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吴勇进城
    ,更新快,,免费读!

    吴勇心中很是害怕,所以进城后的每一步都谨小慎微,在街道上走地很慢,每走上十几步,都装作卖柴,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上一停,借机观察身后有没有人跟踪他。

    好在小七身材灵巧,十分便于隐藏,才没有被他发觉。

    吴勇进城后,并没有直接去莺儿所住的小院,而是故意在城里的街巷里绕了几圈,等他十分确定没有人跟踪他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

    想起昨夜之事,吴勇还有些后怕。半夜里他好不容易逃上了岸边,却发现郓城县组织了衙役和民壮在水泊岸边搜捕逃出来的梁山贼寇。

    情急之下,他只有躲进了一人高的芦苇荡里,喝了一夜的西北风。等官道上没有了动静,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他才走出了芦苇荡。

    他怕被人认出来,所以不敢走官道,而是绕了条远一些的乡道,半道上他琢磨了很久,城里四当家的相好的莺儿小姐儿若是知道了梁山山寨被剿灭的事情,一定会六神无主。

    而且四当家截留私藏的财产是在莺儿住进那个院子之前,四当家找了他们几个心腹去院子里挖了个坑藏起来的,眼下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钱财的所在了。

    如果他能安全进城,挖出四当家的财宝,他就可以以此逼迫莺儿从了他,只要在那个小院里躲过这一阵风头去,将来他们可以去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双宿双飞。

    想起莺儿小姐笑起来那副狐媚的样子,吴勇心里就有些激动,嘴角还有几滴口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路上经过一个庄户人家的小院,他瞅了瞅院子里没人,便偷偷进去换了一身打了补丁的破麻布衣衫,顺手把一顶破斗笠戴在了头上,走的时候,看到人家柴房里的一捆柴,他便拾起来背在自己身上,正好扮作了一个进城卖柴的樵夫。

    他赶到郓城县城门口的时候,发现城门口聚集了数千百姓,打听之下才知道郓城县王县令要公审从梁山上抓回来漏网的三十几名山贼的时候,着实把他吓得不轻。

    可等他看清楚笼子里关的人并不是他的同伴,心情便更复杂了,不知是喜是悲,喜的是笼子里关押着的人并不是他的同伙;而悲的是,自己呆了几年的山寨,的的确确已经完蛋了,尽管事到如今,他还觉得这是一场梦。

    不过这也让他确信了一点,梁山上的山贼,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人能逃出那场炼狱般的大火。

    从他当山贼的第一天开始,其实就想过会是个怎么样的结果,只不过在山寨里安逸惯了,并不刻意去想这些罢了。

    而如今梁山的覆灭就在眼前,他也意识到了他不能做一辈子没有前途的山贼,四当家私藏在郓城县城里钱财,还有个看上一眼就能让他丢了魂的莺儿小姐,好似都是为他准备好了的,他能活下来,似乎就是为了享受着一切。

    他强忍着心中惊恐后怕和劫后余生的喜悦这两种复杂的心情,等待公审结束后,随着百姓的人流混入了郓城县县城。

    至于韩腾和曹飞虎所说的剿灭梁山的过程,他心知这是那些当官的在吹嘘功劳而已,真相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这些如今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老天给他安排的,他以后的幸福生活就要来临。

    入城之后的每一步,他的心都在狂跳,期待着完美生活到来的那一刻快点来临,又害怕他被人某个被他打劫过的人认出他来。

    他不敢直接去莺儿所住的院子,而是在城里装作卖柴转了很久,每一个把目光投向他的人,都让他觉得害怕,有那么一个时刻,他觉得他的心脏快要爆掉了,他只好故意压低了斗笠的帽檐,极力平复自己的恐惧,只顾低头走路。

    他走走停停,确认了并没有人在跟踪他之后,这才找到了那个院子,轻轻在门上叩了几下。

    过了好一会儿,门里一个惊恐的声音传了出来,“是谁?”

    吴勇已经紧张的唇焦舌燥,他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用沙哑的声音答道:“是我,吴勇。”

    “外边可是四爷的知己勇哥儿?”另一个女人问道。

    “正是,四爷出了点事,派我来给莺儿小姐传个话。”

    门里的女人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开门,而是接着问道:“不知四爷有什么吩咐?”

    莺儿早从邻里那听说昨夜梁山上的山寨被官府剿了,一场大火整个梁山被烧了个通透,没有一个人逃了出来。

    照这么看来,她的相好的四当家应该是已经被烧死了,她和她的贴身的小丫鬟正发愁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的时候,便听到了外边的敲门声。

    听声音,确实是四当家的一个叫吴勇的心腹,她倒是见过几面,可是眼下这种情况,若是被人发现她跟梁山贼寇还有瓜葛,她也怕会惹祸上身。

    莺儿没给他开门,让吴勇动了火气,可是街上还有些零星的路人,他也不敢破门而入,只要央求道:“外边风紧,请莺儿小姐速速把门打开,咱们屋里叙话。”

    莺儿犹豫了一下,若是他不肯走,站在她家门前更是招人怀疑,这才拉开了门闩,把他放了进来。

    吴勇迅速的冲进门内,立即把背上的柴火扔在一边,转身把门掩上,又拉上了门闩。

    把眼睛贴在门缝上外外边瞅了一会,确定没有人跟着,这才转过身来,蛮横地拽着莺儿和小丫鬟走进了屋里。

    刚一进屋,他又回身关好了屋门,抢过屋里团桌上放着的一壶茶水直接对着自己的嘴巴猛灌了几口。

    “梁山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大秃子已经在昨夜的大火了烧没了影子,老子命大才逃过一劫。

    如今既然大秃子已经死了,不如你就跟了我吴勇,我知道大秃子藏了不少钱,我保证你跟了我像以前一样能吃香的喝辣的,咱们可以用这些钱改头换面换个地方做点买卖,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吴勇的话信息量太大,莺儿小姐一时半会的没有反应过来,一双美目惊疑地摇摆不定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