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梁山的咽喉
    ,!

    杨怀仁回想起刚才几个人给几位头领送完了午饭走出议事厅的时候,正是中午天最好的时候,雾气已经散尽,站在山顶,可以看到梁山整个全貌。

    梁山的北面和南面山势有些陡峭,而西面和东面则比较平缓,特别是山腰有大片平整的地方,可以盖房子住人。

    码头在西面,从码头开始,沿着山势向上有一条一丈宽的石阶路通往山顶,山腰处是大片的小房子,组成了山寨的主体部分,大多数贼寇也住在这里。

    再往上在山道两边还有零星的几个小院子,杨怀仁他们几个住的那个小院子,就在距离山顶大约二百来步的地方。

    山顶最大的建筑就是议事厅了,整个山顶也不过十丈见方,再往东是一条下山的山路,通往了另一片有小房子零星散落的山腰,这一片居住区域应该是头领们住的地方。

    这样的格局里,杨怀仁发现了梁山山寨的另一个弱点。上山下山,其实就一条路,进山出山,也只有一条途径,那就是码头。

    这座码头不算大,却正是梁山的咽喉。只要能重兵守住了码头,基本就等于把整个梁山贼寇堵在了山上。

    问题是,外人不熟悉梁山泊里复杂的地貌,能通过哪些迷宫般的芦苇荡来到码头的机会微乎其微。

    李光普也懂得这一点,梁山的防卫外紧内松,码头上值守的人正常就有三四十人,另外在那片芦苇荡里还有暗哨和巡哨,基本保证了外面的人攻不进来,反而山上没有什么戒备,只不过有些零星的巡哨而已。

    摆在杨怀仁面前的问题也很简单,一是想办法离间几位头领,让梁山混乱,二是必须找到进出梁山的办法,能联系上山外的内卫。

    厨房里的工作有何之韵帮忙就可以了,另外四人还是按照杨怀仁的吩咐去山寨里熟悉地形,看能不能发现山寨里的其他可以利用的漏洞。

    他们分头行事,在梁山上乱逛,倒也没有人阻拦,当然,除了码头。

    小七身材小便于隐藏,加上他不错的轻功,他决定绕过山顶,从地势陡峭的一面去山顶东边的那片居住区查探清楚七位首领的准确住处。

    剩下的几人在山寨里分头溜达,了解梁山山贼的生活状态,比如医疗、饮食和住宿条件。

    小七很快就探明了梁山东面那些散落的院子的情况,除了七位首领的住所之外,他发现有件事非常奇怪。

    西面的山寨里,基本全都是男人,十六到四十岁的青壮年占了九成以上。而山顶东边的寨子里,却有不少老人、妇女,甚至是孩童,看上去更像是个普通山村的村民,没有一点山贼窝的味道。

    而梁山七位头领,也不是都住在这边,只有大当家的李光普,三当家和七当家的住在这里,剩下的四位当家的则是住在山顶议事厅周围的几个院子里。

    玄参和天霸弟弟装头疼脑热找到了山寨里的郎中抓了两副药,只看药里边有什么药材,以及这些草药的质量,玄参就基本能了解到山寨里郎中和医疗的大致水平。

    柯小川走到山寨的北边边缘的时候,发现有上百人在凿山开石,干活的人穿的破破烂烂,看样子也不像是山贼,反而让他觉得像是梁山泊周边渔村里的普通渔民。

    当他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的时候,他便确定了他的猜测。

    那个人就是当初他在朱家村聚集了那些半大孩子们打劫杨怀仁的时候,其中一个留守在村里的壮年村民,三十五六岁,村里人都叫他朱四哥。

    柯小川看着他汗流浃背轮着镐头敲石头的样子,忍不住心头一紧。他是怎么上山的?一个多月前,他离开村子回齐州的时候,朱四哥明明还在朱家村,怎么现在在这里被人看守着做苦力呢?

    他想上前去跟朱四哥搭话,离朱四哥还有十步远的时候,却被一个手持鞭子的汉子拦了下来,问清了柯小川是新上山的一位帮厨,那汉子才不耐烦的驱赶他回寨子里去,不要在这里耽误他们干活。

    朱四哥听到后边有人说话,回过头来也看到了柯小川。不过现在柯小川抹烟了脸,又把五官易容的十分丑陋,他没有认出柯小川来。

    柯小川给他打了个眼色,示意朱四哥到开凿面边缘的地方等他,那块地方是一片堆积了近一人高碎石,后边便是些干枯的灌木丛。

    朱四哥虽然不认识眼前这个烟脸的少年,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向柯小川愣愣地点了点头。

    持鞭的汉子见朱四哥停下干活回头看着他们,立即冲过去恶狠狠的举起手中皮鞭一鞭打在朱四哥背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你他女马的,想偷懒是不,老子抽死你。”

    朱四哥吃不住这剧痛,脸色煞白趴伏在地上,恶汉却没有停手的意思,重新撸起了袖子,准备继续抽打。

    柯小川心中一股怒气冲到了头顶,恨不得冲上去宰了这个打人的恶汉,他扭头看了看周围还有十几个同样手里拿着鞭子的看守,咬着牙忍住了杀人的冲动。

    不是他怕了他们人多,而是他忽然想起了他现在的身份,如果现在就动手,毫无意外会暴露了他的武功和身份。

    在他心里,他暴露了不要紧,可是他暴露了之后会破坏了杨怀仁的整个计划,想起上山之前杨怀仁嘱咐了很多次的那句话,小不忍则乱大谋,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强忍了下来。

    朱四哥背上火辣辣的痛,可是为了不挨第二鞭,他还是强忍剧痛一手撑着站了起来,从新回到开凿面,勉强支撑着虚脱的身体继续干起活来。

    打人的恶汉手里扬着鞭子用力一鞭打在地上,吓得几个干活的苦力浑身哆嗦,恶汉却一脸狰狞得意的奸笑道:“这帮子奴隶就他女马的贱,不狠狠地抽他们,他们就不会老老实实干活。”

    柯小川极力压抑着自己想杀人的冲动,转身离开了凿石场,等离得远了,才趁着没有人注意,跳入了路边的枯木丛中,找准了方向,伏低了身子偷偷迂回到了刚才和朱四哥约定的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