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内部攻山
    船靠岸了,简易的码头上还停了几十条这样的小船,几个粗衣的汉子从岸上走过来迎接四当家的回来。

    上了岸,大秃子给几个手下打了个眼色,几个黑衣人便给杨怀仁等六个人松了绑。

    大秃子一副自负的样子笑道,“上了山,就是自己人了,你老实呆在山上给老子的做些好吃的,老子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当然,你们也可以逃跑,逃的出梁山泊去,老子他女良的跟你姓!不过嘛,逃一回,老子宰你们一个人,先从你宝贝儿子开始!”

    大秃子说完就走了,杨怀仁他们则被人领着上山。虽然这个码头和上山的山道上每隔十步就点了一根火把,可在夜里,还是看不清整座梁山的全景是什么样的。

    杨怀仁后世曾经去过梁山旅游景区游玩,不过近千年后的梁山泊缩水到不大一点,而梁山为了搞旅游也被开的没有了古代的样子,那样的记忆,连参考都做不了。

    六人被领到了半山腰处的一个院子里,交给了一个年纪六十上下的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头。

    老头面无表情,也不说话,打着灯笼把他们六个人挨个瞧了一遍,然后又引到了院中一座房子,指了指房门,便转头走了,进入了对面的一个房子里。

    六人面面相觑,杨怀仁看了看整个院子,正中坐北朝南的是一座大房子,大房子四周是一圈小房子。

    山上的房子都是大石头切成的,从外边看房子的墙壁凹凸嶙峋,在夜里还有些吓人,而房顶也不是瓦片,而是芦苇扎成的厚厚的草顶棚。

    看来梁山上的房子应该都是这种建筑方式建成的,建筑材料也是就地取材,像影视剧里那种砖瓦结构的的大房子,应该是不会存在的,既然山上多的是石头,谁会费力不讨好的一船一船的往山上运砖瓦?

    这座房子有两个一丈见方的房间,杨怀仁他们被折腾了半夜,也都非常疲惫了,于是让大家先回房休息,明天再见机行事。

    杨怀仁和何之韵住了一间,而另外四人则住在隔壁的一间。

    推开木板屋门,里边黑布隆冬的啥也看不见,杨怀仁闻着味道寻见了油灯,掏出火折子点亮了油灯,才看清屋里的情况。

    屋子里边非常简陋,内墙面同样不是平滑的,不过比外墙要好了不少,看来建造石屋的时候,石头平整的的里面还是留在里屋里。

    进门对面就是一个石头砌成的壁炉,不过这屋子看来原来没有人住,壁炉里空空如也,连燃烧留下的灰烬也没有一点。

    里边的墙边,是直接用石头和泥巴垒了一个石头床,上边铺了一层厚厚的干草,再上边一层粗麻布和一张粗糙的褥子,就是睡人的地方了。

    三根还带着树皮的粗木头撑起一个树墩,就是供人吃饭的圆桌,另外还有几个木头墩子,就是板凳,桌上则是摆了一个粗陶的水壶和几个杯子。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石头床上一个大木箱子,再也没有其他的“家具”了。

    整间房子,只有门口,却没有窗户,可以想象的是,哪怕是白天,如果不开门的话,屋里也需要点油灯,不然什么都看不清楚。

    条件实在是简陋,杨怀仁也没有办法,只好叹了口气,幽幽地对何之韵说道:“韵儿,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何之韵摇了摇头,机警的示意他不要说话。她趴在门边听了一会儿,才一脸怀疑的说道:“怪了,这梁山上的贼寇把咱们六个陌生人带上山来,就这么放心吗?院子里除了刚才那个老汉,并没有其他人跟着咱们。”

    何之韵当初也是当过黑风寨二当家的,黑风寨虽然比不了梁山的规模这么大,也是有百十号人的寨子,干绿林这个行当,最忌讳的就是山上来了生人。

    特别是刚上山的人,总会派几个人盯上一段时间,哪怕是纳了投名状上山的人。可他们上山之后,竟是没有一个人对他们进行盯梢。

    “可能是他们太自负了吧?”杨怀仁说道:“梁山不像其他6上的山贼窝,为了防止官府的追剿或者其他人的暗害,总要在寨子周边安排人放哨。

    这梁山天然的有利地形,加上这几年他们对附近渔民的驱逐,让外人很难不请自来。还记得咱们来的时候那片迷宫似的芦苇荡吗?

    即便想自己来,也会困在这些密密麻麻九曲回肠的水道里。这院子我刚才一走进来,便闻到了厨房那种特有的味道,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就是梁山上的厨房了。

    那个大秃子把咱们安排到这里,就是让我留在梁山上做厨子给他们做饭吃了,而且他也说了,咱们就算想逃,没有人领路,也走出不梁山泊去。”

    何之韵表示赞同,想来也就不奇怪在6地上那么有本事的内卫们,一个月来没有打探到梁山内部的任何消息了。

    “咱们算是成功上山了,以咱们现在的身份,估计连投名状都省了。官人,下一步该怎么办?”

    “先,咱们要继续伪装,获取他们的信任。要得到山上这些人的信任,最直接的就是靠我的厨艺,做出些他们没吃过的美味。

    只要东西好吃,不难接触到梁山上的几位头领,摸清了山上的人际关系,咱们再做打算。

    梁山上贼寇的性质,和他们的组成,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是精诚团结的,从外边看梁山好似易守难攻,但是从内部攻山,或许会简单的多。

    计划就是用计策让这种不安的因素逐渐扩大,期待有一天能爆出来,这样是最好不过的,让他们自己人斗自己人,黑吃黑,咱们只管看热闹就行了。”

    “可是咱们时间有限,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漏洞和时机。”

    杨怀仁想了想,脱下靴子来,在鞋底抠出一个小包来,“这包里装的是京城咱家庄子里的曼陀罗毒素,另一只鞋里还有河豚毒素,万一智取不行,咱们就来硬的,毒死这帮天杀的,咱们再想办法逃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