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吃饼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张葱油饼出锅,杨怀仁耍杂技似的用手中锅铲把葱油饼铲到空中,然后借着惯性把饼甩到案台上的一个簸箩里。

    杨怀仁从新在锅里刷了一层底油,又一张饼坯下锅,他扭头对何之韵说道:“喊他们回来,喷香的新出锅的葱油饼,让咱们的人先吃饱了再说。”

    何之韵了解杨怀仁的脾气,有啥好东西,有啥好吃的,都是先记着自己兄弟们吃,于是起身去寻天霸弟弟他们。

    好一会儿工夫才把他们找回来,二十多个饼坯也都烙完了,杨怀仁又往锅里舀了些清水,打了几个鸡蛋,快速的做了个简单的鸡蛋汤。

    材料下得足,做出来的葱油饼味道就是香。看着簸箩里一摞还冒着热气的葱油饼,几个人都馋坏了,杨怀仁送了个眼神,他们便一手抓一张“咯吱咯吱”啃起来。

    哎呀我去,这速度,看来现在不下手这四个家伙能把这二十多张葱油饼瞬间秒杀,杨怀仁赶紧抓了两个,递了一个给何之韵,示意她赶紧吃。

    论吃饭速度,天霸弟弟敢说自己天下第二,没人敢说是天下第一。杨怀仁第二张葱油饼吃了一半,他已经十张下肚。

    早点虽然不用吃得很饱,但十张葱油饼对于天霸弟弟的饭量来说,也不过是饭钱小点心而已,当他再往盛饼的簸箩里伸手的时候,发现就剩下最后的三张了。

    想了想这早点是为梁山大当家做的,怎么也得给他留下两张吧,于是只抓了一张饼。

    其他人吃得差不多了,干吃饼难免噎得慌,这才又去找了碗舀了鸡蛋汤喝。

    吃饱喝足了,六个人舒服地摸着肚皮,想起人家李大当家的还饿着呢,于是把剩下的两张葱油饼装在一个木盘子里,边上又盛了一碗鸡蛋汤,喊来了老头,让他给李大当家的送去。

    “忙活半天就做的这?”

    老头板着脸一脸怨气,再看看杨怀仁他们六个,一个个的都是一副无辜的样子。

    可柯小川嘴角留下的饼渣子在他抹的黢黑的脸上还是太明显的,老头最后盯着他一直看,才让他觉得哪里不对劲,赶忙拿衣服袖子擦了擦嘴。

    “东西贵精不贵多嘛,”杨怀仁笑着说道:“大当家的吃过了就知道这葱油饼多么好吃了。”

    “唉……”

    老头叹了口气,摇晃着脑袋端着木盘走出了院子。

    梁山上的人其实平时没有啥事情,下边的喽啰们或许还时常拉到梁山泊里随便操练一下,头领们除了吃喝就是睡,都活的跟猪似的。

    不过人家上山落草,为的就是过猪一样的生活,唯一的遗憾就是山上的厨子手艺太差。

    大锅饭随便做,只要有点油花,只要管够能吃饱,下边的小弟们要求也不高,时间长了似乎都麻木了,也就不多么讲究饭食的味道。

    几位头领就不同了,这些人无论是先来的还是后到的,以前在江湖中绿林道上也是数得上名的人物,不说见多识广,也得说是有点见识的,起码对饭食的要求要高一些。

    山上的粮食、肉、蛋啥的外边供应的都及时,加之临着梁山泊,各种鱼就更不是事儿了,随便派十几个人到湖里走一趟,捞个上百斤鲜鱼跟玩儿似的。

    只不过所谓的“大鱼大肉”是有了,伺候头领们的厨子就知道拿水煮,除了盐味,其他香料放的乱七八糟,连煮出来的味道都没有保证。

    越是有点本事的人要求就越高,或者说越是有点地位的人毛病就越多,就算是大鱼大肉,这么个吃法也腻歪的慌,所以大秃子四当家的说的山上的饭食能淡出个鸟来,听起来也不算是他胡说。

    大秃子从山下劫了一家人上来,大当家的当晚就知道了,起先也没怎么在意,无论绑回来是做小弟还是做肉票,他都习以为常,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后来听大秃子说劫回来的这家人是厨子,李大当家的也动了心思,山上的饮食确实太无聊了,换个厨子换换口味也不错,所以早就安排好人吩咐今天早上要吃新来的厨子做一顿早饭尝尝。

    要是手艺好,就把这一家人留下来专门给几位头领做小灶,要是手艺不行,宰了扔到湖里喂鱼便是了。

    头领们现在都是一日两餐,倒不是因为和穷苦百姓们一样吃不起饭,而是夜夜大吃大喝,上午都是懒在床上呼呼大睡,所以只吃午饭和晚饭。

    李大当家的虽然是个武人,却也曾经读了不少书,更愿意相信自己是文武双全,生活习惯比起那些粗汉们要好不少,也是一日三餐一顿不少。

    老头端了葱油饼到他的院子里的时候,李大当家的正装模作样的拿着一本书在读,还时不时做出凝眉深思状,就跟他真能看懂了似的。

    老头子看来在山上很吊,给大当家的送完了早饭,也不是施礼是也不说话,木盘子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转身就走。

    等他走出这个院子,李大当家的才放下手里的书,看了看木盘里盛着的一碗鸡蛋汤和两张葱油饼,皱起了眉头。

    他是又觉得好笑又觉得无奈,看来四当家的也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主,这不就**的葱油饼嘛,普通酒店里的厨子都会做的寻常东西,让他吹的这厨子多么多么牛叉,看来也是个普通货色而已。

    不过闻起来还行,李大当家的随手拿起一张来,随意地咬了一口。

    这一口咬下去,脸上的表情就变了,等他细细嚼了几下,脸上的喜色就掩饰不住了。

    葱油饼还是葱油饼,可比起他以前吃过的所有葱油饼,那味道和口感都是不一样的。

    首先那饼的酥皮那种酥脆的口感,是他生下来之后就没体验过的,烤出来的烧饼也有酥脆的口感,但那种酥似乎太单调,而他手中的这葱油饼的酥,鲜活地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外边是酥的,而里边却是松软的,葱香,油香还有咸香融合在一起,谁也没有抢了谁的风头,而是相互配合默契地不断冲击着味蕾,让它轻易的,心甘情愿的就那么臣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