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火上浇油(上)
    ,更新快,,免费读!

    从小七回报的信息来看,杨怀仁的六鱼乱七莽的计策算是比较成功的。

    这一次虽然没有让瘦猴和大秃子真的大打出手,但是距离撕破脸皮也只有一步之遥,更关键的是,通过这件事,现在几位头领心中已经各怀鬼胎,对于梁山的将来有了自己的打算。

    不要小看这点人与人之间的芥蒂,星星之火,是可以燎原的。而杨怀仁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已经点燃的火苗上扇扇风,或者直接火上浇油。

    要剿灭梁山上的贼寇,光靠这点离间的计策是远远不够的,离间计只能让他们混乱,甚至是内斗,但内斗中获得胜利剩下来的一方,说不定会在将来获得更大的发展壮大空间。

    要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唯一的办法就是斩尽杀绝。

    这个想法从杨怀仁嘴里说出来,让包括何之韵在内的众人心中一惊。

    在他们心里,杨怀仁一向老好人惯了,加上他文弱的书生模样,实在不像是个能说出这种话来的人。

    以前杨怀仁被迫无奈之下,倒是毒杀过一个人,不过那一次与其说是毒杀了当铺八字胡掌柜的,不如说是做好事帮助他脱离苦海。

    可斩尽杀绝是什么概念?梁山上不是三五个贼人,除了被贼寇们抓来做苦力的无辜渔民,剩下的山贼也有近三百人,斩草除根的想法是没有错,但是真做出来的话,可以想象这件事对他们几个的影响有多大。

    其实杨怀仁心中所想的是,从他开始怀着为民除害的想法上梁山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将来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如果计划失败,或者他们的身份在梁山上被识破,那么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不管何之韵他们几个的武功有多高,梁山之上没有退路,六个人对三百人,在绝对的差距面前,个人武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所以这件事不但要成功,还要不留后患。以他的地位和曝光度,将来总会有一天暴露了身份,也就是说他是在明处的,哪怕有一个贼寇从梁山上逃跑,特别是柴致祖的家将后代那样的人,那结果就不堪设想了。

    他破坏了柴致祖的造反大计,柴致祖一定会报复,随便派几个杀手暗中偷袭,不管他身边有多少内卫保护,也是防不胜防的。

    让杨怀仁害怕的是,他们很可能会对他的家人和朋友下手,这让他想想就觉得心中害怕,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也只有做一回狠毒之人。

    他也想得清楚,这些梁山的贼人本就不是什么好鸟,杀人越货的事情没少干,更是祸害了不少无辜的贫苦渔民,逼得他们衣食无着,甚至沦为奴隶,对他们不用怜悯,因为对恶人的怜悯就是对好人的残忍。

    当务之急是必须和外界取得联系,事先安排在二十里铺接应的内卫应该已经到位了,他们或许也在积极寻求办法能找到上山的路径。

    半夜的时候,梁山上一片寂静,除了码头上有十来个站岗的人,山寨里静谧得有些可怕。

    一个黑衣人从厨房小院里探出脑袋来,见四下无人,才翻墙出来,疾步向着山寨的方向跑去。

    山寨里靠近采石场的一排房子是最老最差的,一间一丈见方的石屋里,却挤了十几个人。

    这一排房子住的就是被抓上上来强迫做苦力的那些贫苦的渔民,腊月里的天,他们白天做了重体力活,却只能吃到两餐粗食勉强不被饿死,而晚上,没有冬衣和床铺,他们只能睡在铺了芦苇的地面上,相互拥挤在一起相互取暖。

    八间破旧的石屋里住的都是这些苦力,屋门从外边栓死,有两个守卫看守着他们,不过室外实在太冷了,两个守卫早躲进了另一间屋里生火取暖,这个点估计早就睡下了。

    黑衣人从门缝里瞧见两个守卫在火炉旁边早已经睡着,他悄悄地来到一间关押苦力的石屋前,小声问道:“朱四哥?”

    黑衣人压着声音喊了几次之后,听到屋里边有了动静,接着听到里边有人隔着木门问道:“是小川兄弟吗?”

    柯小川听出了是朱四哥的声音,便轻轻地一点一点地拔出了门栓,接着他迅速的拉开门闪进了屋去。

    黑暗里,忽然从门外进来一个人,把屋里其他人吓了一跳,朱四哥跟他们解释说这是他上山之前认识的一位弟兄,这次上山来是为了救他们来的,才让大家安静了下来。

    柯小川把杨怀仁的大体计划讲给了朱四哥和其余的十来个渔民听,将来的一天夜里,梁山上会发生内讧,当山贼们黑吃黑自相残杀的时候,他们就趁乱逃跑。

    渔民们一听能逃跑,心情渐渐激动了起来,可是也有人心里有疑问,山贼们为何会内讧呢?他们怕逃跑的计划一旦不成功,万一被山贼们再抓回来,将小命难保。

    柯小川现在还不能暴露身份和详细的计划,所以一时想不出办法能劝说他们,朱四哥见状一脸严肃地说道:“怕什么?咱们被抓上上来这一个月,已经死了十几个人了,咱们不逃跑,将来也是死路一条。

    与其在山上冻死,饿死,或者被这帮恶人折磨死,不如拼命逃跑。

    以前要是咱们逃跑,九成要失败的,可是这次不同,有了小川兄弟和他的朋友们帮忙,说不定咱们就能成功呢?”

    大家想了想,觉得朱四哥说的有道理,他们被抓上梁山来,就是让他们做奴隶凿石头扩建码头,吃不饱穿不暖,整日里受苦受累,过着非人的生活。

    看守他们的山贼也不把他们当人看,甚至连牲口都不如,动不动就拿鞭子抽打他们,抽死了也不过扔到水泊里罢了。

    他们整日里担惊受怕,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对未来根本早就失去了希望,现在既然有机会能逃出生天,不如就拼命博一次,哪怕能跑出一个去,也比全部死在这山上强。

    “朱四哥,小川兄弟,只要有一点活路,我们愿意听你们的安排,说吧,咱们打算怎么逃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