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六鱼乱七莽
    杨怀仁想到的,是柴致祖现在无论是在白道上还是黑道上的声望都太大了,凭借他的能力还不足以对他下手。

    眼下动一动梁山,一定程度上也是向他释放一个信号,告诉他你想做什么哥们心里有数,你最好不要给大宋添乱,否则,下场将会很难看。

    就算柴致祖资助了许多像梁山一样的山寨,但真正被他完全控制的,估计也只有梁山了。他的计划里,或许就是利用梁山这一个点,逐渐扩大到整个绿林道这个面。

    想把所有的这些山贼土匪一举剿灭,将是十分困难和持久的一件事,而且未来大宋将面临来自外族的威胁和入侵,到那时候,这些人或许都是可以动员起来捍卫大宋的有生力量,对待他们,招安才是最好的办法。

    想了那么远的事情,眼下怎么离间梁山上几位头领的事情才是最迫切的。

    有了朱四哥这样的近百苦力,杨怀仁觉得这些人将来提供的不仅是进出梁山的办法,而且是一股不小的可以利用的力量。

    从几位头领所住的位置来看,杨怀仁可以判断出七个人之中,能真正跟大当家李光普一条心的,只有三当家的和七当家的,这三人很可能是最早上山的那一批人的后代。

    而另外四位,是后来上山的江湖好汉,他们入伙梁山,很可能是因为犯下了什么事才被迫落草,这四人里,除了二当家的对李光普的不满比较明显之外,其他人里很可能也不是完全敬服李光普的头把交椅地位,这都是可以利用的。

    至于怎么离间分化他们的关系,或者激化他们之间的矛盾,杨怀仁忽然想起了晏婴当年给齐景公献计“二桃杀三士”的故事。

    春秋时代的齐国,国君齐景公手下三名勇士,分别是公孙接,田开疆和古冶子。

    三人都是当时齐国的大将,但是三人恃勇而骄,对其他同僚甚至是齐景公都傲慢无礼,大有功高盖主之势。

    齐景公怕他们将来会威胁自己的地位,于是千方百计想把他们除掉。当时的大夫晏婴觉得这三人有勇无谋,给齐景公出了个计策,让他把三人召来,然后赏赐给三人两个桃子,并对他们说,觉得自己功劳大的,可以吃桃。

    公孙接手速最快,首先抢了一个桃子到自己手里,凭借他当年伏虎救驾之功,当然可以分一个桃子。

    田开疆抢了第二个桃子,说自己战无不胜,简直就是齐国的战神,他多次领军大胜的功劳,自然也可以吃一个桃子。

    古冶子这个手速慢的没抢到桃子,于是大发雷霆,细数自己的功劳,反骂公孙接和田开疆那点微末功劳算个棒槌啊,大殿之上拔出剑来就要抢桃。

    公孙接和田开疆哪里肯把到手的桃子交出来?可是二人自知论起功劳来,确实不如古冶子的大,可是当着大王和众人面前若是交出手里的桃子,那就是认怂,免不了颜面无存。

    吃了手里的桃子就是无义,交出去则是丢脸,进退两难之下,二人竟相继拔剑自刎。

    三人曾是沙场上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患难兄弟,见公孙接和田开疆相继自刎,古冶子如梦方醒之时,为时已晚。

    古冶子义气之士,齐国三大勇士只剩下他自己,竟是为了两个桃子?他如何肯苟活于世上,于是同样自刎赴义。

    杨怀仁觉得这个故事中的计策,他可以借用一下,指望这帮山贼讲义气那肯定是说不过去的,但是只要能让他们“抢桃”,那他们之间的芥蒂就会慢慢变大,内斗就会摆到桌面上来。

    杨怀仁得意的笑道:“古有晏婴献计二桃杀三士,今有我杨怀仁六鱼乱七莽。今晚你们不是要吃糖醋松鼠鱼嘛,那就给你们六条鱼,你们七位莽汉慢慢分去吧。”

    天黑之前,杨怀仁把厨房里的所有鱼都制作成了糖醋松鼠鱼,挑剩下六条最小的,其他的让自己人吃了个过瘾。

    六人这一次不用守院的老头带路,把六条鱼送去了山顶的议事厅。

    四当家大秃子幻想着糖醋松鼠鱼的美味,馋了一下午了,想起晚上能吃到好东西,是最先来到议事厅的。

    看到杨怀仁他们送来了美味,便开口问道:“这就是刘掌柜的提起过的糖醋松鼠鱼了吧?”

    杨怀仁点了点头,“不错,请四当家尝尝小底的手艺。”

    大秃子刚要开动,忽然发现桌上只上了六盘鱼,心中疑惑,恚怒地问道:“怎么只有六条?”

    杨怀仁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四当家的,山上厨房里的材料,就只够做六条的,小底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大秃子虎着脸一掌拍在桌子上,嘴里大骂道:“你他女良的敢点诳老子,信不信老子把你扔水泊里喂王八?”

    “四当家的息怒,小底怎么敢点诳您呢?给我俩胆子也不敢啊。”

    “还敢狡辩?你当老子是傻子吗?咱们梁山上啥都缺,就他女良的不缺鱼!

    水泊里啥东西都没有,就是鱼多,厨房里没有,你就去码头上找人现去捞也有的是,你敢说没有材料?

    是不是你小子偷偷吃了?!”

    见大秃子动了怒气,杨怀仁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苦着脸说道:“四当家的冤枉小底啊,鱼是不缺,可缺的是制作糖醋松鼠鱼的调味料。

    您要是不嫌弃,小底这就去码头上找人现捞几条鱼回来,不过松鼠鱼是没法做了,清蒸几条给您送来可好?”

    “清蒸?老子他女良的天天吃清蒸鱼,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

    大秃子摸着自己寸草不生的光亮脑袋想了一下,看着面前那盘子松鼠鱼,无论眼色还是刀工都是见所未见的,也许真的像这个任怀阳所说的,这道菜好吃的关键在于调味,而不是鱼的问题。

    山寨里什么情况他也清楚,粮食啥的有外边人按时送来,确实是不缺,梁山泊里的鱼很多,随便划船出去捞就能捞不少,可是调味料上,其实就只有那些寻常的油盐酱醋,特殊的香料,还真可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