盘上桌的时候报了下菜名,或许他们都猜不出这竟然是一条鱼做的。

    幸福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对比出来的,我有你没有,我就不自觉地感到幸福,你有我没有,我不仅仅感到不幸福,还会心生羡慕。

    杨怀仁重新落座,可何之韵和天霸弟弟他们没有一个动筷子的,都傻愣愣的盯着那盘糖醋松鼠鱼在发呆。

    杨怀仁以为是他们等着他先起筷,于是拿起了筷子,先夹了一块鱼肉,然后对大家说道:“好了,大家尝尝吧。”

    还是没有人动筷子,杨怀仁似乎有点明白了。他以前在家并不是没做过糖醋鱼,只不过单纯为了味道的话,他只是用了简单的做法,并没有用精细的刀工雕琢出如此美妙的形状。

    可这一次为了达到目的,他刻意在刀工上下了功夫,所以这一次的松鼠鱼,更加显示了食物之美。

    浇炸的外酥里嫩的鱼肉条被焦黄色的糖汁包裹着,红亮而滑腻,视觉上给人的冲击力就足够诱发人们内心中对食物的渴望。

    阵阵酥炸过的鱼肉的香味,让人忍不住凝目深吸着鼻子,生怕连这香气也浪费了似的。

    鱼肉条夹缝里残存的热油遇到糖汁还是“滋滋”作响,让这道本就立体的菜,又有了听觉上的享受。

    当一道菜从视觉、嗅觉、味觉和听觉全方位刺激了人们的感官,那这道菜已经不仅仅是食物,而是一件你永远不忍心去破坏的艺术品。

    没有人舍得把杨怀仁做出来的这件艺术品粗暴的破坏了,或许馋到怜惜一道菜的时候,才是对这道菜最高尚的赞美。

    不过对于糖醋松鼠鱼来说,就是要趁热吃,凉了的话无论口感还是味道都会大打折扣。

    杨怀仁叹了口气,明明我是侯爷,我是大哥,我是老大,可吃饭的时候还要我全程伺候这帮人,你说我这是何苦来呢?

    “快吃吧,别瞅了,凉了就糟蹋了。”

    他一边说开始挨个给大家把鱼肉夹到他们面前的饭碗里,大家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点头示意表示感谢。

    何之韵胳膊还是一只手抱着那个木箱不肯放下,另一只手拿起筷子夹起了鱼肉条放到了嘴巴里。

    最先感受到的是带着微酸味的焦糖汁的浓厚焦甜的味道,牙齿咬下去,是被酥皮包裹的紧致的鱼肉,鱼肉的鲜香,焦糖的焦甜和清口的酸味混合在一起,让味蕾尽情的释放开来。

    作为大厨,杨怀仁看着大家品尝过糖醋松鼠鱼的味道那种享受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满足感。

    而桌外的其他人看到他们这种神仙似得样子,除了羡慕,还有按耐不住的焦急,开始有人对客栈的掌柜大声喊叫起来,“他们那一桌那是道什么菜,给洒家也上一盘!”

    掌柜的有种想哭的冲动。心中一个声音在呼喊,“你想吃?我他女马还想吃呢,光看着那道菜的样子,闻着那个香味,我这辈子的口水都要全流完了。”

    大胡子掌柜的不但不知道这道菜是怎么做的,甚至连这道菜是用什么做的他都搞不懂了,他这个破客栈里还有这么上好的食材?厨子为什么从来没给他做过?这天杀的小子!

    他陪着笑脸先安抚了下其他客官,忙把馋的两眼冒光,嘴角流涎的店小二拉到一边小声问道:“怎么回事?”

    店小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画烟了脸的柯小川含笑把一块鱼肉条送入口中,然后闭着眼睛小心的嚼着,嘴里还发出“嗯嗯”的声音,他也想象着那块鱼肉条是塞进了他的嘴巴里,下意识的也跟着砸吧着嘴,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完全没有听到掌柜的在喊他。

    大胡子掌柜朝他脑袋瓜子后边狠狠地拍了一巴掌,差点把他拍的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这才让他如梦方醒。

    “问你呢,怎么回事?那一桌上,是道什么菜?”

    “小底也不知道,不过,我亲眼看见是那个小胡子用咱们后厨里的最平常的草鱼做的。”

    “啥?草鱼做的?”

    大胡子掌柜看看那道菜,再想了想草鱼的样子,难以置信的望着捂着脑袋可怜兮兮的店小二,觉得不是他出现了幻觉,就是这小子出现了幻觉。

    旁边的厨子见掌柜的怒目又看向了他,只好叹了口气,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小二哥没点诳你,我也看见了,确实是那小胡子用咱们做蒸鱼用的草鱼做的。

    不过你也不能赖我,这小胡子的厨艺,别说是郓城县,你就是到齐州,青州的大酒楼里去找,也找不出这么一号人来。

    你就是把当年的南北厨神请到咱家来,也绝不可能把一条普通的草鱼做成这样。那手法和刀工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大胡子掌柜看着这俩人,从跟了他上了梁山到在二十里铺开这件客栈,也有好几年了,他们是绝对没有胆子骗他的。

    他忽然意识到这六个人,他们身上最有价值的不是那一小木箱子珠宝首饰,而是那个小胡子中年人的厨艺,如果把这几个人献给梁山上的李大头领,或许他的地位就不仅仅是个窝在这间客栈里接收消息的小头目那么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