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又来了一道圣旨
    ,更新快,,免费读!

    既然人家什么都知道了,也就没有必要抻着说话了,不如把话说到明处,杨怀仁又做起了媒婆的活计。

    “僧儿妹子,你觉得我们家小川弟弟咋样啊?”

    “不咋样!”

    柯小川见僧儿扭头看了过来,挺起胸膛昂起头来,骑在马上还真是英姿飒爽,可接下来小丫头上说的话,差点让他摔下马来。

    “什么叫不咋样?”小川心里有些失望,急切的问道。

    僧儿瘪了下嘴,“他脸那么黑,晚上点了个灯都看不到他。”

    “我,我,我……”

    柯小川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杨怀仁叹道,“我了个去啊……”

    这妹子不但直爽,还挺幽默,嘴巴还挺刁,幸亏这年头没有盐汽水,不然小川弟弟早被他一口盐汽水喷死了。

    “我这是易容画黑了脸,我本来的面目可是又白有干净的。”

    柯小川憋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一句防御力低下的话来与她争辩,可杨怀仁一听就知道他还是要被喷死的命。

    果不其然,他话刚说完,僧儿挑着眉盯着他说道:“大男人长那么白干吗?你要唱戏吗?”

    “我,我,我……”

    “我真被你的天真打败了……”

    僧儿妹子看着柯小川无所适从的样子,掩嘴一笑,盖上了车帘。

    柯小川眼神中全是失望之色,低头耷拉着脑袋又坠到了马车后边,杨怀仁放慢了马儿的脚步,等到他赶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恭喜你,你的第一步很成功。”

    “啊?”

    柯小川木讷地问道:“仁哥儿,僧儿姑娘明显是嫌弃弟弟啊,你怎么还恭喜我呢?”

    “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杨怀仁微笑道,“你知道她为什么非要挤兑你吗?”

    柯小川木呆呆地摇了摇头,杨怀仁却喜上眉梢,“我的笨弟弟哎,她若不喜欢你,会笑嘻嘻地和你斗嘴吗?

    女人不轻易对男人笑的,她对你笑,说话又处处刁难你,正是因为觉得这样好玩。

    刚才咱俩说的那些话,她也都听到了,一个小姑娘家,得知一个男人喜欢她,她不但没有不理你,还和你斗嘴,是不是说明,她心里对你的心意,是没有拒绝的?”

    柯小川想了一下,忽然拍着脑袋叫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杨怀仁当然知道原因,有句话说的好,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而恋爱中的男人,都是大傻子。

    这种事,外人也帮不了大忙,僧儿伶牙俐齿冰雪聪明,柯小川侠肝义胆清秀俊逸,杨怀仁琢磨着两个人的个性,还真是挺登对的。

    只不过他俩还都年轻,事情倒不急于一时半刻,柯小川要想俘获僧儿妹子的芳心,那可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赶了三天的路,腊月十五的时候,杨怀仁才回到齐州,众人在城外城隍庙改回了以前的装扮,这才进城回家。

    齐州城杨府里最近很冷清。杨怀仁出门之后,倒是有不少地方官员来拜谒,不过杨母吩咐管家以侯爷不在府上为由都打发了。

    这些人想到杨怀仁是奉旨来暗中巡访的,以为钦差大人私访去了,所以又赶紧回自己的驻地,清扫修缮街道,勤奋署理公务,倒是让京东路各州县在年前有了个焕然一新的新景象。

    无形中造福了京东路的百姓,也算杨母的一大功德。

    儿子儿媳都出了门,杨母知道儿子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也不埋怨他们,只是家里太闷了些。

    柯小巧和梁二娘,杨怀仁本来打算等过了年之后,再让陶勇陪着她们启程去环县服刑,小巧觉得总在人家侯爷家里呆着也不是个事,不如和姨娘早日启程,一路上沿途和好散散心。

    陶勇厚着脸皮跟着保护,衙门里派遣的负责押送她们的衙役自然不会说什么,他毕竟是柯小巧的亲生父亲,所以姨甥二人也默许了让他跟着。

    陶勇很欣慰,这也许意味着女儿和小姨子开始慢慢接受自己的存在了,给柯小川留了封信说明,三人在杨怀仁领着柯小川出城后的第三天,便收拾行装向西而去。

    李格非知道女儿和二丫是一对好伙伴,便时常派人送李清照到杨府里来陪二丫玩耍。

    虽然他心气清高,怕有些无聊的人在背后议论他攀附权贵,但是在廉希宗的劝说下,他也释然了,只不过是两个小丫头在一起玩而已,那些在背后议论的人,只能说明他们心胸狭隘。

    二丫自从有了这个小伙伴,每天都开心的不得了,把她的好朋友臭蛋和毛球介绍给了李清照。

    李清照本来还非常害怕老虎,可后来发现这俩货和小猫一样温顺的时候,也开始学二丫骑老虎玩。

    当然,李清照更多的时候还是很斯文的,没有丢了大家闺秀的气质,也开始教二丫头读书写字,杨母见自己的顽皮女儿能静下心来读点书,也心中高兴。

    杨怀仁回了家,一切又重新热闹起来,杨母赶紧吩咐人准备了丰盛的晚宴,杨怀仁也借着李清照在府上的机会,邀请来了廉希宗和李格非来家里吃饭。

    席间大家谈天说地,却没有提及梁山之事。

    其实梁山被一场大火烧成了秃山的事情,比杨怀仁还早一步传到了齐州,老百姓茶余饭后,总要聊几句这样的时事新闻。

    廉希宗和李格非想起当日杨怀仁询问梁山之事,加上他这半月来并不在齐州,心中一定猜到了这些事情肯定和杨怀仁有关,只是这种场合不适合说这样的事,他们也就没有提及。

    晚饭之后,廉希宗和李格非也没有逗留在杨府,而是以杨怀仁旅途劳累不耽误他休息为由,早早带着李清照告辞。

    送走了他们,杨母早吩咐丫鬟给他们几人烧好了热水,要他们好好享受一个热水浴,好洗去这些日子来的疲乏。

    杨怀仁确实好久没洗澡了,酒足饭饱之后,和娘子来个鸳鸯浴,想想就春风无度。

    可就在韵儿的纤纤玉手在他背上按摩的让他正浑身舒泰之时,加热水的小丫鬟在门外禀报,京城来人了,说是位传旨的小公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