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六鱼乱七莽(中)
    大秃子光闻着味,就知道这糖醋松鼠鱼的味道肯定差不了,好吃的东西用特殊的调味料,确实正常不过。

    眼前只有六份,凭他那个闪亮的脑袋瓜子是想不出什么办法,美味的诱惑之下,他能想到的,就是少不了他自己那一份就行,其他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说不定另外六位当家的里边,有人早吃鱼吃腻了呢?

    “滚吧!”

    大秃子对杨怀仁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然后也不等其他几位当家的,先夹了一口鱼肉到自己嘴里。

    他本就是个粗人,江湖上厮混的日子久了,却连像样的大酒楼也没进去过,这盘松鼠鱼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人间极品的美味,只吃了一口便把刚才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杨怀仁见大秃子吃了松鼠鱼之后那副陶醉的样子,给其他几个人打了个眼色,便悄悄退出了门去,让轻功最好的小七留下来藏到个不显眼的地方继续观察议事厅里的动静,他和其他四个人则回到了小院。

    第二个来到议事厅的头领是长得跟瘦猴子似的三当家的,一进门便闻到了那股香味,嘴角也微微扬了起来。

    瘦猴来到他的座位,发现大秃子已经开动,脸上便有些不悦。要说起读书的多少,三当家的在几位头领中算是首屈一指,平时做的就是给大当家出谋划策的事。他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像大秃子这样的粗人。

    不讲究礼数也就算了,连吃相也十分难看,就让瘦猴非常不高兴了,他一脸嫌弃的看着大秃子,觉得正是梁山后来收纳了许多像他这样的人,才拉低了他和大当家的水准。

    不过论武功的话,瘦猴也只能算是平平,别说和另外六位当家的比,就算是梁山上一个普通的小头目,也比他要高上一些。

    他虽然对大秃子心怀不满,却也不正面说出来,只是不屑的冷笑道:“老四,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兄弟们都还没来齐,你怎么先吃上了,哼哼……”

    大秃子四当家早知道瘦猴看不上他,不光是他,除了最早就在梁山上的大当家和七当家,另外的二四五六四位头领,瘦猴似乎都看不太上,所以他也不怎么在意,埋头继续享受他的美味,头也不抬,根本就懒得搭理他。

    大秃子直接无视他的存在,让瘦猴心中更是不爽,等他忽然发现桌上只摆了六盘松鼠鱼的时候,难免怀疑是不是大秃子偷吃了一份。

    “我说老四,你也太不讲究了,不等兄弟们到齐了就开吃,已经很没有礼数了,怎么你还多吃了一份?”

    “啥?”

    大秃子虽然是个粗人,平时听瘦猴说些讥讽的酸话也就算了,但是刚才那一番话明摆是这往他头上扣屎盆子了,心里一万头在奔腾,他还能忍?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还能上老子偷吃了你那一份不成?厨房里材料不够,新来的小胡子只能做六份糖醋松鼠鱼,和老子有什么关系?!”

    我艹,瘦猴子心里骂道,这尼玛当老子是傻的呢?糖醋松鼠鱼就是用鱼做的,当老子看不出来?

    你要编个理由也编个靠谱一点的,偏说材料不够,当哄三岁小屁孩呢?

    瘦猴子有点急眼了,他早就看不惯大秃子在山上那一套,指着他鼻子骂道:“你小子平时就贪,喝酒吃肉就喜欢多吃一份,每次下山剪镖子你就喜欢私藏一份,你问问咱山上人谁不知道?

    兄弟们招子都亮着呢,不醒攒你是看在瓢把子的面子上懒得搭理你罢了,怎么,吃个鱼你还要多吃一份是吧?”

    大秃子在山上干的就是个苦力活,像下山抢劫这种事,都是他干,所以每次抢劫了财物回来,他都私吞一份,偷偷在郓城县买了个院子,从窑子里赎了个长相好看的窑姐儿养在那里,时常借着他下山的便利,去郓城县里跟这个姘头私会。

    这些事山上不少人都知道,几位头领也心中有数,只不过这种事大家都有一些,当山贼的谁还没个私心?所以谁也不说破,就是相互给面子而已。

    但今天瘦猴子一怒之下把这种事说到了明面上,大家脸上就都不好看了,大秃子脸刷一下就红了,额上青筋暴露,嘴巴哆哆嗦嗦不知道改如何反驳,眼看就要跟瘦猴子动手。

    这时候另外几位当家的姗姗来迟,走到议事厅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屋里两个人扯着嗓子骂娘,进门的时候两个人正站在桌子两边互相指着爆粗口,眼看就要大打出手,于是赶紧上前拉住了他们。

    李大当家脸上很难看,自从几年前接了柴致祖的命令,让他开始广招天下好汉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从江湖上招揽的人越多,这梁山就越不好管理,他能维持着山上各个头领之间还算融洽的关系和权利的平衡,已经非常不容易。

    他,瘦猴还有七当家他们三个的祖上,原本是后周世宗柴荣的家将,当初柴荣让位给太祖赵匡胤的时候,他们的祖先怕赵匡胤出尔反尔,便脱下戎装,换上了农民的装束隐藏在柴家子孙的周围暗中保护他们。

    一百多年来,这些化身农户的家将世世代代对沧州柴氏都忠心耿耿,柴氏一族也对他们的忠心非常感激,一直暗中养着他们。

    到柴致祖他父亲那一代的时候,他心里对赵氏大宋的统治越来越不满,心中也埋怨祖上让赵匡胤一步步做大,最后功高盖主,导致失去了皇位,更重要的是把大好河山就这么拱手让人。

    人们对权力的渴望,本来就是一种人性里天生的,是没有理由的,柴致祖他爹越来越觉得这江山应该是柴家的,根本就不应该姓赵。

    凭借着柴氏在黑白两道的地位,多年以前他开始从自家家将的后代里选出了一些能力比较强的人,暗中安排他们上了梁山,就是为了将来以梁山的名义,从江湖上招揽人才。

    柴致祖的父亲离世之后,从小就受父亲的思想影响的柴致祖便接过了父亲的理想,并且开始加速这个招募天下人才为柴氏所用的步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