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怀仁的噩梦
    ,更新快,,免费读!

    怎么说何之韵是个大宋好媳妇呢,当杨怀仁怕她伤心正在为难的时候,她便把这个问题提升到了为养家延续血脉的高度之上。

    其实杨怀仁心里明白,何之韵在意的除了这一点,还有重要的一点,是人言可畏。

    谁都能潇洒的说不必在意旁人对你的生活说三道四,但实际上除非你上山当野人,不然你活在一个群体社会里,潜意识里自然会爱惜自己的名声。

    何之韵让自己的官人纳妾,杨怀仁作为一个男人心中无论如何都会有那么一丝丝的暗爽,可韵儿作为一个女人,用这种方式博得;邻里百家的一个好名声,内心难免会有些难受。

    杨怀仁的内心就复杂了,有点小开心,也有点小负罪感。尽管凭借他如今的身家和身份,就是纳上一百个小妾也不会有任何问题,顶多是在市井百姓之间落得个好色的坏名声而已。

    可眼下他在意的是照顾韵儿的情绪,要保证今后纳了妾之后,韵儿在杨家的地位都是主妇,她才是那个最重要的女人。

    即便在现代,多少人结婚生子都跟爱情无关,那么在古代,就跟更不用鄙视这种单纯为了延续种群的结合了。

    说到这里,杨怀仁内心里也急切的想知道,他的身体,是不是在穿越之后有了问题,他还能不能生育。

    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相拥着入眠,杨怀仁却做了一个怪梦。

    梦里的他左手右手各抱着一个孩子,肩膀上还骑着一个孩子,另外还有七八个小孩子围着自己转,拽拽自己的衣角,要他陪他们玩。

    杨怀仁很开心,这些都是他的孩子,他们有大有小,有儿有女,男孩儿聪明机灵,女孩儿美丽可爱。

    他高兴得不得了,开始得意洋洋的给他的这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们挨个起名字,可欢声笑语忽然停止了,他的孩子们忽然变成了番茄土豆辣椒等蔬菜。

    杨怀仁吓坏了,脑袋里“嗡”地一声就炸了,撕心裂肺的呐喊着,“还我的儿子女儿,还我的儿子女儿……”

    “官人,你怎么了,可不要吓我。”

    何之韵被杨怀仁的呐喊声惊醒过来,看着杨怀仁满头大汗的惊恐样子,急忙把他推醒过来。

    杨怀仁顿时感觉像是从悬崖上掉落了一般,双手乱捉、双脚乱踢着醒了过来,何之韵紧紧抱着他怕他摔下床去,见他转醒过来,又赶紧拿了一块手巾帮他擦拭额上的冷汗。

    杨怀呢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才意识到他做了个噩梦。回想起那个梦,真是有点后怕,他虽然把那些蔬菜当做宝贝一样,可是蔬菜毕竟只是蔬菜,无论如何也没法真正做他的孩子。

    同时他也很明确了自己的想法,他是一定要有孩子的,那么那莲儿为妾的事情,就要抓紧了办了,他很想知道他到底还有没有生儿育女的能力。

    “韵儿,昨夜说的事,我答应你。不过我也希望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看到你开心,也是我最想要的。”

    何之韵含笑点了点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官人,我一直都知道的。”

    吃过了早饭,杨怀仁还要安排人去皇宫和两个王府送那三筐西红柿,还有不少走的比较近的朋友和生意上的伙伴,也都要赠送一些,这些事情看起来小,却不能马虎,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位。

    而他纳妾的事情,还是由何之韵去和母亲商量着办好。

    王明远和王夏莲妇女两个,早就习惯了每天早起,整个随园和杨家生意上的事情,都是他们父女二人在打理。

    可今天早上吃了早饭之后刚要出门,杨母的丫鬟春儿就来请他们去杨母那里叙话,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王明远想起昨天杨怀仁一回京,他就想跟杨母提一提女儿和杨怀仁的事情了,可是他脸皮薄,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

    毕竟杨家是他们家的恩人,人家也早默许了女儿将来嫁入杨府的事情,连主妇何之韵也亲口应承过的,自己要是再催促的话,怕被人笑话,所以才又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今天一早春儿就来叫他们去杨母那里说话,王明远便觉得八成是要说这件事了,心里自然有些喜不自胜。

    他转头看看身边不施粉黛的女儿,忍不住想叹气,他这个女儿要是单论长相,那也起码是百里挑一的好女子了,只可惜前几年操心劳神照顾他这个爹爹,才导致她身材瘦弱,看上去实在是单薄。

    自从被杨怀仁救了之后,在杨家受到了和主人一样的对待,吃喝不愁,还被委以重任,他们父女二人的身体都有了好的方面的发展。

    他的心情转好之后,抑郁之症也渐渐好了,身体一天天壮实起来,人也有了光彩,可女儿过了年也已经十七岁了,可身材长得仍旧只有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的身段,早几年耽误了长身体,到了这个年龄要补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王明远难免有些惭愧,莲儿如今的瘦弱,很大程度上都是自己害的,所以对于女儿的婚事,他格外的上心。

    如今他在随园当了掌柜,人生的价值已经实现了,作为一个父亲,他心中清楚女儿心中早就笃定了非杨怀仁不嫁的打算,所以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女儿能嫁到杨家,以后的生活能美满。

    王明远对女儿有些愧疚,可看到她平时也不注意打扮的样子,心中也有些埋怨,于是以一个父亲的口气对莲儿说道,“莲儿,不如你回房去打扮打扮。”

    王夏莲呢,如今生意上的事情她倒是操持的游刃有余,杨家如今那么大的产业,在她手里运营的有井有序,可是在儿女之情上,她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白了,她并没有意识到杨母这么早就请他们父女二人去叙话其中的含义。

    “啊?打扮?”

    王明远当着春儿的面上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白,一个劲地给她打眼色,紧闭着嘴小声在莲儿耳边咕哝着,“都要嫁人的人了,还不知道打扮打扮吗?”

    莲儿楞了一下,等琢磨清楚父亲话中的深意,心中也激动起来,接着娇躯一振,扭头回房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