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金刚葫芦娃
    李大当家的吃完了两张葱油饼,觉得还没吃够,于是当机立断就做了个决定,中午还吃葱油饼,这次大当家的要杨怀仁准备七位头领的分量,整整一百张葱油饼。

    大当家的意思很快就传达给了杨怀仁这边,杨怀仁答应下来,心里却在暗笑,简单的一张葱油饼就把大当家的拿下了,自己的本事还真是百分之一都没使出来呢。

    同时也知道了梁山上总共有七位头领,凑出了金刚葫芦娃七兄弟。

    一百张葱油饼,就不是杨怀仁一个人可以轻松应付得了,必须要有人给他打打下手。

    何之韵前段时间也学了些面点的制作,和面的事情就交给她了;

    玄参是个郎中,抓药配药他在行,那么准备葱油和油酥面一定也难不倒他,只要把比例告诉他就可以;

    柯小川以前跟着姐姐卖过馄饨,经常帮柯小巧擀馄饨皮,那么做饼坯的工作非他莫属;

    天霸弟弟是个纯吃货,论吃他是天下第一,论做他是倒数第一,不过好在人实诚,案板上的忙他帮不上,又不好意思闲着,他不是有股子力气嘛,于是让他剥剥葱,捣捣五香粉。

    最后剩下小七眼巴巴的看着大家忙碌起来,唯独没有他什么事,心理就极不平衡了,好似他是个吃闲饭的一般。

    “你们都有活了,给我也安排个活干啊!”

    杨怀仁正在教他们怎么弄,头也不回的说道:“要不你还是去熟悉熟悉周围的地形吧。”

    “这周围也没啥看的,山上的雪还没化,啥也看出来,大雾不散,山下边看不清楚,山上面不让上去……”

    “那你当啦啦队得了,你看,这案板周围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啦啦队是啥?”小七一脸疑惑。

    杨怀仁笑道:“就是看着我们干活,你在旁边负责喝彩。”

    “这不还是观众嘛?”

    杨怀仁这才回过头来,一手面粉抹了小七一脸,小声跟他说道,“咱们伪装上山,你假扮的是我儿子,哪里有让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下厨干活的?让他们看见了也起疑不是?

    不如你就去院子里玩一会,挖挖窝啊,和和泥巴啊啥的,这样人家就不会怀疑了。”

    小七一脸黑线,心道二十好几了你让我去和泥巴?丢不起那人啊,指不定你们这帮贫嘴的家伙以后说起这件事来又要挤兑我,于是讪讪地说道:“那我还是做啦啦队吧。”

    所以说团结就是力量呢,一个时辰工夫,晌午还没到的时候,六人就做了一百四五十张葱油饼,虽然形状上不如杨怀仁做的那么美观,但是做法没有出什么大的变化,味道是有保证的。

    除了要给七位当家的头领准备的一百张,剩下四十多张杨怀仁特意给看院子的老头留了不少,再剩下的就让天霸弟弟吃个够。

    另外这葱油饼也不能干吃,梁上就鱼多,于是他又熬了个鱼汤,与葱油饼一起吃也是绝配。

    这么多葱油饼看院子的老汉自己也拿不了,六人只让老汉带路,让天霸弟弟端着一锅鱼汤,剩下的各抱着一簸箩葱油饼,跟着去给大当家的送午餐。

    临近中午的时候山上的雾气才散去了大半,几人也看清楚了梁山的大体情况。

    整个湖心岛也就七八里的周长,岛就是整座梁山。梁山也不算高,山顶的高度,目测距离湖面也就三十来丈。

    除了山顶的部分,山势也比较平缓,山上有些稀疏的树丛,总体来说非常荒凉。

    山腰的地方一大片平缓的坡地,山寨的主题其实就在这里,石头垒的小房子大约有一百来座,算起来跟之前得到山上住了四百左右山贼的说法也契合。

    山寨的主体部分往下是一个简易的码头,停靠了大约近百条小船,往上在山顶的地方还有一片建筑,这里是山寨里的头领们住的地方。

    聚义厅这样的建筑是不存在的,有一间稍微大一点的房子,就会坐北朝南的山寨议事厅了,议事厅也并不算大,充其量也就一百多平的样子,头领们在这里议事,同样也在这里吃饭。

    山上的戒备其实很松垮,可能是这些山贼觉得梁山的地理环境优势太大了,所以没有必要搞那么多事情,除了进出山寨的路口和码头,其他地方基本都没有岗哨。

    送午餐的七个人走进议事厅的时候,杨怀仁悄悄给身后几个人递了个眼色,大家也都听机灵,学着他的样子装出了一副战战兢兢的畏缩模样。

    大厅里摆设也很简陋,里边墙上交叉挂了一对锅盖那么大的斧头,下面是一把铺了张黑熊皮的圆木大椅子,也就是所谓的头把交椅了。

    头把交椅下边,两边各摆了三把小一些的椅子,应该是另外六位头领落座的地方。

    正厅右侧摆了个兵器架,上边摆了些闪着寒光的各色兵刃,左边则是一张椭圆形的大桌子,七个大汉正围在桌子周围坐着。

    石头屋子都没有窗户,所以整间屋里只有点了火把和油灯照明,拉下挡风的帘子,屋里不但光线不好,空气也因为火把的燃烧弄的比较浑浊。

    几个人把手里的午饭摆好在桌子上,然后低着头退到了一边。杨怀仁睨着眼睛偷瞧了几眼这七位头领的模样。

    即便是冬天,李大当家身长穿的竟只是一件厚布的儒衫,只不过这身儒衫之下,却隐约能看到他强健的肌肉鼓了出来。

    一个武人偏偏头戴方巾一副读书人的打扮,让杨怀仁也略猜透了些李大当家的心理。

    这山上若是有人知道他们的幕后大老板沧州柴氏的预谋造反的真实目的,首先就是这位李大当家。

    虽然杨怀仁现在还不确定这位姓李的大当家是不是廉希宗提过的那位曾经去章丘县廉家坡学艺的李光普,但是从他的打扮来看,他应该是心中有数的。

    或许他心中明白,大宋崇尚武,无论沧州柴氏要如何造反,也必然会拉拢天下的读书人,将来如果他们成功举旗,柴氏也一定会遵循这一点。

    李大当家的不会甘心只做个大将军一类的人物,等着将来被一班人挤压,自然而然你的就把自己向官这方面靠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