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汗垢丸
    ,更新快,,免费读!

    吴勇本来觉得自己逃出一场浩劫,好不容易进城来到莺儿的小院,既能得到自己原来想都不敢想的妩媚动人的莺儿小姐儿,还能拥有大秃子留下来的上万贯的财富,马上就要走上人生巅峰。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美梦刚开始做,就被人一棍子给敲醒了。

    被杨怀仁突如其来的这么一折腾,吴勇的前后门似乎大有把不住门,要漏出些大小号的迹象。

    一个曾经叱咤山林的贼寇,一个混迹绿林的六尺汉子,就这么赤条条的站在这里被人抽打屁股,说起来这还不算丢脸的,丢脸的是还有另外四个大老爷们在一旁观摩,他们或抄着手,或挫着下巴笑眯眯的样子,实在是太诡异太可怕了。

    丢脸也就算了,关键是吴勇原本昂着头就等一声号令冲锋陷阵的小弟弟,在如此惊吓之下,如今已经像是下到热汤里的面条一样打了弯软了下来,明明全身还燥热着,却无处也无法释放出来,恐怕要憋出内伤来。

    吴勇这才知道人家这是早盯上他了,见势不妙,赶紧求饶道:“大哥,啊不,大爷,小底错了,咱有话好好说成吗?”

    “吴勇啊,”杨怀仁一脸戏谑,“有话好好说可以啊,可你就这么光着,大爷我没有跟你好好说话的兴趣。”

    吴勇听了赶紧蹲下去准备拾起裤子来穿上,却不料屁股上又挨了一棍,正抽打在他那个特殊的位置上,那叫一个酸爽,疼得他嗖地一下又捂着后门直立了起来。

    这一下连围观的几个人都感受到了蛋疼菊紧,就更不用说亲身挨了这一下的吴勇,那心情是多么的这里的山路十八弯了。

    杨怀仁笑骂道:“我说让你穿裤子了吗?”

    他之所以这么做,原因其实很简单,像吴勇这样的人,原本是个山贼,做过的坏事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肯定不少,从他对待莺儿小姐这样柔弱的女子都这么暴力的表现来看,他也算是个狠人。

    想要他老老实实听命,好言相劝,或者跟他讲正常人的道理是行不通的,他不会听,听了也不懂,懂了也不会照做。

    像这种无秩序的生活过习惯了的人,根本没有遵循正常的道德约束和社会习惯的意识,他们唯一听从的,只有暴力,只有拥有最高力量的强者。

    所以对付他,就要强势一点,无情的蹂躏和践踏他的自尊心,在他面前展示力量,秀肌肉,以暴制暴,让他想起你来就心里害怕,连做梦都会记起来这恐怖的一幕,这样他才能老老实实给你办事。

    吴勇惊恐地看着手持木棍的杨怀仁,心中既委屈又害怕,但是眼神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怨恨。

    杨怀仁觉得吴勇的自尊心是被打击的差不多了,但是让他全心全意的为自己办事,好像还差那么一点事。

    他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一个好玩的主意,它们几个人自从离开齐州准备上梁山,可是有十来天没洗澡了,身上的泥垢应该积攒了不少。

    他伸手在怀里装作取什么东西,却偷偷搓了些泥垢揉成了个泥蛋蛋,然后突然拿手里棍子戳了一下吴勇的肋条骨。

    吴勇被棍子戳的生痛,忍不住长大了嘴巴叫了一声。杨怀仁趁机把左手里的这枚汗垢丸塞进了他嘴巴里,然后立即打他的下巴,让他把嘴合上,接着捂着他的嘴巴捏住了他的鼻子。

    这一切动作都太快太突然了,吴勇也没来得及反应,鼻子被他这么一捏,扔到他嘴巴里那一枚汗垢丸就被他这么在条件反射之下咽了下去。

    被人强逼着喂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吴勇吓坏了,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十有九成是一粒毒药。

    情急之下,他把手指伸进嘴巴里去抠喉,想把这粒毒药抠吐出来,可手还没伸到嘴巴里,又被杨怀仁戳了一棍子,疼的他“哎吆”又叫了一声,见杨怀仁拿着棍子指着他作势要打,意思就是不允许他再乱动,他这才盯着木棍一脸苦逼地佝偻着身子发怔。

    杨怀仁开口对身边的几人说道:“哎,对了,我以前从西域胡商那里弄回来一种虫子,叫食尸虫,不知道你们还记得不?

    据说这种虫子啊,最喜欢在死尸上产卵,只需要三天时间,虫卵就会孵化出幼虫,而这些幼虫就会以死尸的内脏为食,慢慢长大。

    七天之后,这些幼虫吃完了死人的心肝脾肺肾,差不多也就长大成成虫了,然后它们会咬破死尸的肚皮飞走。”

    天霸弟弟和柯小川等人哪里听说过这么恶心的事情?这种东西细思极恐,想想都能吐了,不过几人心里知道这是杨怀仁编了一种可怕的虫子出来吓唬吴勇,便点头表示附和。

    杨怀仁一脸坏笑地上下打量的看了吴勇一眼,接着说道:“以前只听说这种虫子的虫卵吃死尸,却不知道把虫卵喂到一个活人的肚子里,会是个什么情况呢?”

    吴勇听了立即变“无用”,腿都软了,扑通跪倒在地,脑补了一个一群虫子在他肚子里啃食他的肠子的画面,直接就吓毁了,脸色刷一下变成了绿色,又刷一下变成了青色,全身止不住的发抖,眼睛里全是生无可恋的绝望。

    杨怀仁看着他一滩烂泥的样子,便知道他编造的这个食尸虫的故事已经突破了这小子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他的精神也完全被摧毁,这时候如果抛出有解药这种东西来引诱他,就算让他吃屎他都会立即拉出来吃给你看。

    “不要怕,虫卵孵化成幼虫,不是还需要三天时间嘛。”

    杨怀仁越是说得若无其事,吴勇便更是心惊胆寒,一想到三天后他被腹中虫子啃食内脏惨死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被杨怀仁打死,这样还痛快一点。

    杨怀仁接着说道:“只要你帮我办一件事,我便给你一颗杀虫药,你就不会死的那么惨了……”

    他话还没说完,吴勇已经跪在他面前死命的磕起头来,磕的青石地板都“邦邦”的响,嘴里凄惨的念叨着“让小底干什么都行,求爷爷给条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