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漏网之鱼(下)
    ,!

    半个时辰之前,吴勇还在码头旁边的茅草屋里烤着火喝着小酒,想象着如果有一天大秃子真的成了梁山上的第二号人物,那他这个追随了多年的得力亲信,地位也会获得极大的提升,说不定也能混把椅子坐坐。

    像他这种本事稀松平常之辈,如果真能混上一把交椅,不管是排行第几,他都十分满足,而这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学大秃子,去郓城县里找个妖媚的小姐儿,然后给他生几个儿子。

    迷醉里幻想着左手抱着个姐儿,右手抱着个大胖小子的时候,屋外边突然传来了打斗的声音,等他趴在门缝上看清楚前几天还给他送好东西吃的厨子的老婆一出手便宰了他一个手下的时候,他是真的吓尿了。

    他心知自己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出去也不过是送死而已,不如索性藏起来先,见有人朝茅草屋走过来,他扒开了茅草屋里一个墙角的狗洞钻了出去。

    藏在茅草屋后边,他看清了码头上发生的一切,一百来个内卫番子奉了小胡子的命令放火烧山,他心中便知梁山完了。

    他做了那么久的山贼,虽然不知道这帮训练有素的人是什么来头,但是看到他们身后背着的硬弓,便惊讶这帮人绝对不一般。

    硬弓在这年头是民间的违禁兵器,普通人家里要是有超过一石的硬弓,轻则流放,重则丧命。

    连普通的官府衙门里都没有这样的武器,厢军里即便有,也是少数将校才能佩戴,这东西明显就是禁军和边军中的弓手才能装备的,而眼前烧山之人人手一把硬弓,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吴勇躲在茅草房后很危险,万一有人仔细搜一下,是很容易发现他的行藏的,所以趁还没有人搜查过来,他便悄悄的潜入了水泊的冰水之中。

    也只能说吴勇这小子运气好,他原本就是个水匪,武功不怎么地,水性倒是不俗,还驾的一手好船,也正因为他这点本事,大秃子安排他看守码头。

    等烧山的人都走得没有了影子,他才从水底下冒出头来,吐了嘴里的芦苇秆,哆哆嗦嗦地爬上了岸。

    抬头看看梁山,浓烟滚滚之下一片通红,吴勇心有戚戚,曾经强大的梁山山寨就这么被人一把火烧光了,这样的大火,不用想也知道山上但凡是能喘气的都逃不了被烧死的命运。

    庆幸自己大难不死的同时,吴勇意识到他真的很可能必有后福,既然四当家的死了,那么郓城县里他养的那个名叫莺儿的小姐儿,不就是他的了吗?

    四当家不但在郓城县买下了个小院子,还把他这几年来下山拦路抢劫后偷偷截留下来的钱财私藏在了这里,这钱少说也有万贯之多,吴勇觉得这些钱足够他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吴勇的心理很快发生了变化,从对梁山山寨的覆灭的悲伤里,马上来个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想着或许这次大祸事,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他在不需要大秃子的情况下,家庭梦想要提前实现了。

    大火产生的热浪很快把他的衣服烤干,他寻了条小船,瞅准了郓城县的方向,悄悄的驾船驶去……

    杨怀仁一行人回到二十里铺,梁山的客栈事前已经被内卫秘密地端掉,他们行事本来就凶狠,客栈里的掌柜、厨子和小二等人都被解决的干净利落,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

    他打算在这里休息一晚,第二天要去郓城县拜访一下郓城官衙,梁山上的山贼寨子虽然已经烧光了,但是梁山这种地方,对山贼来说实在是个落草的好地方,未免另一帮人占山为王,他需要官府能组织人去占了梁山。

    比如迁一些附近的渔民上山,建设个渔村,并跟郓城官府建立起类似烽火的传递消息的方式,可以防止小规模的山贼再次上山。

    第二天一早,梁山上的大火才渐渐熄灭,杨怀仁留下几个人看守客栈,并派人去梁山上察看一番之后,大部队出发去郓城县。

    走到郓城县城门外,杨怀仁发现城门外的空旷的地面上聚集了大量的百姓,而入城的官道两旁摆了几个大木头笼子,每个笼子里关着五六个人。

    前边打前哨的一个内卫回报,说是郓城县县令王文福贴出了告示,昨夜他带领县衙三班捕快联合驻城的厢军连夜对梁山发动了突袭,一把大火把山贼窝给烧了。

    笼子里关着的,是二三十个梁山上的贼寇,今日午时要在城门外广场举行一场公开审判,要把这些山贼余孽开刀问斩。

    数千的百姓听说了此事之后也都赶来了现场,谁都想看看一次砍三十个山贼脑袋,是个什么场面。

    杨怀仁听完差点背过气去,这么点破功劳还有人抢?这个王文福也真他女良的不是个东西。

    可转念一想,他觉得这里边哪里不对,昨夜整件事情,无论烧山的计策还是实际行动的实施,都是他的人做的,要说有一两个零星的山贼能逃命,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三十个人,这又怎么可能?

    那郓城县县令王文福搞的这么大一出戏,就肯定是打算杀良冒功了。

    杨怀仁的脸色很严峻很难看,如果王文福想冒功,他也许根本就不在乎,这一次他带着内卫剿灭梁山的计划和行动本来就很隐秘,本也没打算上奏朝廷请功。

    梁山的背后主子是沧州柴氏,如果让他们知道是他杨怀仁剿灭了梁山,凭借他们在烟白两道的影响力,说不定要给他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这都是麻烦局。

    至于柴致祖要造反的打算,杨怀仁目前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能证明,柴家有太祖御赐的丹书铁券,除了有充分的证据能证明柴致祖要造反,其他的罪名是治不了他的罪的。

    所以杨怀仁本来就打算把这个剿灭梁山贼寇的功劳拱手让人,暗中查探柴致祖的反应,等待着他一怒之下烦什么错误,或许能找到有能证明他有心造反的证据。

    但是王文福这个狗官冒功也就算了,但是残害无辜良民,那就是他自寻死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