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火烧梁山
    ,更新快,,免费读!

    迷宫似的芦苇荡里,连子庚早已经领着金菊堂的近百名内卫番子们埋伏已久。

    每艘船上乘坐了十人,他们每个人都手持利刃,肩背硬弓,另外还有十数条装满了芦苇秆和桐油的船跟在后边。

    连子庚目不转睛的盯着梁山的方向,根据今夜的风势,只要他们的船队出了芦苇荡,不消一刻的工夫就可以顺风抵达梁山。

    当一颗红色的流星在东方升起,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连子庚立即下令内卫番子们出发。

    “兄弟们,立功的时候到了,今夜助侯爷剿灭了梁山贼寇,侯爷不但重重有赏,还给大家每个人都说个娘子,成家立业的好事也能落到咱们这些苦命人头上了,待会儿都精神点!”

    “喏!”

    众人齐声应诺,成家立业,这个原本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遥不可及的事情,如今仿佛就在眼前,每一个人心中都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的憧憬,也更加坚定了跟随环县侯的忠心。

    船队在向导的引领下蜿蜒前进,很快便绕出了迷宫来到开阔的湖面,连子庚一声令下,所有船儿乘风破浪,向梁山冲去。

    山顶上的激战越来越惨烈,当每个人都意识到这是一场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决战之时,这些平日里就十分凶恶的山贼们更加凶狠,所有人都杀气腾腾,双眼通红,心中的恶魔都完全释放了出来。

    背东面西的李光普这边,首先看到了从山脚码头的地方,有人发射了一支烟火弹,他心中惊恐,难道刀疤脸还有援兵?

    他这边人数上来说要比刀疤脸这边少一些,但差距不大,在空间局促的山顶上,这点差距可以忽略。

    按照眼下的情况发展,两边要决出胜负,都是很困难的,但若是刀疤脸还有援兵,哪怕十几二十来个人,也会打破目前的平衡,胜利的天平就会向他这一边倾斜。

    李光普越是这样像,心中越是惊慌,他必须迅速取得优势,不然等刀疤脸的后援以来,局势就难以挽回了。

    刀疤脸他们这边也发现了那颗烟花弹,他们心中也惊慌起来,所想的跟李光普差不多,生怕这是李光普的人向梁山外发信号,引来外援助阵。

    于是就这么互相怀疑着,都想快速结束战斗,所以厮杀也更加惨烈起来,山顶上被杀死的人越来越多,鲜血不断的从尸体上的伤口里流出来,眨眼间已经血流成河。

    正因为这样,山顶上能站的地方也越来越少,打斗的人时不时被尸体绊倒,然后双方就抱作一团掐在一起,在血水里翻滚着肉搏。

    搏命的嘶吼声,濒死的惨叫声,西北风的呼啸声,混合在一起变成了一种扭曲的令人胆寒的声音,就像是恶魔的呼号。

    山下码头上,所有被抓来的苦力已经登船,这时内卫的船队也远远的从黑暗里进入了杨怀仁的视野。

    渔民乡亲们大都识的梁山泊的水路,杨怀仁让他们自己划船各自逃生,让出来码头的泊位让连子庚他们登陆。

    内卫番子们身手敏捷的跳上了码头,杨怀仁对连子庚等人交代了一番,他们便每人背起一捆干燥的芦苇,手捧一罐桐油,顺着山路冲向了山腰。

    在山的西坡的寨子里开始撒芦苇和桐油,从西坡山腰把上山下山的路径全部封死,然后点燃了桐油,又退了下来,回到码头。

    桐油快速燃烧起来,很快点燃了一堆堆的芦苇秆,猛烈地西北风把燃烧着的芦苇秆卷了起来,又引燃了山坡上的枯树丛。

    大片的枯树丛剧烈的燃烧起来,顺着风势向山顶烧去。山顶厮杀的人这时已经拼得精疲力竭,这一会儿工夫,梁山上二百多山贼已经自相残杀死伤过半。

    忽然有个山贼大叫起来,“不好了,山下着火了!”

    众人心中皆惊,回头望过去,大团的火焰已经冲起了四五丈高,顺着大风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向山顶的方向冲杀过来。

    这时包括李光普和刀疤脸在内,忽然明白怎么回事了,整件事情就是有人捣鬼,借着梁山内部的不和让他们自相残杀,然后放火烧山,明显就是要斩尽杀绝,致他们于死地。

    可现在明白已经晚了,滚滚浓烟飘了过来,瞬间笼罩了整个山顶,他们开始感觉到呼吸困难,不停的咳嗽起来。

    几个刚才还是拼死搏斗的当家的如今木然的对视着,心情复杂得不知该如何描述,难道他们就这么要死在梁山上?

    看着每个人眼神里的绝望,李光普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郭海龙忽然想起了什么,站出来对大家说道:“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不管是谁要致我们于死地,我们必须搏一把。

    现在西北风正盛,他们在西坡点火,东坡是一片悬崖峭壁,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不如大家拼死冲过火海,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说罢扯下议事厅的麻布门帘来,用刀柄捣碎了旁边一口水缸里上层的冰块,把一张大麻布浸到冰水里浸湿,然后披在了自己背上,然后又扯下了自己的衣袖,同样打湿了掩住了口鼻。

    李光普和二当家的见状也反应了过来,急忙吩咐还能行动的几十名山贼也学了郭海龙的样子,寻来了些麻被和布条,浸湿之后围在了身上。

    众人准备妥当,在几位头领的带领下顺着山路向山下疾奔。下山的路已经被火海淹没,迎面而来的热浪灼的人睁不开眼睛。

    可活下去的信念支撑着他们,即便只有微不足道的一丝生机,他们也开始不顾一切的往山下冲。

    打湿的麻被刚开始还能抵挡一些热量,可很快那点水分也在大火的炙烤下迅速蒸发带哦饿了,不断的有人身上着了火,挣扎惨叫地被大火吞没。

    最后只有几名武功高强的头领冲过了那面火墙,但身上也着了火,头发眉毛都烧得不见了踪影,都变成了跟四当家大秃子一般的模样。

    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就要逃出生天的时候,几十支利箭从火墙的另一侧穿过火焰射了过来,七个人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相继被射倒在火海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