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怀仁纳妾
    ,更新快,,免费读!

    杨怀仁觉得再娶个媳妇,应该是个挺麻烦的事情,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除了莲儿妹妹今天打扮得有点然他晕头转向之外,母亲和王明远没说三句话,这事情就定了下来。

    莲儿妹妹也确实没怎么打扮过自己,现在连杨府的丫鬟们都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生怕打扮的寒酸了丢了侯爷的脸面,唯独王夏莲平日里一直素面朝天。

    杨怀仁把莲儿妹妹这种素颜风格一直看做是淳朴而自然,但习惯了她这种自然的小家碧玉的气质的时候,她突然这种浓妆艳抹的打扮着实吓到了他。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胭脂水粉这种当代的化妆用品,使用的时候也是讲究手法的,就像杨怀仁做菜一样,好的材料,在一个糟糕的厨子手里也弄不出美味来。

    莲儿妹妹的底子肯定是好材料,虽然她单薄了一点,不过在中原和北方地区鲜见的这种江南的小巧娇柔,对男人来说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要不然当初魏财这个老色鬼也不会费劲西斯的想把她收了做他的第十五房的小妾。

    杨母和王明远其实不太在意她打扮成了什么样,何之韵和二丫看到莲儿弄得一张小脸蛋跟个大红的桃子似的,就是在也忍不住掩嘴偷笑出声来。

    莲儿呢,可能是太紧张了,坐在爹爹身边移动也不敢动,低头瞅着自己的双手,也不知道数了多少遍手指头。

    另一个当事人杨怀仁正襟危坐,好似也没他什么事情一般。其实他内心是尴尬的,毕竟纳妾,他还是第一次,特别是当着老婆和妹子的面上。

    杨怀仁本以为既然事情定了下来,准备礼仪等事宜最快也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那么他就可以不必傻坐在这里尴尬了,可杨母见这件事是韵儿主动提出来的,心中没有了顾忌,所以和王明远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今天就让莲儿过门。

    “啥?今天就过门?这个……太仓促了吧,喜帖都没发呢……”

    杨怀仁的下巴差点惊掉下来,可他的未来岳父王明远倒是很赞同这个提议,虽然女儿是嫁给杨怀仁做妾,但是他深知凭借王夏莲的身份,能给杨怀仁这位侯爷做妾,已经不算委屈了,更何况杨怀仁的为人他清楚不过,就是做妾,莲儿也不会少了杨家上下的尊重。

    而且他早就知道女儿的心意,父女两个人盼这一天也盼了好久,就怕是节外生枝,所以立即答应了下来。

    杨怀仁不知道的是,娶妻和纳妾在这年头实在是差距巨大,娶妻只能娶一个,妻子的地位在律法里也提供了足够的保障,而妾的地位则差了许多,甚至是没有法律方面的保障的,只是靠民间的传统礼法赐予的那点点权利。

    至于仪式上,差距就更是天壤之别,娶妻要经过三书六礼,媒妁撮合,举行一场复杂繁琐的仪式来庆祝两个人的结合。

    而纳妾,不但不能大办,甚至你举办仪式,都会被人家嘲笑你不懂礼法,很多时候,纳妾也只不过是男方一句话的事而已。

    杨怀仁这下又开始替莲儿不值了,人家好歹也是个良家小娘子,双方父母就这么随意说说,人家就一辈子成了自己的妾室了?怎么总觉得跟一锤子买卖似的让人不舒服呢?

    没有高头大马,也没有花轿上门,晚上的时候,家里人围在一起吃了顿饭,王夏莲恭恭敬敬的给杨母这个婆婆和何之韵这个正房夫人以及发了一天呆的杨怀仁分别敬了茶,仪式就算完成了。

    让杨怀仁惊奇的是,莲儿口中,喊杨母为“老夫人”,喊何之韵为“夫人”,喊他则是“老爷”。

    尼玛,杨怀仁想骂人,这他女马什么玩意?封建礼教也太祸祸人了,虽然是做的小老婆,但也是老婆啊,怎么称谓上和丫鬟都没有区别?

    礼法就是这样,你可以不接受,但是你没法改变它,起码凭借杨怀仁的能力,是没本事提前一千年实现民主、自由和平等的。

    杨怀仁倒是换了个大红的新郎袍子,王夏莲也穿了红色的衣裳,但比起何之韵进门的时候穿的那套凤冠霞帔来,可是简陋了不少,甚至连个盖头都没有。

    两个人是被何之韵笑着推进了新准备的一间婚房的,看着何之韵笑得那么坦然,杨怀仁心里就觉得不是个味儿,再回头看看身边羞赧的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的莲儿妹妹,就更不是个味儿了。

    纳妾纳的不开心的,数数历史杨怀仁算不上头一个,但是最糟心的,杨怀仁觉得他这个第一是跑不了了。

    这种心情下,让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全身心的入洞房呢?这对莲儿妹妹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哦,对了,以后也不能再喊她妹妹了,这是杨怀仁入了洞房后的第一个反应。

    回想起来,莲儿是他来到大宋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女孩,当初骗了人家两大碗汤饼的事情如今还历历在目,可一转眼,那个善良柔弱的妹妹成了他的新娘。

    人的感情很奇妙,王夏莲在杨家尽心尽力,无非是觉得杨怀仁是拯救了她和她父亲一生的恩人;而在杨怀仁心里,莲儿又何尝不是在他饥寒交迫身无分文的时候给他做了一顿饱饭的恩人呢?

    杨怀仁其实心中好多话想跟莲儿聊聊的,可是如今此情此景,又实在难以说出口了。

    莲儿见杨怀仁发呆,不知道鼓了多么大的勇气才轻轻的说出一句话来,“老爷,就寝吧……”

    杨怀仁这才意识到千言万语都是浮云,既然是洞房花烛夜,给她一个最完美的初夜,才是对她最大的爱惜。

    他轻轻托起她那张五官精致的小巧脸蛋儿来,面含亲切温暖的笑容,“莲儿,以后不要叫我老爷,哥哥还年轻,喊哥哥就好。”

    “哥哥……”

    莲儿柔声重复了一遍,当她明白了杨怀仁的意思,心中羞臊的像是一把火烧遍了全身。

    “妾身若是这么叫的话,怕是要被外人笑话了……”

    “不怕,咱们私底下叫,那么现在,哥哥带你去看天底下最美的风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