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小七起夜
    ,!

    在众人一片吞咽口水的声音和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之中,那盘糖醋松鼠鱼被杨怀仁一桌人消灭了个干净。

    大胡子掌柜见他们吃完了饭,便吩咐店小二领着他们去客房休息,而他自己却亲自去收拾了桌上的碗筷。

    当他端着那个盛鱼的木盘走进后厨的时候,大胡子看了看身后并没有人看到,忍不住拿手指去抹了一下盘子中的残羹,便也品尝到了酸味的焦糖汁和一些碎鱼肉的滋味。

    有种味道,一旦开始了,便再也停不下来。所以大胡子掌柜完全抛弃了自己的江湖好汉威猛形象,一舌头一舌头地把盘子里的糖汁舔了个干净。

    他只想说,能在有生之年吃到这样的味道,让他立马死了也值了,更何况他的那点脸面。吃完之后,他便下了决心,想小胡子这样的人,一定要留在梁山上。

    天刚擦烟的时候,一支响箭被射进了迷雾朦朦的水泊之中……

    客栈二楼的客房相当简陋,除了一张床,一张小方桌和两个板凳,连个衣柜都没有。

    所谓的墙壁,就是几根粗大的木质立柱之间的双层的木板,所以也实在谈不上什么隔音效果,杨怀仁就听到了隔壁房间里传来的不断的埋怨声,埋怨他们吃的那么差,后门的那桌却吃的那么好。

    然后就是有人安慰他们,说是进了郓城县城,领他们到城里最好的馆子里打牙祭。

    无形之中帮了郓城县里同样开酒店的同行提高了生意,杨怀仁欣慰的会心一笑。

    天霸弟弟埋怨的是这小破房间没法睡觉,床自然是留给何之韵和杨怀仁的,小七可以睡房梁,这也是他原本就习惯的,而他和玄参还有柯小川,就只能铺张褥子睡在冰凉的地板上了。

    杨怀仁安慰他的话,是今夜大家谁也没法睡觉了,因为大家要时刻听着点外边,特别是院子里的动静。

    三更天,正是月烟风高,天冷的让谁也不愿意走出房间去,隔壁便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从雾气笼罩的水泊里缓缓划过来两条篷船,寒冷而静谧的夜被篷船滑行的水波一分两半。

    水边的冰层被敲开挪到一边,空出一条水道来,船儿才靠近了岸边,兀一停靠,便有六七个身着烟衣蒙着脸面的汉子跳下船来,快步穿过了湖滩的泥沼地,隐入了客栈的后院里。

    “来了。”

    柯小川趴在窗户边,淡淡地说了一句。

    烟暗之中,何之韵等人都警觉的站了起来,纷纷去看倚在木板墙上闭目凝神的杨怀仁。

    杨怀仁睁开眼睛,抬头对房梁上说道:“小七,你是时候起夜了。”

    小七侧着身子望了望窗外,点了点头,一个翻身从房梁之上跳了下来,落在地板上一丝声音都没有出来。

    他解开了自己的衣衫,像是被一泡尿憋醒了的小孩子,眼皮也耷拉下来,扮了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推开门走了出去。

    后院里,大胡子掌柜正在跟水泊里来的人描述这今天他见识到的那道美味的糖醋松鼠鱼。

    “四当家的,小底真不骗你,那道菜,连咱们客栈里的厨子都说了,就是齐州和青州城里的大酒楼的大厨,也做不出来……”

    四当家的是个矮壮的秃子,听了掌柜的用了这么个理由把他大半夜的召了来,气恼的“啪”一巴掌甩在大胡子掌柜的脸上。

    “刘大胡子,你消遣洒家呢是不?这冷的天,你让兄弟们大半夜的喝着西北风漂来了,就他女良的为了一个做菜的厨子?你又皮紧了是吧,让你四爷爷给你松松?”

    四当家的一脸凶神恶煞,刘大胡子赶忙解释,“四当家的,真不是我点诳你,那道菜我尝过,您也知道,我刘大胡子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的人,那味道,真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的了,不信咱们就绑了他回山上让他做给您尝尝。”

    四当家的听他说的这么笃定,想想也他的话也有道理,半个多月前东家来了信,让他们山上的人都消停一点,窝在山上谁也不许走出水泊去。

    虽然他不懂这是为什么,不过李大当家的却很认真的下了命令,山上的人两个月之内谁也不许下山去惹事。

    这半个月来,整天闷在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整天就是那些千篇一律的饭食,四当家的和手下几十位兄弟们嘴里早就淡出个鸟来了。

    如果今天能抓个能做一手好菜的小厨子上山,不但算不上惹事,而且如果大当家的能换换口味,不但不会说什么,说不定还会有赏。

    刘大胡子能掌管着山上的客栈,就是因为他善于察言观色,看四当家的这脸色,似是动了心思,他接着说道:“四当家的,那小胡子就一四十来岁的厨子,绑了他也不会有什么事,但是山上的几位当家的众位兄弟们就有口福了。”

    “好,就信你一回,你派人去引他出来,洒家领兄弟们就在这院子里动手。”

    这时,他们忽然听见有人下楼的脚步声,四当家的摆了摆手,这些人倏地都隐入了烟暗之中。

    等后门的门帘掀开的时候,一个小个子身影打着哈欠走了出来,也没走到院子里的茅房,便在后门旁边的墙角褪下裤子“滋滋”地撒起尿来。

    刘大胡子看清了这个人影,悄声对四当家的说道:“四当家的,这小孩就是那小胡子厨子的儿子,咱们绑了他,正好引他下来。”

    四当家的点点头,回头对身后一个烟衣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便探出身去,踮着脚步悄悄向着小七身后靠了过去。

    小七个子矮是因为得了一种怪病,长到十来岁的时候样子就再没有什么变化了,但是心智却没有停止育成长。

    当初为了长个子,他拼命的练习武艺,虽然没有达到长个头的目的,可正因为他个子小,身体轻,倒是练就了他一身精巧的功夫,不但精于轻功,更是五官敏捷,正是个当刺客的好材料。

    向来只有他偷袭别人,啥时候被人偷袭过?可这次不同,让他扮作小童,然后起夜被掳,都是杨怀仁杨大侯爷的意思,谁让俗话说吃人嘴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